【壹壹陆】离歌

季朝雨一愕,随之脸上伸出一丝极难察觉地悔色:“原来你们主仆早就知道白恨冰是我们‘燕子楼’的人?这次是我失策了。”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楚笙歌将手里的半个发霉馒头空中抛了抛:

“贵国‘燕子楼’与我们大楚‘暗组’,两大谍报机关斗智斗勇了近十年,互有胜负,此番你利用手下女间谍白恨歌下嫁策反我前‘礼部’总长白邦彦,跟之前利用老牌女间谍柳水仙魅惑离间本王一手提拔上来的副帅霍灿,如出一辙,除了美色,季美人你就不能有点新意吗?”

季朝雨从容淡然,巧笑嫣然:“可惜柳水仙太水性杨花,引诱唆使良家妇共侍一夫,无辜激起民愤,被王爷您抓住把柄,趁机借用刑杀之名除掉手握雄兵的心腹之患,更光天化日众目睽睽将我方密谍柳水仙折辱至死,大大挫伤了‘燕子楼’锐气,高明啊王爷。”

“啊~”总算听明白了,桃小夭恍然:

“原来传闻中大叔伤心病狂的罪证之一,是事出有因借刀除贼的!”

楚笙歌薄唇轻抿,不置可否,一副“孺子可教也”的神情。

“白邦援那软骨头死后,王爷便暗地里授意我接触他的老婆白恨歌,放长线调大鱼。”李阳秋阴冷笑道:

“否则的话,我们怎么能把你们‘燕子楼’安插在‘天子门’的奸细盛炜揪出来了?今天又怎么诱出您这位美人军师芳驾呢??”

“鹿死谁手,还未可知!”季朝雨冷哼,长索滑过李阳秋,绕刺楚笙歌,鞭鞭相连,楚笙歌怀揽美少女暴退之中,居然横刀架住了黑蛇一般窜来的长索。

季朝雨脚踏七星,如影随行,又一记飞索再度告出,勾魂夺命!

楚笙歌腋下夹住桃小夭,旋身飞退,身法快如烟云,丝毫不受暗器之伤影响。

“尊师布衣先生就在附近,季姑娘不想见见吗?”主上凶险,李阳秋竹扇一招,猱身而上。

季朝雨芳容一悚,忽听得一阵似有似无的凄美歌声自夜色里传来:“那婉转七夜的雪,你指尖的砂,已结了霜。发如云,挥剑断,转身时,挥手,只怕,误解了生死的惆怅……”

那是一首寂寞、幽怨而凄美的歌。

“先生……”季朝雨勾起嘴角,回头瞥一眼云烟远处销毁骨立的身影,忽然意兴阑珊的说了一句:

“走啦,中原秋风起了,燕雀要回塞上了,后会有期。”

…………

由于摄政王的意外受伤,原定为期三天的秋游计划提前结束行程,门生们大为扫兴地回到了书院。

从各种渠道得来的消息,门生们私下里,茶余饭后不免议论纷纭,都想不到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盛炜同学,居然不知何时加入了杀手邪恶组织“血影门”,正是英雄不问出处,流氓不分岁数啊。

不管怎么说吧,虽然山长大人受了两处轻伤,但总算有惊无险,还顺带拔出了“天子门”的卧底内奸,对帝国来说,未尝不算一个小胜。只可惜,当“暗虎”带人直扑“老相好”白寡妇秘密爱巢时,白恨歌早已人去楼空。

兵荒马乱里,少年李阳秋伫立空宅子门前,患得患失,久久未去。

当日,更有消息说,不但白恨歌秘密撤离了,连以季朝雨为首的“燕子楼”谍报势力,全数连夜分批撤走回国,毛都没剩一根。

看来此次燕国密谍系统损失惨重,短期内不可能恢复元气,下一次卷土重来逐鹿中原又不知何年何月了……

至于贪玩犯了错误的“翠花”,晚上耷拉着个熊头无精打采回到山长办公室,手里各拎着“血影双杀”一只鞋子,被“兽性大发”的麻麻桃小夭墙根倒立罚站,晚饭不准吃竹子。

熊猫:“吱吱吱,虐待小动物,我是你们送话费送的吗?”

“蠢得啊,就知道玩,你爹地差点没命知道不?我桃小夭就没你这么笨的崽儿!”给摄政王伤口敷药的美少女,一个笤扫疙瘩丢过来。

“吱吱吱!”熊猫接住笤扫疙瘩塞到嘴里就啃。

宝宝委屈,宝宝心里苦,宝宝不说。

第二天,大家带着秋游留下的的懒散后遗症,坐到了御科马场软绵绵的黄沙上,场边马廊里的军马争相嘶叫。

“赵襄王学御于王子朝,俄而与子期逐,三易马而三后。襄王曰:‘子之教我御,术未尽也?’对曰:‘术已尽,用之则过也。凡御之所贵,马体安于车,人心调于马,而后可以进速致远。今君后则欲逮臣,先则恐逮于臣。夫诱道争远非先则后也;而先后心在于臣,上何以调于马?此君之所后也。’”面罩青铜魔鬼面具的陈昂驹,目光一扫:

“谁来给解释一下这篇御科经典按例?”

门生们你瞅我、我看你,几个学渣子更下意识的往同伴身后缩,最后还是小胖同学弱弱地举起了小胖爪儿,陈昂驹见状,点名道:“楚德纯,你来说一下。”

楚德纯笨戳戳站起,吸了把大鼻涕,提了下肥裤子:“战国赵襄王向王子期学习驾车技术,没多久就要跟王子期比赛。

赛时,他三次改换马匹而三次都落在王子期后边。

襄王说:‘你教我驾车的技术,一定留着一手,没有完全教给我。’

王子期回答道:‘我已经把技术全都教给您了,只是您在使用的时候有毛病。不管驾驶什么车辆,最最重要的是,马套上辕,要跟车辆配合稳妥;人赶着马,注意力要放在人的指引与马的奔跑相协调上,然后,才可以加快速度,跑得很远。现在,你在我后面,一心只想追上我:你在我前面,又怕我追了上来。其实。驾驭马匹长途竞争,不跑在前面,便是落在后面。而你的在前在后,注意力全都集中在我的身上,还顾得上与马匹的奔跑协调一致吗?这就是你落在后边的原因了。’

夫子,我回答完了。”

“好!”桃小夭精神病似的给“闺蜜”鼓掌叫好。

陈昂驹目光一冷:“桃小夭,你来阐述一下‘赵襄王学御于王子朝’的启发和意义所在?”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PS: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正文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壹壹陆】离歌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