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壹柒】食间

书院食间,分作厨房和食堂一大一小两间,小间厨房厨师烹菜煮饭,大间食堂门生就餐休息。

厨房锅碗瓢盆叮当作响,食堂还算宽敞,大约摆设了三十多张木桌,门生们分别坐好,等待开动。

趁着上餐时间,一个鹤发鸡皮、身形佝偻的玄衣老妪走出厨房,声音沙哑道:“各位小主儿中午好,老身廖琼琚,是书院的食长,就食之前,给贵人们说说常仪举要:座有次序,上座必让长者……”

话未讲完,菜未上齐,桃小夭邻座的国舅爷荣骏惠,突然猛一拍桌子:“大胆奴才,竟用这种猪狗食给本国舅吃,你们眼里还有当今皇后娘娘吗?!”

白发老妪抬头,扫帚眉下黯淡无光的凹窝,空洞洞地盯了眼一脸轻浮狂狼之相的荣国舅,继续念道:“入座后不横肱,不伸足;主先举杯敬客……”

“死老婆子,你耳朵聋吗?没听见本国舅爷说话?!反了你这老东西了!!”

见自己的抗议竟然被这老婆子直接无视,荣骏惠怒从心头起,双臂一较力,猛然掀翻了面前的饭桌,“哗啦”声响中,杯盘碟碗饭菜汤汁撒了满地。

“啊!”

汤汁扑面飞溅,眼见遭池鱼之殃的邻座楚德纯呆若木鸡,失声惊叫!

“太子小心!”

同桌的虎面少年陈渥丹眼疾手快,长啸声起,他身上的新学服,已在这电光石火间解了下来,一抛、一卷、一兜、一包,四个动作霎间一气呵成,溅向胆小太子大圆脸的菜汁全都隐没不见。

坐在长公主对面的白清浅,娥眉淡扫,露出不豫之色,悄声道:“听闻懿德皇后冠绝六宫,也是位治家严谨的铁腕娘娘,连当今皇上都要对她俯首帖耳退让三分,怎么调教出这么个不着四六的浑人兄弟。”

楚寒烟不屑一顾道:“荣老夫人过世得早,长姐如母,皇嫂对这唯一一个小兄弟娇惯一些也是有的。”

“天子门”书院的午餐四菜一汤,凉拌黄豆芽、炒韭黄、胡萝卜炖羊肉、竹笋炒肉、宽粉茼蒿油菜汤,有荤有素,虽然说不上多么豪奢,但对前在世孤儿院长大的桃小夭同学来说,已经足够营养丰盛精致美味了。

不同于吃了十多年学校食堂黄瓜豆角冻豆腐的桃小夭,国舅爷荣骏惠那可是吃惯了燕窝海参鲍鱼龙虾大餐的主儿,嘴叼得很,还没等食长廖琼琚普及完常仪举要,就已然开始发飙找茬。

“……客致谢辞;主人亲自烹调,须向主人礼谢后食;主人敬酒毕,正客须回敬主人。”食长老婆婆面无表情,简直把耍横犯浑的国舅爷当做空气一般的存在:

“举箸匙,必请大家同举……”

“老乞婆!当本国舅爷是来这儿讨饭的吗?!再敢慢待老子,小心一把火烧了你们‘天子门’!”

瞥见包括邕王楚德音和少师叶星河在内的所有人,都用关爱智障儿童的眼神望着自己,荣骏惠越发恼羞成怒,抬起一脚,踢飞脚下一个瓷碗,墙根应声而碎。

忍无可忍的桃小夭跳出来,张开双臂护在老婆婆前面,理直气更壮地质问道:“歪!好歹你也是大门大户出来的体面人,最基本的尊老爱幼礼法都不懂吗?!”

“又是你这个臭丫头!我让你猫拿耗子多管闲事!”

荣骏惠急怒攻心,操起一把椅子就要朝桃小夭头上抡去!

白发老妪无神地眼睛看了看桃小夭,哑声唤道:“宿长大人,有劳您进来处理一下。”

话音刚落,门外蓝影一闪,李阳秋竹扇摇摆,在一帮身穿禁卫军戎装荷刀佩剑的彪悍禁军簇拥下,旋风般出现在了门生惊恐地视线里。

这被举世誉为“帝国五虎”之首的家伙,仪姿秀美,身材修长,更让桃小夭惊叹的是,如此一个才智无双的少年郎,却长了一张比女人还要妖冶柔媚的脸蛋儿,甚至让某腐女已开始怀疑他该是个gay吧……

帝国第一谋士李阳秋,赫然出任书院宿长!

椅子僵在半空,荣骏惠打也不是、放下也不是,场面一度有点小尴尬。

只见那李阳秋执礼甚恭,朝老妪深鞠一躬,转向荣骏惠时无缝连接地换了一张假笑脸:“卑职告诉国舅爷两件事,一,站在您面前的婆婆,不是什么死老婆子,她是一碗糙米羹救过落难先皇性命的皇宫御厨长廖琼琚廖大佬;二、这里是天子门,不是您的国舅府,如果您要立棍,请先撒泡尿照照自己有几斤几两。”

跟在李阳秋身后的几个禁卫军,齐声轰笑。

荣骏惠脸色难看的怒道:“狗奴才,这是我和桃小夭之间的恩怨,不关你的事,识趣的事赶快爬开!”

李阳秋环臂抱胸,随着手下禁卫兄弟一齐呵呵笑道:“国舅爷好大的威风,卑职好怕啊!”

看到这些身份“卑贱”下等人,都是一副看猴戏的表情,荣骏惠一掌将身前的桃小夭推个趔趄,摇肩抖胯地来在屈鹰扬跟前,目光凶恶地盯住对方女人般精致光滑的脸,食指接二连三地戳着李阳秋皮肤比女人还要白嫩那么几分的额:

“李阳秋,今天本国舅就让你小子明白,不要以为你们几个杂碎抱了摄政王大腿,就能把手伸进天上来!什么狗屁‘帝国五虎’?不就是些缺爹少妈的崽子嘛!少在爷面前硬充大瓣蒜!不想死的话,麻溜缩回你的乌龟壳,滚到边儿上看大爷我怎么好好摆置桃小夭那小娘皮!再多说一句,仔细老子拧下你的脑壳当夜壶!”

任凭对方那根带着祖母绿宝石钻戒的手指不停猛戳,李阳秋笑吟吟的地立在原处,瑰丽的眸子里带有一丝嘲讽笑意,激不起半点火星。

“这个李阳秋有点怂啊……”白清浅失望地青丝低垂。

楚寒烟螓首漫摇,发次一声喟叹:“你错了清浅,可还记得李阳秋十五岁那年燕水上游投毒一夜之间毒杀驼龙城上万燕军的传闻?咬人的犬儿不露齿,荣二彪子这次要吃大亏……”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正文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零壹柒】食间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