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肆肆】屠狮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传说里,漠暗风年纪大概三十多岁,保养极好,玉树临风,文采出众,武功过人,一手“血煞掌”,一手“饮血刀”,神出鬼没,天下无敌。

有人说他大楚皇室宗亲,被当今重锦皇上灭门,孤身逃入莽莽江湖,一手创建了武林中势力最庞大、行踪最诡秘、效率最高能、同时也是收费最昂贵的杀手组织“血影门”。

此人出身皇族,江湖飘零,颇有野心独霸天下,曾联络绿林大魁薛红衣、薛红鸢兄妹十万“红衣军”马贼,跟随“血影门”一起进军皇城,但被帝国第一高手布衣先生说服了群贼,方才瓦解了这场叛乱。

为报灭门之仇,漠暗风更曾先后三次单枪匹马潜进皇城行刺。

第一次,漠暗风易容成死在他袭击下的燕国进贡使臣,接近楚重锦御驾七尺之内,被重锦皇上重金招揽的一对妖孽风氏兄弟识破,在数百名大内一流高手围攻下洒然突围而走。

第二次行刺事先泄了口风,摄政王楚笙歌将“帝国五虎”全数乔装成太监宫女之类埋伏于帝侧,恶战三天两夜,”帝国五虎“舍命相搏,仍是未能留得住漠暗风,反而五伤其四,除了战力强悍的“冢虎”燕长缨全身而退,其余四虎全部挂彩,而其中排名最末的“疯虎”殷破犯了“穷寇莫追”的忌讳,更被强敌伤了一条腿。

第三次,中秋佳节之夜闯入皇宫,正要得手之际,恰好撞见进宫请安的卿布衣,月圆之夜,狭路相逢,两人使出浑身解数决战紫禁之巅,拼得两败俱伤,漠暗风再次侥幸逃脱。

自此后,伤重蛰伏的漠暗风在人们的视野中销声匿迹,再无任何消息。

直到今晚,酸菜再次亲眼看到了昔日威震天下、让大楚庙堂君臣惶惶不可终日的“杀手之王”漠暗风!

由亡命江湖的皇族贵胄,沦为了猪狗不如的阶下囚!

前些夜晚,为了取悦大师兄萧国师亲妹妹的欢心,“血影门”几乎每晚都有高手在比武决斗中惨死在老掌门手下,眼前这些师兄弟姐妹对这开山祖师杀人狂魔既恨又怕,在三师兄雪烈眼色的威逼之下,距离最近一名不幸中奖的血衣汉子,硬着头皮试探着来拉扯漠暗风的虬臂。

酸菜不禁心想:“这人一进去狮笼,焉还有性命在?这个萧紫陌简直是视人命如儿戏。”

“老东西,别给脸不要脸啊!”那血衣汉子拉漠暗风不动,在大小姐和同门面前,脸上顿觉无光,不由得大声叱喝起来。

“嗷~~”

漠暗风突然仰天狂啸一声,快逾闪电地探出带着铐链的手臂,登时抓住那血衣汉子的后颈,用力一推,和他一起撞进狮笼之中,那汉子吓得心胆俱裂,迭声高呼救命。

萧紫陌浑然没将师弟生死当回事儿,拍手笑道:“好玩!好玩!太好玩了!”

灵兮本想要上前搭救同门,听萧大小姐这么说,便立刻站定不动。

无论那悲催的血衣汉子如何用力挣扎,野性发作的漠暗风就是不肯放手,狂叫一声,顺势将他头颅往雄狮血盆大口里一送。

那狮子大吼一声,扑了过来,两排白森森牙齿合拢下来,“喀喇”一声,将那血衣汉子的脑袋咬去了大半边,满地都是白的脑浆和红色的鲜血。

酸菜和几名女道士尖叫一声,捂住眼睛不敢再看。

萧紫陌冷笑道:“三师兄、四师姐,难不成你们手下养了一群废物么,真真是浪费了我大哥的白米饭了。”

“是、是。”

“血影双杀”惭愧地连声陪着笑应是。

再抬眼,漠暗风瞳中凶光毕露,足踝上拖动的铁链,与栅栏擦出忽明忽暗的星火,正向雄狮一步步逼过去。

那雄狮乍见他如此上来挑衅,赫然吓一跳,退开两步,朝着来人端相了半晌,退后两步,口中“嗬嗬”地发威。

眼见着雄狮被身形瘦弱、气势浑雄的漠暗风逼到铁笼死角,那狮子一扑上前,抓到漠暗风肩上,张开大口,便咬向他的发如茅草的脑袋。

酸菜吓得花容失色,再度闭上眼睛。

几乎与此同时,酸菜耳鼓里响起漠暗风一声震天似的怒吼!

大殿横梁上的尘埃被震得簌簌而落,接着便是长长一声骨肉撕裂的响音,随之而来的是一干“血影门”弟子们的恐惧至极的骇然惊呼!

现场变得死一般的寂静。

酸菜忍不住好奇的二度睁开眼睛,便见漠暗风满身污血,神情凄厉的立在粗如儿臂的铁栅栏囚笼里,左右两只手分别拎着狮子的半具尸身,犹如一尊亘古战神般,威风凛凛。

他……他竟然将那头雄狮生生撕成两半?!

不!

他不是人!!

他是魔鬼!!!

他是来自地狱的恶魔!!!!!

当时的小姑娘酸菜并没有想到,多年以后,这个屠狮恶魔漠暗风,竟成了她的永不磨灭的梦靥。

似乎也被眼前的场景震撼住了,萧紫陌惊愕了半晌,才缓过神来,向那些目瞪口呆的血衣男女喝骂道:“一帮没用的饭桶,还不把这鬼东西带回地牢!”

“血影双杀”等人如梦初醒,急忙领命来牵走浑身兽血的漠暗风。

铁链声声,摄人心魄。

漠暗风走出不远,忽然顿足,头也不回,声音沙哑干涩地道:“回去告诉萧无尘,我在等他。”

雪烈、灵兮等人推搡着漠暗风离开,萧紫陌拂袖气呼呼地道:“真扫兴!”

回到书院副舍的当晚,酸菜就做了个噩梦,梦见自己奔跑在一片荒野中,后面不远处,漠暗风和一些狼虫虎豹拼命地追赶噬咬,当梦到漠暗风张着红艳淋漓的血盆巨口、落下她白生生的蝴蝶骨的时候,小姑娘惊叫着坐起——

“血肠,你又做噩梦了?”没等酸菜缓过神来,背后一个阴森森的声音陡然响起——

“血肠”吓得全身一颤,转过头,昏暗中便看见一个俏皮的身影坐在床头,小姑娘骇然失声:“小姐,你怎么来了?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就是跟你开个小玩笑啦,豆皮。”桃小夭“嘿嘿”鬼笑道:

“计划进行的怎么样了?”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正文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零肆肆】屠狮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