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壹柒】狼群

桃小夭摸着脑袋,面色尴尬地站起,信口胡诌道:“这个故事告诉了我们,没本事莫装b,装b挨雷劈。”

“一个大家闺秀,女孩儿家家,满嘴市井粗鄙之语,成何体统?不过,蛮符合我胃口的。”陈太尉话锋一转:

“叶星舞,你来答。”

“赵襄王同王子期赛车,在三次的比赛中,都没有超过王子期。赵襄王的逞强好胜,能够青出于蓝胜于蓝,当然值得赞誉。问题在于青之能够胜于蓝,需要在老师的教导下,悉心向学,并且下一番工夫,勤学苦练,才能做到。”叶星舞款款立起身,落落大方地回答道:

“赵襄王跟王子期学御,时间不长,就要求跟老师比赛,姑且不谈技术掌握得如何,单就驾车的基本要领还摸不着边。这种急于求胜求成的做法,实在是学习之大敌。水到才能渠成,水还到不了,便要求渠成,要求发挥作用,是绝难办成的。赵襄王学御之事,无疑是对我们天子门生的求学历程极好的启示。”

“精彩!”陈昂驹鼓掌颔首:

“桃小夭,你学着点!”

桃小夭懒洋洋地应了一句:“昂~”

…………

崇山峻岭,猿啼虎啸。

“司马大人,翻过前面这道‘朝天岭’,就是狼群集团军的地界了,我们这趟苦差也总算功德圆满了!”押送队伍里,一个胖大武官向在旗影下的白面长须、满脸书卷气的文官抱拳道。

司马学士擦了把额头的细汗,难掩疲倦望眼欲穿地道:“待到了桃大都督的营盘,咱们好好去叨扰他一杯酒喝,这一路上,押解燕长缨的死囚,可是苦了咱们爷们了!”

过了“朝天岭”,已不再是崎岖难走的山路,而是一望无垠、白骨累累的大沙漠。

翰林大学士司马瀚文,端着酒杯,挪动着娇贵的身子,抱怨道:“都是燕长缨你这个反骨仔,闯下这许滔天大罪,害得本官远离温柔乡,跑到这穷山僻壤饱受车马颠簸之苦……哎呦,我的屁股……”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青发披肩的燕长缨,木枷在颈锁链缠足,笑看着司马学士手中金樽内如同血一样鲜红的葡萄酒:

“酷暑难当,同僚一场,赏一盏酒吃吧!”

马背上迟疑了片刻,司马瀚文还是把那半盏残酒递进了囚笼:“摄政王待你不薄,你若安分守己,何至如此?”

燕长缨不答,轻轻摇晃杯子,那流动的鲜红液体,随着酒樽的晃动及囚车外照进来入的一米阳光,竟让燕长缨一时间失神得陷入入那充满诱惑的色彩中。

“很美的颜色,就如同人的血一样鲜红,冢虎将军看得那么入神,难道你的内心,犹在渴望鲜血吗?”司马瀚文很有技巧的问话里,摇头晃脑间包含着试探的意味。

“大学士说笑了。”压制住心里的杀意和不快感,燕长缨将杯中的残酒一饮而尽。

“这等宫廷珍藏的好酒,须得一小口一小口慢慢酌尝细品的,让你这般牛饮,简直是暴殄天物啊!”司马学士无可奈何地摇摇头,接过仆人奉到自己面前的另一只酒杯,浅浅地品尝了一小口,然后展露出一副自我陶醉、回味无穷的神情。

燕长缨眯上眼,突然莫名说了一句:“来了。”

“什么来了?”司马瀚文正要忍不住讥讽对方几句,忽听抱刀策骑护在囚车外的胖大副手高声喝道:“前面有不明武装,是骑兵!人数不下百人!大家小心!!”

话犹未落,从沙丘后,突然斜冲而出一群黑衣劲骑,疾如狂飙,势如奔雷。

马上数十个黑蒙巾斗笠长弓弯刀男女一边策马·如飞,一边仰天发出阵阵令人毛骨悚然的狼嚎:“嗷呜————”

“是桃大都督派人来接应我们吗……”司马学士惊疑不定地坐直了身,手搭凉棚,从对面充满敌意和杀气的马蹄和悲鸣声里,即便这位从未上过战场、连只鸡儿都不曾杀过,只懂得吟诗作对饮酒赏花的内阁学士,心中也不免隐约有些不安。

一众押解士兵,看着这群狂飙一般卷地而来的黑衣骑士,自然而然地纷纷勒马观望,那比起同行着稍稍有些军事常识的胖大武官,目光落处,忽然发现一众黑衣骑士胸襟上,皆赫然绣着一个狼头的标记图腾,奔行之中,手里更突然各多了一张弩弓,心叫不妙,急急大吼道:“是狼群!保护大人和囚犯!”

还没有等押解士兵们反应过来,对面利矢如雨,飞射而来,瞬间已射倒了十多人马,幸好这队被“刑部”总长阎鳄泪委以重任的押解小队,队员本身武技强悍,身手敏捷,一见状况不妙,或是迅速翻身下马,或是镫里藏身,以坐骑为屏障,用兵器拨打箭矢,队形顿时大乱。

在士兵们遇袭的同时,司马学士也陷入最危险的境地。

这些黑衣狼骑奔驰且射,一发三矢,连续不断,如群隼飞翔,一矢刚发,后矢继至,箭如连珠,迫使得司马瀚文和副手挥刀舞修,应接不暇!

“啪!”

几乎还没有听到声音,燕长缨手中的酒杯陡然碎裂,“冢虎”目露杀机,杯座锋利玻璃锐尖,就守在囚车前的胖大武官脖子一划,那家伙喉管登时喷出血来,肥胖的身躯抽搐两下,还未来得及回身叱骂,就瞪着眼珠子气绝马下。

风声劲厉,凛烈怒急。

只一个冲击,除了屁股插了一支箭躲在马腹底下抱头求饶的司马学士,押解士兵全部横尸当场……

“大哥!”

狼骑中一人横刀跃马,一刀劈开囚车,与燕长缨紧紧拥抱在一起!

这少年不过十八、九岁,颀长挺拔,背挂长刀,洁白如少女般娇嫩的脸上,泛着嗜血的狂野,自右眉梢至左嘴角斜斜一道暗红色长长刀疤,右腿微跛,长得英伟不凡,气魄慑人。

“疯虎!”

燕长缨与殷破热情拥抱,“七十二狼骑”裹着司马学士席卷而回,齐齐仰天长啸!

狼若回头,必有缘由,不是报恩,就是报仇!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正文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壹壹柒】狼群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