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陆零】周易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今天天子门生们的整体气象,与往日大有不同,相比较六艺正科的古板严谨,很显然作为不列为毕业大考成绩的副科首堂易课学习氛围,便活跃了好多。

即便教授本堂易科的辅师,是书院主抓生活纪律的斋长大人萧无尘国师,然没有成绩压力的课堂,总归还是比较受门生们欢迎的。

尤其是对天文星象以及奇门遁甲之术比较感兴趣的少年们,早就按捺不住激动的心颤抖的手想要探索宇宙奥秘征服星辰大海了。

“窝蛋,乃今天为啥不开熏?”发现“好基友”陈渥丹精神反常的楚德纯,受托肥腮打听。

“这话让你问的,好像我昨天就开心似的。”陈渥丹萎顿不振。

“掐脚一算,是不是被小宋夫子迷上害了单相思了?”两个男生中间伸出桃小夭一张八卦小圆脸。

“她的年纪都能做我妈啦!整整大十二岁啊!”陈渥丹仰天无语欲哭无泪。

“不要有年龄歧视嘛,姐弟恋正流行啊!德懿皇后比皇上还大小十岁呢,人家不也如胶似漆恩爱着呢!”桃小夭一副媒婆风采,就差带上红手套拿上大蒲扇嘴角再点一颗痣了。

“宋青梧第三者插足,看来我们‘蒸肉卧蛋’就要劳燕分飞了……”小胖子郁郁寡欢,寻摸了好半天,小豆包总算在角落里抓住了个面壁思过的活人,便凑过去打算倾诉一下:

“斋长,易室好吵哦!”

萧无尘背对他:“唠叨帮子,那你还说啥话?”

楚德纯垂头丧气:“我好像恋爱喽,心里刺挠……”

萧无尘不耐烦道:“表烦我,自己去墙根儿蹭蹭去,瓜娃子没看本座面壁的么?”

楚德纯好奇:“斋长你为啥要面壁?”

萧无尘道:“我心里刺挠。”

小胖子习惯性挠头,心想:“我可能遇到了个假斋长……”

上课铃响起,萧无尘撩起袍摆,收拾好心情,快步走上讲台,刚刚三五成群说说笑笑打打闹闹的少年男女,光速回到了各自位置,挺胸抬头。

楚寒烟唱道:“起立——”

众门生礼道:“辅师好……”

“门生们好,请坐。”萧无尘缓步走下讲台,扶手游走于门生课桌间:

“大家不用紧张,今天这堂课我们就是简单聊聊易学。

”简性阴,易性阳,离合,离合,非常离,非常合。合则有简有易,离则无易有简。故谓,有无易之简,无无简之易。无为之简易,有为之道经。经之易之子,观简势道固德,生华于易。易执简,易合简,非常执,非常合。道之法,经之本,源于易。德呼吁易也。

易学主要奠基人,为伏羲、舜帝、周文王、老子与孔子。”

走到楚德音和叶星舞这一桌前,萧无尘默默地抽走叶大小姐正准备递给邕王的情书小纸条,不动声色继续讲道:

“自春秋以降,易学由伏羲氏画卦到老子出关后之时,官学开始逐渐演变为民间私学。前后相因,递变发展,百家之学兴,易学乃随之发生分化。

孔子赞易以后,《周易》被儒门奉为儒门圣典,六经之首。而孔子、董仲舒之儒易之外,复存秦始皇焚书后独存之术易与老子、淮南子之道易两支。

《周易》为华夏最早之筮占之书,其它本科著作还有《连山》、《归藏》、《乾坤》等。”

转到白清浅和陈渥丹这桌,萧国师顺手夺下白美眉化妆描眉的小圆镜,接着道:

易道广大,无所不包,旁及天文、地理、乐律、兵法、韵学、算术,以逮方外之炉火,皆可援易以为说,而好易者又援以为易,故易说至繁。

易象,即为易理的符号化,由阴爻、阳爻按天、地、人的关系组成乾、坤、震、巽、坎、离、艮、兑八卦,象征天、地、雷、风、水、火、山、泽,从八卦而衍生为八八六十四卦。”

来在桃小夭和楚德纯这一桌,萧无尘忍无可忍的拿走两个吃货桌子上的火锅和底料:“桃小夭,你这个全班的搅屎棍,都是你带坏了太子和‘天子门’的风气!”

“哈哈O(∩_∩)O哈哈~”

“桃小夭是咱们班的搅屎棍,哈哈!”

班上门生齐齐哄堂大笑。

雾草!

明明小胖子比我吃的还欢实,干嘛独独点名批评我一个?

感情陪太子读书的伴读小书僮就这待遇??

看看人家大壮,同样是陪大林读书,人家地位境遇就比好多了嘛!!

桃小夭笑嘻嘻地看着幸灾乐祸的同学:“傻孩子们,我是搅屎的棍子,那你们是啥?”

众门生:“……”

哄笑声戛然而止,桃小夭用看屎的眼神看着大伙,笑得开心极了。

课后,桃小夭约了小胖子去小吃街吃馄饨,听说那儿新开了一家饺子馆,里面大师傅做的刀削面特别好吃,刚偷偷溜出书院后墙狗洞,一抬头,就看到了一匹高头大马和一张熟悉的扑克脸。

得!

去不成了,被人抓了现行。

乌骓宝马,高大神骏,晚风吹得楚笙歌银发乱舞,“翠花”折叠成一个球躲在小夭箱笼里睡觉,鼾声正酣,两耳不闻窗外事。

“大叔……”被抓包的美少女忸怩作态,希望逃过一劫。

摄政王不动如山般坐在马鞍上,惜字如金:“上。”

看了一眼宝马,又看了看大叔,个子小小的跳了半天,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在楚笙歌充满嘲讽的冷笑袖手下,爬上了马背。

哼!就不能搭把手吗?一点绅士风度都木有!!

两条小短腿紧紧夹住马肚肚,望着一座山也似挡住视线的宽肩厚背,桃小夭总觉着自己该找点话题打破一下彼此的尴尬气氛:“大叔,吃了咩?”

“没。”楚笙歌闷答一声。

“能多赏一个字吗?”桃小夭用头蹭蹭楚笙歌的背。

摄政王侧头瞥了瞥:“能。”

桃小夭囧了囧:“大叔你带我去哪儿?拐卖妇女儿童犯法,最近正在开展扫黑除恶……”

楚笙歌爱搭不惜理:“带你去喝朱撼天大佬八十寿诞喜酒。”顿了顿,又加了一句:

“以山长助理的身份。”

Ծ‸Ծ切!谁稀罕做你的破王妃!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正文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零陆零】周易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