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陆壹】拜寿

到了元帅府,门外沿着长长围墙拴了一溜儿的高头骏马,半街望出去都是富丽精巧的车娇,就见朱府里里外外人山人海,朝廷的头面人物,几乎全到齐了,谈笑风生,喜气满堂。

按照传统习俗,老人做整寿,朱老元帅的儿子朱商羽,提前一个月向亲友、门生、下属广发请帖,提早三天布置寿堂,张灯结彩。

酒楼寿堂正中,放一把披着锦缎的八仙高椅,椅前摆一张围有桌衣的八仙桌。桌上烛盘点燃一双大金统蜡烛,椅后造壁摆一张长画桌。桌中间放自鸣钟,钟左右各摆一个插着卷轴的帽筒,墙壁上挂一副红纸金字的寿屏。

“哈,沈大人来了。”

“盛将军,司马学士,幸会幸会!”

“好久没跟大家了,这次要接着朱老的喜酒,咱们可要多喝几杯。”

客流穿梭,人声鼎沸。

桃小夭小鸟黏人般跟在摄政王身后,一进酒楼,就看到了人群中的白首相白衣绮貌,既华丽又优雅。

某颜狗咽了咽,秀色可餐啊!

楚笙歌:“???”

楚笙歌声音低沉:“桃小夭,麻烦把嘴角擦一下。”

桃小夭:o(╯□╰)o

身材高大、紫红脸膛的老寿星朱撼天,满面红光,穿锦缎寿衣,端坐正中高椅上,正接受本族儿女媳婿及孙辈们的三跪九拜礼,并分放红纸包好的子孙钱。

亲族拜寿之后最热闹,盛情款待来祝贺的来宾亲友。当客人带寿礼到大门口时,专门司锣的人敲双声锣,高喊:“有客到——”,乐队奏乐,唢呐丝竹齐鸣。

朱撼天老爷子正襟危坐高椅上,其独生子病病殃殃不住轻咳的朱商羽侍立一旁。

宋暮雪、叶清川、荣暄和等少数几个同辈亲友当先上堂作揖,口称:“给老兄台祝寿。”

朱撼天感动地起身回礼:“劳烦老兄弟们了。”

白清野、陈昂驹等晚辈同僚上堂叩拜,则由其子朱商羽代为回礼。

若一般下属胥吏来贺,则不必上堂,只收下寿礼,由管事带去厨房吃餐饭就走。

如摄政王这等上司来贺,老寿星自然立即由左右搀扶下堂,拱手作揖,陪入寿厅叙谈。

拜寿结束,设宴请酒,楚笙歌摄政之前,一般帝国高官显贵做寿,皆连办三天流水筵席,而后朝中官员与市井乡绅慑于摄政王杜绝奢靡之风的严令,大多改置一天酒席宴请。

桃小夭观察到,酒宴间几道粉食点心,必有一道用带芽头桃嘴儿的寿桃。

担心吃货小媳妇不懂规矩扫了朱大佬的兴致,楚笙歌防患于未燃,先低声告诫桃小夭,待会儿吃寿桃时,不能吃掉芽头,要先把芽头掰下,放在桌上,称留芽,意为后代也会长寿。

此时堂上约有百来桌酒席,见到宾客欢天喜地,自己却碍于“准王妃”身份,不能下去一起闹腾,桃小夭百无寂寥地挠了挠头,再看旁边,楚笙歌倒是一脸淡定的端坐品茗。

“小夭。”有帅哥指着美少女前面的那道“香菇炒肉”搭讪:

“这蘑菇吃了有没有后遗症?”

桃小夭:“夫子,你的搭讪话题敢不敢再奇葩一点(⊙o⊙)…”

白清野柔声问道:“昨天夫子去狗市买了只汪,很可爱,下了晚课要不要来看看?”

桃小夭高兴拍手:“好啊好啊!”

白首相张口欲言又止,迅速瞄了一眼旁边刚和老寿星寒暄两句回转过来的黑脸,屁股着火也似光速离座。

“这么开心?”楚笙歌意味深长的看着小胖媳妇儿,语速简短又慢。

杀气……令人窒息的杀气……

哆嗦了一下,桃小夭“嘿嘿”怯笑:“大叔,有你这条大腿抱着,我是不会傍白夫子的,骗你是小狗。”

楚笙歌眉头一拢:“跟首相聊了些什么??”

桃小夭顿时愉悦道:“夫子让我去看他新买的狗狗。”

摄政王脸上一抽,一字一吐:“白!清!野!”

然后,不见任何动作,一个酒壶飞起来,正砸中和一干同僚谈论风花雪月的白首相后脑勺。

“哗!”

“哎呦!谁丢我?!啊,血!”

“噗通!”见血就晕的白清野,还没看清楚是谁丢的酒壶,人就软倒在地,被抬上担架送去薛狐悲那儿止血就医了。

桃小夭愕然,半晌才眨眨眼睛,狐疑地看着他道:“大叔……你这算是吃醋吗?”

“应该不算。”楚笙歌想了想,正色道:

“本王就是单纯的想揍他。”

( ´◔ ‸◔')桃小夭立刻斜眼视他……

“奴婢霜衣,奉皇后娘娘懿旨,请在座三品以上大人,随我进内厅叙话。”出现在内厅卷帘出的大宫女霜衣,声音不高,却在嘈杂声中,字字清脆可闻。

噢?荣德懿早就到了朱老爷子的寿堂?!

楚笙歌站起身来,率先就走,一群朝廷大员屁颠屁颠地跟在摄政王后面,井然有序地往里走。

留在外厅吃喝的大多数少年公侯,长辈们一走,立即现了原形,猜拳行令,喧嚷至极。桃小夭摆脱摄政王的魔爪,拣个人少靠后的地儿坐下,远远向里面瞧去,只见内厅满座峨冠博带、朱紫辉煌,很多都是书院教学的大佬,也有不少生面孔,却都着了乌纱蟒袍,最低级别也是三品大员。

看那内厅东厢,展开了一个“花开富贵”的屏风,灯光下映出个曲线玲珑引人想入非非的倩影。

叶星河等几个少年大胆望去,只见屏风之后,一个美妇斜躺在牙床之上,玉体横陈,宫装薄如蝉翼,亵衣隐约可见,体态婀娜,丰姿绰约,不由心下有些痒痒,都瞪大了眼,一眼一眼有意无意地扫过去,心痒难挠,眼珠子勾着直欲滴出涎水来,恨不得把那碍事的屏风扫掉才好。

大家都知道德懿皇后喜好干政,浪荡骚媚久传于外,早早就给重锦皇上戴了好几顶绿帽子;爬上荣德懿的凤床,可是这些纨绔少年日思夜想的春梦。

即便叶星河那几个沾亲带故的晚辈,也沉醉邪念淫思之中难以自拔。

桃小夭直看得面红心跳:“这阿姨怎么穿着品如的衣服?好骚啊!”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正文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零陆壹】拜寿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