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陆贰】猛禽

桃小夭翘着二郎腿儿嗑着瓜子喝着茶水,缩在外厅角落里听达官贵人们口沫横飞地争论激变这什么。

听了一会儿,大概其听清楚大人们的辩论主题是什么了,大抵是大骊亡国公主白须鲸余部在燕山被燕国大将宋惊梦吊打,正方主张出兵大燕,反方则全力反对动用武力,希冀和平解决两国争端。

现在轮到反方一辩吏部总长沈猛禽发言:“惊闻燕军将领宋惊梦在‘野狼峪’屠戮了帝国近三千将士,举国哀悼,本人身为僚长,沉痛之心,不输于任何人。”

这位帝国六部僚长,长得潇洒英俊、风度翩翩,虽作文官装束,却丝亳没有文弱之态,脊直肩张,予人深谙武功的感觉,话锋一转:

“然,早年大燕与大骊相争不下,帝国秉中调和,各不偏袒,地位超然,而今大骊灭国,残余势弱,咱们就去出兵相帮,于燕人来论,就是言而无信;况且,本朝下嫁过去兰若公主仍以燕国王后之尊垂帘听政,近年来几次三番挑起边祸的,不过是燕世子燕陌阡一系的势力,只要兰若公主那头稍稍施加压力,抑制住燕陌阡手下的尤勐川、季朝雨两父女,咱们还有必要非得举国之力大动干戈?”

反方的文官基本都巧舌如簧长篇大论滔滔不绝,反观正方的假面将军陈昂驹等武将,一个个拙嘴笨舌说话辩论毫无逻辑可言最后被逼急眼了往往是千言万语化作一句话日你娘!

听着听着,桃小夭不自觉地嗤笑一声:“辣鸡。”

内外两厅一下子都静了下来。

大家循声找过来,几百双眼睛都盯住了桃小夭,诧异之余,都为冒失的美少女捏了把汗。

沈猛禽不禁讥嘲道:“我道是哪位高贤阔论呢,原来是王爷的前王妃小夭姑娘,想不到桃大都督的千金,不但会跑路,还懂得军政要务,呵呵。”

一听这酸生阴阳怪气的就来气,桃小夭把心一横,索性豁出去了,笑嘻嘻地道:“不要…不要误会,我不是针对你,我是说在座各位都是垃圾。”

里面一群大佬差点都气翻背,朱撼天老爷子白胡子直翘:“王爷啊,管管你家媳妇儿,没大没小的,呀,你咋还有心思笑呢?”

楚笙歌板住脸:“桃小夭,你倒说说你的见解,说不好立马给沈大人和主人朱老爷子磕头赔罪。”

也不知是不是梁静茹给她的勇气,桃小夭胸脯(假如有的话)一挺:“门生是这么想的,列位大人只见方寸,不见八荒。大骊和大燕,都是我们大楚的属国殖民地,他们之间如何闹腾,也都是小儿科,就像一个大家族里,几个调皮不听话的儿孙争夺养老金你打我骂,若是叽咯两句,咱们帝国这做家长的完全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若是打得头破血流扰乱家庭和睦了,咱们做爹妈的再装聋作哑,可就没有半点威望可谈了!

大骊白须鲸的‘白衣社’,前时骨干几乎曾悉数被擒,皇后仁慈,念在其父与先帝爷的八拜金兰交情网开一面,死里逃生早被吓破了狗胆儿,这个时候运动东北边陲搞事情,无非是造乱以邀恩罢了,简派一支精兵狠狠抽他一巴掌,打他个生活不能自理,再给他几筐甜枣,轻松解决;

而大燕炫耀武功,枉顾国际人道主义精神,公开大肆屠杀帝国边军,万不可轻饶!

时下,正该趁宋惊梦长途奔袭、立足未稳之机,与‘白衣社’联合痛击,但根本无须往腹地再增派援军,只需自边关狼群大营选锋三万健勇,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响叮当之势星夜飞袭,必可全功!

犯我堂堂华夏,虽远必诛!

也让周遭这些不肖子孙了解了解,既然认祖归宗叫了爸爸,就要学会兄弟友爱,敬重爹娘!”

这大段话一气呵成,再瞅众人,只见沈猛禽那书呆子固然目瞪狗呆,就连老寿星身旁陪坐的摄政王,亦首次赞许地望着寄几,微微颔首给予了莫大的肯定。

两厅的达官显贵,好久没听到过这等激动人心热血沸腾的快言快语,一时间,都怔住了。

跪得太久,脊梁便很难直起来。

好半晌,屏风后方响起大美人德懿皇后的清脆掌声:“王妃高论,满朝公卿,竟无一个是男儿!”

沈猛禽等高官,面色不禁大为惭愧。

桃小夭脸色一红,局促道:“大叔,我是不是有惹祸啦?门生是看多了陈道明、张国立演的电视剧,随口说说的。”

“老爷子,家里的短教训,在您老面前放肆了,回去小王收拾她。”楚笙歌这句话却是对宅子主人说的。

老元帅朱撼天“哈哈”一笑,声如洪钟:“王爷客气,您家小媳妇儿说得好!想当年,我老朱,老叶、老宋、小荣、还有那个叛国贼小孟,我们开国五虎上将,追随先帝爷东征西讨南剿北伐,专治各种不服,哪里起皮削哪里,刀山箭雨,纵横四海,从来都是我们大楚欺负别人的份儿,哪见过有人敢弹楞咱们?!

现在,先帝爷崩了,我们几个老家伙都老了,病的病、退的退、叛的叛,年轻一辈都软骨头,再没老一辈的霸悍勇烈,都给人家骑脖子上拉屎啦,还有心情在这里小嘴叭叭的大谈道理呢??

有狗屁可谈的?

军政大事,跟小老百姓噶邻居没啥区别,隔壁老王仗着人多,今天偷我家一只鸡我忍了,明天丢砖头chei我家一块玻璃我忍了,后天扒你媳妇裤衩子扒了按炕上嘿咻你也要忍??

去他母亲的!就一个字,干!”

再看沈猛禽一伙,被话糙理不糙的大前辈不留情面地一顿数落,羞愧得无地自容,就差找个地缝儿钻进去了。

“方今大楚正当鼎盛,文治武功,威凌四海,但本王相信各位眼睛都不瞎,也都能看的出,帝国在表面歌舞升平之下,已到了内外交困的凶险境遇。”盯着众人看了许久,楚笙歌方缓缓道:

“呵呵,除了白首相一时不慎掉人品受了轻伤缺席之外,大楚才俊今日几乎济济一堂……”

头包纱布重新回到小夭身旁的白清野:“???”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正文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零陆贰】猛禽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