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陆柒】戒尺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楚德音把事情定调极重,廖琼琚老脸难看,眼角余光盯了六神无主的小胖一眼,佝偻的身子下意识地往后退了退。

看热闹的门生们,开始打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吃瓜模式:

“楚德纯人品不行,人家邕王当哥的好心好意送他减肥零食,他竟然属狗的反咬一口,太差劲了!”

“廖老太太也是,就是个厨子,好端端的要给楚德纯那肥仔出头,污蔑邕王下毒,若不是多年前恰巧一碗糙米羹救活过落难的皇上粑粑,这时候早就倒霉了。”

“……”

桃小夭心思极快的飞转:“这事绝对没这么简单,现在大家都一边倒的认定小胖诬告邕王,楚德音得理不饶人咄咄相逼,连此间权力最大的廖婆婆都不敢发话了,这可如何是好?”

“星河表兄,您对书院院规烂熟于胸,像楚德纯这般造谣中伤同窗的咎过,应当如何处罚?”

剑眉星目的叶星河冷笑道:“院规第一百零七条有训:造谣中伤同门,掌嘴五十,以儆效尤。”

“啪!”

楚德音招呼都不打一下,抄起讲台上的戒尺就打了兄弟脸颊一记!

“啊!”

楚德纯叫一声,还没反应过来,楚德音出手如风,左右开弓,一顿戒尺狂风骤雨般落在了他圆脸上,只听得“啪啪啪啪啪啪啪……”响声密集,那人畜无害的小胖脸,登时肿得跟猪头仿似。

“知道为啥打你吗?”邕王喘息稍顿。

小胖嘴丫子淌出两道鲜血,惨不忍睹地道:“愚弟无状,让兄长蒙受污名。”

“为兄打你,你心里可是服气?”楚德音冷酷发问。

“我服。”楚德纯咬紧牙关:

“是我猪油蒙心自作自受,与婆婆他们无干。”

“这回可长记性了??”邕王把玩戒尺冷笑。

小胖将涌到喉头的血吞回肚里:“小弟下次绝不再犯……”

“啪啪啪!”

楚德纯话没讲完,高高肿起不成人形的脸颊,又挨了几下狠的,最后一记准头偏了,正击在小胖的下颚上,一颗带血的雪白门牙,自太子嘴里蹦到了桃小夭脚前。

“还敢说有下次?亏你好狗胆!一发打死你罢了!”

邕王挥起戒尺,正要继续逞凶抖威,陈渥丹一只粗糙大手突然斜刺里架住了他的腕子,接着白清浅的萝莉音响起道:“杀人不过头点地,楚德音,你不要太过分了噢!”

“又是你们几个学渣分子!”楚德音眼冒凶光,身后袖手的叶星河、荣骏惠等死党,同时跨前一大步。

陈渥丹挺胸挡在好基友面前,浑然不惧:“打也打了,骂也骂了,你们还想怎样?小爷忍半天了,再动弹我兄die一指头,小爷打个响指灭了你们!”

“菱角有毒。”桃小夭默默地将虚弱可怜的小胖扶起来,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她说话的声音极轻,但四个字字字都传入了众人耳朵里,大家难以置信的噪音大起,继续吃瓜。

“桃小夭!”薛狐悲满面怒气:

“你是在质疑本御医的专业吗?!”

“闭口!”生怕小夭逞一时口舌之快也跟着牵连进去,廖琼琚不无袒护地责备道:

“薛先生医术高明,验毒之术国内不做第二人想,又怎么会误察呢?饭从口入,祸从口出,还不退下去!”

“呵呵!”邕王像一条吐信毒舌,紧紧咬住桃小夭不放:

“你倒说说看,本王这菱角如何个有毒法?说不明白,本王打烂你这张臭嘴!!”

楚德纯小心翼翼地劝道:“小夭,不关你的事,胖汉一人做事一人当,你们莫要惹祸上身……”

“菱角本身确实无毒无害,但跟猪肉同时服用,就剧毒无比了。”桃小夭再次语出惊人!

楚德音面色剧变,急声厉喝道:“胡说!”

“让她继续说!”廖琼琚出声,压制住了邕王的气焰。

桃小夭垂着头,看着自己脚上的小蛮靴,轻声道:“小夭年纪小时,最爱吃福利院刘奶奶给买的菱角,后来有一次在吃过猪肉芹菜馅饺子后吃了菱角,肚痛如绞,若不是送医及时,恐怕小夭今天也不能站在这里了。”

楚德纯似有所悟,廖琼琚与薛狐悲两个大佬的表情也同时加重,大家转目光齐齐看向邕王,带着狐疑。

“你们都看我干毛?”楚德音气急败坏地大骂:

“桃小夭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我一句也听不懂!”

“食间中午给大家准备的包子,是猪肉白菜馅儿的,小胖食量一向很大,食间规定的量远远难以满足他这个大胃王,是以,吃过猪肉白菜馅包子,他就迫不及待的消灭了半袋兄长邕王殿下‘盛情厚意’送来的菱角。”桃小夭波澜不惊地缓声道:

“我记得,那次我中毒住院,主治医师张大夫跟我嘱咐过,猪肉和菱角是不可以一起吃的,因为那样会引起肚痛和肝疼。菱角性凉,食用要适量,多食会损阳助湿,和猪肉一起吃,过量的话,必死无疑……”

“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小胖恍然大悟:

“难怪我刚吃完包子,皇兄就马上送菱角过来,还真是唯恐我这个废太子不死啊!”

楚德音有些慌张道:“皇弟,你莫要听外人挑拨离间,你我手足情深,做兄长的怎会故意加害于你呢?我哪里知道菱角忌讳跟猪肉同食,你误会哥哥啦……”

“跟我一起去见山长!”陈渥丹突然一把扯住邕王,恨得牙根直痒:

“我们去找摄政王给评评理。”

“算了。”桃小夭阻拦道:

“邕王也是无心之失,好在小胖平安无事,今儿这事,就此打住吧。”

“一场误会,散了吧,散了吧!”

干系所在,廖婆婆与薛狐悲也明显不想把事情闹大,纷纷将围观人群驱散,邕王悻悻地哼了哼,甩袖带着死党跟着人流离开。

“跟外戚集团正面冲突的时机未到,大叔又怎么会因我的一面之词而提前跟皇后翻脸呢!”桃小夭心里一声叹:

“小胖这只弱鸡太子,即便躲过这一劫,迟早还是要丢小命的。邕王毕竟在皇后带大长大,耳濡目染各种害人法子阴毒手法多得是……”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正文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零陆柒】戒尺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