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捌壹】胭脂

“长缨啊长缨,你命令狼卫军杀死所有未来得及逃走的马贼,为的是杀人灭口不授人把柄,只可惜,陈太尉的御林军不归你统领,恰好抓住了十几个受伤的贼人,要不要把他们带上来和你亲自对质?”摄政王笑得很恐怖:

“到底是谁向马贼集团泄露了龙舟御驾的防御战力?你到底许诺了薛红衣兄妹多少好处??”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燕长缨手握刀把剑柄,转首向座上的荣德懿沉声道:

“长缨一片赤胆忠心,皇后娘娘可以作证!”

楚重锦深深地望着荣德懿:“皇后,给朕和母后一个说法。”

“燕长缨,你认罪吧!”荣德懿好整以暇,迎上重锦皇上狐疑的目光,冷冷道:

“德懿一收到燕长缨图谋犯上作乱的消息,就第一时间派御者通知隆镇国带兵赶来驰援,栖迟,你说句话。”

“启奏皇上,回禀王爷。”隆栖迟赶忙道:

“确实是皇后娘娘打发车夫老尤给微臣传警,说皇上和太后有难,着微臣火速带兵来救!”

燕长缨难以置信的望向自己的老情人:“你……你竟然出卖我……”

荣德懿一双凤目,定定看着楚重锦,明亮而从容:“霜衣,这个人在说什么?”

那宫女霜衣犹豫了一下,淡淡地道:“燕长缨,娘娘与你素不相识从无往来,你大祸临头肆意诬陷娘娘,居心何在?”

“好一个‘素不相识从无往来’,霜衣,连你也背弃我了吗??”燕长缨垂下头去,虎肩抖动,笑声凄凉。

按照多方筹谋已久天衣无缝的计划,先是荣德懿怂恿重锦皇上和韩太后率领文武百官泛舟湖上同庆佳节与万民同乐,再先后联系贿赂贼酋薛家兄妹与贪官盛文昭,一股脑做掉楚氏皇族有力人物,最后举兵拥戴邕王登基即皇帝位,借大楚军马杀回母国夺权复仇。

谁能聊到,如此完美无瑕的计划,竟然被桃小夭一个玩水玩到大的野丫头破坏了最重要一环?而如今旧情人荣德懿和同父异母的妹妹燕霜衣甩锅,自己已然到了众叛亲离山穷水尽的绝境末路!

痴笑半晌,燕长缨方缓缓开口:“皇上,是长缨暗恋皇后凤仪,信口攀陷,谋乱之事,乃长缨一人所为,与所有人无关。”

荣德懿暗暗舒了一口气,心道:“这痴儿总算是个聪明人……”

楚笙歌两眼一眯,冷漠的笑容,渐渐自脸上消失,他语音森冷地道:“‘冢虎’,枉我栽培你十数载,你真的真的真的太让本王失望了!”

就见燕长缨缓缓抬起长发虎头,面无任何表情望着摄政王:“王爷,棋差一招,长缨愿赌服输。”

那些纷乱危险中原本躲在底舱里瑟瑟发抖的官员老爷们,在元凶浮出水面、自身安全得以保证之后,失去的勇气和胆量,又神奇地回到了这些平日里只会在朝堂里互相吹捧的权贵身上,他们人五人六地围住燕长缨大声申斥“狼子野心”、“忘恩负义”等等听上去大义凛然的词语,仿佛是要为了弥补掩饰方才屁滚尿流的丑态一样,人人都成了神气十足的正义使者。

很显然,军方领袖楚笙歌根本无意于在走投无路的旧日爱将身上,彰显胜利者的强大,更没有兴趣听荣暄和等几个老古董那个指手画脚,沉吟间,韩雪莲阴测测的声音在上方响起道:“王爷,燕长缨是你的手下,如何处置,皇上和大家还都等着您给的发落呢。”

“燕长缨有军功于国,死罪可免,活罪难饶。”迎着重锦皇上投来的猜疑目光,楚笙歌沉静地命令道:

“‘剑齿虎’,将长缨押往辽东‘黑石城’军中终生为役,流放三千里。”

“喏,王爷。”屈鹰扬接到主人命令后,神情哀怒地来提醒同袍:

“二哥,还不谢过王爷不杀之恩。”

“砰砰砰!”

燕长缨三个头,重重磕在甲板上,头皮都磕出血来:“王爷,长缨对不住您!”

楚笙歌背转身去,声音落寞地摆摆手:“带下去吧。”

“王爷,你这是什么意思?谋反可是诛九族的大罪!你这是在徇私枉法!”荣暄和像一只叫个不停的纸老虎,在摄政王耳边鼓噪着。

“我还没完全输!”燕长缨猛然仰天狂笑道:

“胭脂一到,片甲不留,尔等昏君奸臣,终是活不过今天的!”

“胭脂?你说的是燕国第一才女、女诸葛季朝雨主持的‘燕子楼’中三大杀手组合‘胭脂’么?”楚笙歌轻轻地一笑,侧身挑眉问道:

“蠢材!‘胭脂’到现在也没有出现,你就不怀疑他们路上出了什么状况吗??”

“啊!”

燕长缨猛省,“噗通”一声跌坐在地,一颗心,迅速下坠,沉进了无限深渊……

……

“胭脂……”

黄昏小雨,大街上灰蒙蒙得像一张染墨的宣纸,皆是用棉花也吸不干的潮湿。

“燕子楼”楼头上,季朝雨呢喃一句,仰面看了看天色,天空中朔风猎猎,彤云密布,眼看着下一场大雨又要降临。

这白衣翩翩的女子,衣袂飘飞,美若天仙,人间灵秀,巧笑盼兮。

帝国谍报机关“暗组”首领李阳秋,给敌国这位同行的八字评语是:“貌若桃李,心如蛇蝎”。

下方是数间店面、一条横街,灰朴朴的像布景版画一般,在夕阳余晖中,毫无生气。

一个蓝衣少年轻摇湘妃竹扇,形单影只,登楼远眺。

“暗虎。”季朝雨轻轻一叹:

“风云际会,你终于还是来了……”

望着雨幕,李阳秋牵动了愁绪,看似不经意的说了一句:“你来了,我自然也来了。”

倾听者错落有致的雨声,季朝雨酷酷地笑:“你不是一个人来的,他就在附近。”

凝望着在台檐下挂落眼前的雨线,李阳秋无声地傲笑道:“你在,胭脂就在了。”

两人相视莞尔。

李阳秋掏出半把瓜子剥吃,突然道:“‘暗组’风林火山四大斥候不能白死,他们都有父母妻儿。”

季朝雨神容一动:“各为其主。”

李阳秋表情一冷:“生死有命。”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正文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零捌壹】胭脂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