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肆伍】惨绿

地牢潮湿,暗无天日。

脚前有两摊血,有夹杂老鼠尾巴的污秽呕吐液体。明明灭灭的火光,映着风化羽那张妖媚脸庞,像择人而噬的毒蛇。

他眯着眼,饶有兴趣地盯着“大”字型吊在冰冷石墙上、被自己折磨得不成人形的女子,半晌开口:“说,谁指使你刺王杀驾的?”

白须鲸长发染满了血渍打了结,裸露的肌肤累累鞭痕和烙铁印记,全无人色的脸儿,半遮半掩垂在乱发里,兀自口齿不清地骂道:“别太得意了,我家王爷会给我报仇的!你们都不得好死…啊——”

突如其来的一声惨叫,结束了咒骂。

不见风化羽身形有如何大的动作,他手中指甲钳夹口里,多了一枚鲜红指甲。

这枚蘸染了水仙花汁的长长指甲,当然属于白须鲸的,而且是在不留意的情况下,给风化羽陡然间以铁钳活生生拔了下来。

十指连心,那种疼痛简直是难以言表。

“本总管一向是个用心狠手辣来怜香惜玉的男人。”风化羽把玩着红指甲,声音残忍地逼问道:

“说出幕后的真正主谋,乖o(*^@^*)o”

白须鲸几乎疼得要昏厥过去,她疯狂地大叫:“都说了是摄政王下的命令,你放过我吧……”

“你当我是傻子吗?楚笙歌是什么人,他会愚蠢到派来的刺客身上还保留王府腰牌证物吗?”风化羽眉色一冷,手中铁钳连挥,女囚嘴里两颗臼齿跟着带血脱落地上。

“老实交代,是何人指使你栽赃嫁祸摄政王的?”风化羽看着满口冒血的白须鲸,脸上浮现出猫戏老鼠的神情:

“我这个人很有耐心的,我问你一次,你不乖一次,身上就会少一个物件,时间有的是,咱们慢慢玩。”

白须鲸咬紧牙关,只字不露实情,嗔目道:“你就算打死我,幕后主使者也是楚笙歌。”

“啧啧啧,这又是何苦呢?”

风化羽摇摇头,突然利爪五指疾探即缩,随着白须鲸又一声撕心裂肺的悲号,一束连皮带肉冒血的乌发,从漂亮少年指间纷纷散落于地。

“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呢,你太低估我了,既然皇上把审问你的差事交代给我,我自然有手段让你全盘托出;否则的话,我怎么配叫作‘暴虎冯河瞠目枪’呢。”风化羽露出一口惨绿色的尖牙:

“我再问你一次,幕后元凶姓氏名谁?”

“好,我坦白、我交待。”白须鲸仰面惨笑:

“幕后指使者是叶太师、是宋太傅、是陈太尉、是白首相、是荣次相,这下你总该满意了吧,咯咯咯……”

“你知道我的师父是谁吗?”风化羽无奈至极的笑了,随即他就察觉到了女囚眼中的惊惧,马上又道:

“放心,这个问题不取你身上零件,本总管免费赠送你答案,我的师父是帝国‘刑部’总长阎鳄泪,他老人家精通三百六十种酷刑,而且这辈子,只收过三个徒弟,一个是叛徒雪烈,一个是‘暗虎’李阳秋,另一个就是我,我们三师兄弟中,雪烈精通刑法一百零七种刑具,‘暗虎’掌握了二百四十四种刑法,而我,最没用,只会三百六十五种,因为其中有五种是我自行研发的,所以说……”似乎有些疲倦的风化羽,两指夹夹眉心,立时揪起一道邪异红印来:

“……每天一个花样,我能不重样的拾掇你一年。”

自己甘冒奇险走这步险棋,应是成功一半了吧,即便死对头楚笙歌没有送命,但总算被解除了兵权;更重要的是,自己在他和楚重锦两兄弟之间,成功架起了一道猜忌的隔阂。

父皇和母后泉下有知,总该含笑九泉了吧……

不知道同样深陷囵圄的白修大哥和裘道长现在怎么样了?是死是活?

我这漂泊艰辛的半生,大概也要走到尽头了吧……

迷迷糊糊地胡思乱想间,白须鲸耳畔似乎又想起了惨绿少年瘆人刺骨的逼问:“我再问一次,谁给你提供皇上出宫情报和接近御辇便利,没有朝中大佬施以援手暗中帮助,你根本无法靠近皇上依仗,对不对?”

全身上下几乎所有的器官、乃至几乎每一个毛细血孔都在淌着血,白须鲸用沉默做出了答复。

“哦吼?”

风化羽又下了毒手,他猛地五指抓落,连皮带肉鲜血淋漓地扯下了白须鲸一块柔软的胸肉。

娇躯抽搐了一下,白须鲸似乎完全没有了疼痛的知觉,抓破撕烂的肉条,冒着血垂挂在破烂衣衫之外,像极了一条条恶心腊肠。

“我再问你一次好么?”惨绿少年欣赏欣赏着玩物碎衣破衫露出来染血的白皙肌肤,兽性地柔声笑道:

“这会你再不乖,我便剜掉你一颗眼珠子,让你变成又丑又残的独眼妇,好好想一想,那样的你,即便嫁给山里鳏夫都要遭到白眼嫌弃,怕是只能剁碎拿去喂猪喂狗了吧……”

白须鲸虚弱若死,毫无反应。

风化羽眼中激起一道狞色,掌中的勾子缓缓举起——

“喵~”

“汪!”

就在勾子锐尖与白须鲸睫毛堪堪相触的刹那,地牢门外,分别响起了一声喵叫和狗吠!

剜目的动作立时停止,风化羽没有回头,眼睛掠过一道碧光。

“风总管,这个女犯来头不小,本宫需要带走亲自过问,您没意见吧?”一位环佩叮当,妖艳绝伦的风韵美熟妇,出现在了这阴暗的地牢里。

“这个……”风化羽沉吟了下:

“皇后娘娘,白须鲸是钦点的甲级重犯,没有皇上的御准,奴才很为难啊……”

“皇上微服出巡不在宫中,皇宫大小事务,皆有本宫裁断。”美熟妇荣德懿媚笑一声:

“风化羽,不要以为你们兄弟卖卖屁股,就能无法无天不把本宫放在眼里。”

“笑话!”执刑的一个大内侍卫粗声道:

“先帝爷早有遗训,后宫不得干政。我们皇城司做事,还轮不到皇后娘娘您指手画脚吧!”

荣德懿凤目杀机陡闪!

“呼!”

“嗖!”

众人眼前突然一花,两道人影忽地爆闪,一直左右侯立地牢门外的两个皇后随从,鬼魅般在那出言不逊的侍卫面前一晃。

惨嗥顿起!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正文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零肆伍】惨绿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