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陆捌】斥候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傍晚时分,大雨如注。

今年的帝都,雨水特别勤,京畿的农民有望是个丰收好年景吧。

寂静无人的街道,一顶青衣小轿,颤悠悠出现突然转出简陋的短巷,前后抬轿子的一老一少,脚下生风,飞一般穿过白茫茫的雨街。

长街尽头,“燕子楼”高大角楼,在珠帘雨幕里若隐若现。一根丈长的旗杆上,挑着三个斗大的灯笼。

朱红色的灯笼,漆黑色的字:

“燕子楼”!

酒楼底层的大堂,坐满了三大桌客人,有二、三十个荷刀佩剑,满脸彪悍之色的御林军官,他们有的喝酒、有的喝茶、有的吃饭、有的吃菜,唯有门口处四个竹笠刀客不吃不喝,直挺挺坐在那里,好像在等什么重要的人物,他们身上漫出来杀气,几乎让灯下的飞蛾不敢靠近。

雨中那顶青衣小桥,拾阶而上,前面的粉面少年长膝半屈,后面的焦发老叟苍背微举,小轿平稳飘入酒楼。

就在轿子缓缓的、轻轻地落地那一霎,寂静无声的酒楼大堂上,那二、三十个御林军官,瞬间将轿子包围!

“季朝雨,刀爷悬赏黄金万两,要你项上人头!”

长剑出鞘,钢刀离匣,杀气赛冰欺霜,立时笼罩住整个大堂,甚至连旗杆上的“气死风灯”都已有了杀机。

“噗!”

前面少年轿夫的一声冷嗤,吸引了军官们的注意力。

那前面的年轻轿夫,漂亮中带着与生俱来难以掩饰的贵气,年纪在十八、九岁之间,持一管金灿灿洞箫,粉红色的长袍,整个人儿也粉妆玉砌一般,相貌俊俏,但面容带点不健康的苍白,似是弱不禁风,雍容华丽,于剑拔弩张、杀气腾腾的御林军官包围之中,就如同一窝豺狼虎豹里落进了一只鹤。

轿子后还有一个年迈的老轿夫,骨瘦如柴,焦黄的头发稀稀疏疏,鹫目獠牙,背着个酒葫芦,不住声的咳嗽,好似非把肺子咳出来才甘心,他大半个身子缩在轿后,看不真切真实样貌,却给人一种穷困潦倒却又不敢小觑的印象。

这一老一少两个轿夫,绝非等闲之辈!

这些御林军官久经阵仗,见多识广,每一只紧握刀剑的手里,都握住了满把拼死一搏的冷汗。

“小虎,是风恋刀的人么?”轿中的人儿声音比仙乐还要悦耳动听。

“是。”粉面病态少年秦绣虎微微躬身:

“几个不长眼的御林军杂碎,自一入城就缀上了我们,区区鼠辈,不劳军师动手,交给绣虎和雷叔足矣。”

“大言不惭!”

“看刀!”

距离小轿最近的两名御林军官首先发难,刀光剑芒,映得秦绣虎的病颜愈加得煞白。

“月下灯火常明夜未央,奔波的日夜只剩遍体鳞伤。江湖漫漫喧嚣能向何处藏?浊酒醉了一场梦境叫远方。梦中风送一缕桃花香……”

秦绣虎哼着小曲,陡地弹起,右手自左掌中一管铜箫中抽出一把“缅剑”,幻起剑花朵朵,已拦住那几十个如狼似虎的御林军官,把来敌拒于小轿丈余之外!

轿后秃鹫一般的老轿夫剧咳两声,佝偻的身子突然动了。

老人忽然向天看了一眼,然后出拳。

御林军官们乍然见到一道拳风,又快又烈,仿佛一道惊雷!

拳风自刀丛剑林间穿了出去,一个押后督战发号施令得的高阶军官,仰天喷出一缕鲜血。

另一个副手脸上,被长官的鲜血喷溅在脸上,他觉得腥热难当,方用手往脸上一抹,胸膛已给秦绣虎的缅剑洞穿,仆地而殁。

拳风呼啸,剑气纵横,二十七名御林军官在不到十弹指的时间里,全数横尸轿前。

“‘曲不离口’秦绣虎,‘拳不离手’雷暴,你们两个帝国叛徒,果然投效季朝雨做了无耻走狗!”

“难怪季朝雨敢只身入我大楚腹地,原来贴身带着两只咬人的野狗啊!”

“风家兄弟的手下,十个回合都撑不住,简直是一群酒囊饭袋!”

“看来还是我们‘暗组’的兄弟会一会季大美人吧!”

临门处四个竹笠刀客,一齐反手打掉自己头上的斗笠,露出四张凶恶、凶狠、凶霸、凶厉的脸孔来。

“是‘暗虎’李阳秋座下的一流杀手‘风林火山’四斥候!小虎老雷退下!!”轿中人儿娇叱出声!

粉面少年秦绣虎一抱拳,秃鹫老人雷暴一躬身,齐齐退后。

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

风林火山,“暗虎”座下四大斥候杀手,名满京华,两位“燕子楼”的高手,自忖联手之下,也难以扛得住对方惊天动地的合力一击!

动作神速,有如飚风之疾。

风斥候双手执着一柄百斤重的砍山刀,吼叱如风冲杀过来。

他身形高猛,横肉满脸,猩唇猪髭,迎着楼外漫天风和雨,逆光冲杀而来,犹如全身炸开了千百道金线。

势如飓风,无人敢挡!

但,并非无人能挡!

一根白皙、秀气,修长的尾指,缓缓自青衣小轿轿帘内伸了出来。

陡然,风斥候悲吼一声,额头多了一记小小的紫红色指痕,旁大身形朝后倒了下去。

在他如大山般倒在地上的时候,那小小指痕逐渐扩增,最终“砰”地一声大响,额心崩裂,血光暴闪!

轿中的人儿没有露面,季朝雨只一指,就索取了帝国狼群“暗组”四大斥候之首风斥候的性命!

舒缓行进,其行列齐肃则如林木之森然有序。

林斥候厉吼一声,倒拖着双刃狼牙刀,走向轿子。

他身形最巍峨,徐徐而进,刀锋在他缓进时,跟石板地面擦出两溜火星,大有欲把季朝雨连人带轿劈为两半之势!

人走到一半,轿帘后又探出一根好看的手指,这次是无名指。

然后,林斥候的眉骨就裂成碎渣,魁梧的身躯,如同断了线的风筝,倒飞出楼外,“啪叽”一声,跌在街面上的水坑里,积水里马上冒出了血泡。

火斥候和山斥候目光惊恐地对视一下,突然间同时感觉到自己喉头发涩,全身发抖。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正文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零陆捌】斥候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