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玖肆】针黹

日曜日,迎接门生们的是匠科课,也就是俗称的“手工课”。

这门课还是比较能引起贵族少年们浓厚兴趣的,客座辅师秦朝宗,官居“工部”总长,四十来岁,高瘦潇洒,早些年师从卿布衣,擅长机关消息,也曾因小妾与其小儿子秦绣虎私通有染,一怒之下将儿子打出家门,成为同僚茶余饭后的笑柄。

“华夏智慧,匠心独到,大体有十三大传统手工艺,分别为刺绣、陶瓷、烧造、铸锻、染织、打结、木作、髹饰、雕塑、竹编、琉璃、琢玉、剪纸等门类。”秦朝宗作一身儒生打扮,声音清朗道:

“今天,辅师带领大家来领略一下刺绣的魅力。

刺绣,又称‘针黹’,顾名思义,是用绣针引彩线,将设计的花纹在纺织品上刺绣运针,以绣迹构成花纹图案的一种工艺,属于‘女红’一个主要组成部分。

刺绣起源很早,黼黻絺绣之文,见于尚书、虞舜之时,已有了‘衣画而裳绣’、‘绣缋共职’的记载,商周设官专司其职,至汉已有宫廷刺绣,三国吴孙权使赵夫人绣山川地势军阵图,唐卢眉娘以《法华经》七卷,绣于尺绢之上,因刺绣闻名,见于前者著录。自汉以来,刺绣逐渐成为闺中绝艺,有名刺绣家在美术史上也占了一席之地。

刺绣的针法有齐针、套针、扎针、长短针、打子针、平金、戳沙等数十种,丰富多彩,各有特色。”

说话间,两名助教将十多匹刺绣成品,当堂展示开来,只见金银线盘绕图案,多是佛像人物、山水楼阁、花卉禽鸟,构图活泼,设色明亮,令人拍案叫绝。

讲解了半天基础针法,大家听得都十分忘我,到了具体手工操作,却是难倒了一大片。

女孩子们还好,入学之前,作为官宦人家的深闺小姐,多多少少在闺阁里都做过一些女红,照猫画虎倒也勉强做得来,只是作品看上去粗糙一些,不是满眼线头,就是断断续续画虎类犬,几个女孩儿自己瞅着寄几个的作品都羞臊得直捂脸。

那些男生可就笑话百出丑态毕露了,本身一个个七尺昂扬男儿,人手一套刺绣工具,绷框、三脚凳、站架、剪刀、针线,画风就感觉特别好笑,便好比小姑娘舞大刀一般的不伦不类,就听这些纨绔子弟们,不是这边儿尖叫一声针头扎手了,就是那边“咕咚”一声棚架倒了,场面简直是不忍直视啊!

幸好桃小夭在福利院跟刘奶奶做过这些,缝缝补补贴补生计,再加上天资聪颖,一学即会,几乎是最早完成作品的一个。

左顾右盼之间,桃小夭不禁“噗呲”一声乐了!

就见同桌楚德纯一双小胖手,笨拙地穿针引线,闭着一只小眼睛,都半天了也没能把丝线穿在针孔里,急得满头大汗,手抖个不停。

“我帮你,小胖。”

美少女热心地帮助楚德纯穿好针线,只一下便成了,小胖又佩服又感激:“谢谢你啊小夭,你手真巧。”

正轻声细语指导着蠢萌太子如何下针,后座邕王发了飙,一把推到棚架,将棚筐绣布摔倒地上,挥舞着满是针眼儿的手,气急败坏忍无可忍吼道:“老子不做了!这不存心难为我们嘛!堂堂须眉大丈夫,提笔写文章,上马安天下,学这娘们做的家务活又有何用?!”

“楚德音同学的火气很大啊!”秦朝宗聚精会神飞针走线地在刺绣他那匹“百鸟朝凤”,笑容可掬地道:

“来人啊,请邕王殿下出去降降火。”

话音刚落,早就在门外虎视眈眈的两名虎卫军,扑入匠室架起邕王就走,到了外头,几盆凉水从头浇下来,楚德音顿时没脾气了,落汤鸡一般,乖乖回到教室捡起自己的刺绣工作,继续笨手笨脚地做。

一只手早给扎得千疮百孔、鲜血淋漓的荣国舅,趴在架子上都哭了:“俺真的不会啊,这题太难了,55555……”

“一个挺高个子大老爷们,哭什么哭?不嫌磕碜啊?!”看荣骏惠实在是可怜,桃小夭不忍心地歪过身子,手把手教他一针一针来,神态像极了给笨儿子辅导作业。

哭花脸的荣国舅,脸上表情既委屈还感激且迷茫,直勾勾瞅着近距离吐气如兰的“死对头”。

意识到熊孩子手停了,抬头一看他那呆鸟样儿,桃小夭没好气地捅了他一杵子:“瞅你妈啊!干活啊!傻了吧唧的!”

呐呐地瞅半天,荣骏惠抹了把眼泪:“小夭,我对你那样,你还肯帮我,你真好……我以后保证不欺负你了……”

“是保证不被我欺负了吧?”桃小夭瞪了一眼,看他那又好气又好笑的囧样儿,一捂嘴,差点又失声笑了。

又过了大约个把时辰,落后的门生们陆陆续续完成了各自作品,有好有劣,秦朝宗负着手自课桌过道一路走过来,随口一一点评:“……白清浅,你这是‘丹阳朝凤’么,分明是金鸡独立嘛!孔意迟,线色用错了,你家祥云是黑色(sai三声)的啊?朱商羽你这针还在里面呢,咋不把脑子落家呢?楚寒烟完成的不错,中规中矩,算是及格…叶星舞的‘龙凤呈祥’完成度很高,做工也精细,远远超出我的预想,龙游凤舞,表现得自然生动,是目前最优秀的作业了……”

叶星舞忍住内心欣喜,欠身礼道:“是辅师教得好。”

忽听秦朝宗“咦”地一声,大家转头一看,辅师已在隆娉娉前驻足,惊讶道:“针脚整齐,配色清雅,线条流畅,极好极好,全场最佳,全场最佳。”

“谢辅师夸奖。”隆娉娉仰着脖子,洋洋自得。

叶星舞一眼瞥过去,心下不免酸溜溜地暗忖:“不就一个橘猫嘛,有啥极好的?”

“桃小夭……你绣得这是什么玩意?乱七八糟的!”秦朝宗转到桃小夭绣品前,双眉拧成了一股麻绳。

美少女一愣,低头去看自己的作品,讶然道:“这不是我的绣品啊?!我绣的是一个招财猫,怎么变成大黄鸭啦???”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正文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零玖肆】针黹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