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零零】羞辱

冰冷刺骨的积水,一直蔓延到桃小夭和酸菜的颈肩,水面漂浮着死老鼠的尸体,让人作呕。

桃小夭顾不上这些,赶忙去看酸菜的伤势。

只见酸菜左颊高高红肿起一大块,让人好生心疼,好狠毒的萧无尘!!!

小夭只是轻轻碰了酸菜的脸,她却疼得连眼泪都要出来了。

紧紧咬住嘴唇,桃小夭恨恨地道:“萧无尘,萧紫陌,好一对儿不知死活的兄妹,我不再去招惹你们,你们反倒欺负到我头上来了。哼!今天你们强加在我身上的羞辱和痛苦,日后我一定十倍奉还!”

这是一个用来冲洗茅厕水池子,水是流动的,水面漂浮着烂菜叶和鼠虫等动物腐烂霉臭的尸体,深及肩颈,桃小夭个子稍矮,只有尽力踮起脚尖,勉强把头伸出水面,饶是如此,还是呛了几口脏水。

时间久了,酸菜见小姐有些支撑不住,便一手扶持着木笼,一手用尽力气将姑娘向上举,令桃小夭的口鼻露出水面。

萧无尘身边那帮恶道早就扒走了她们的所有衣服,桃小夭和酸菜光着身子的拥抱在一起,流水冰冷刺骨,浸泡久了,冻得她们牙齿上下“咯咯”打颤,浑身发抖。

“有蛇——”酸菜的叫声几乎带着哭腔。

桃小夭循声看去,只见一条绿幽幽的小水蛇,摇晃着倒三角蛇头,吐着蛇信,顺着水势向她们浮来。

酸菜脸色苍白,娇躯颤抖地紧紧抱住了小姐,小水蛇越来越近,那双令人作呕的碧绿蛇眼阴芒闪烁,择人而噬,几乎碰触到了小夭的脸,美少女把心一横,拼尽力气大叫一声,张嘴向那个恶心的家伙咬下去,那鬼东西似乎吃了一惊,把头一缩,居然灰溜溜地游走了。

桃小夭大笑,恶人也怕恶人磨,对付恶人恶物,就得比他们更凶、更恶、更狠、更毒!

一直等到太阳偏西,才有两个食间里的杂役打开木笼盖子,丢下来两个木薯。那东西不像红薯和马铃薯那么好吃,吃到嘴里如同嚼蜡般无味,生涩难咽。

桃小夭大口大口吃着木薯,大声道:“西红柿,你听我说,再难咽也要吃下去,只由吃东西才能有机会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我们才能有机会找萧紫陌那个骚狐狸翻本清账!”

“西红柿”听罢,含泪点头,将木薯皮也不扒地送入口中,生吞活咽。

吃过东西,似乎有了些许力气,倦意来袭,桃小夭眼皮发沉,昏昏欲睡……

酸菜摇着我肩臂,不停的呼唤:“小姐,我们不能睡,你坚持住,睡过去我们会被淹死的。”

桃小夭咬紧牙关,强自把仿佛千钧重的沉涩眼皮撑起,狠狠掐了一把自己的胳膊,疼痛驱赶走了困意。

又不知熬过了多久,外面隐约响起糟杂声,桃小夭艰难的仰起头,只见萧紫陌左腿绑着纱布、在两个道姑的搀扶下,一瘸一拐的出现在水池的上方。

居然没摔死你!算你这个小娘皮命大!

桃小夭睁大了眼睛向上瞪视着。

萧紫陌半蹲下身,恨恨地道:“桃小夭小婊砸,想不到自己也有今天的下场吧?你设局轰我出书院的威风呢?还有那个贱婢,叫什么酸菜是吧?书读得那么好,不是宋老鬼很得意你吗?你们的能耐呢?你们倒是爬上来咬我啊?看你们两个现在这个狼狈相,像两条落汤鸡一样……哈哈,本仙姑说错了,是落水狗,还是两只小母狗,哈哈哈……”

死娘皮的一番话极尽侮辱之能事,酸菜又气愤,又委屈,圆滚的眼泪早已像断了线的珠子,顺着污秽的两颊落个不停。

真是废物!

心里低骂了一声,桃小夭用尽全身力气仰面骂道:“死瘸子!你真是命硬,摔都摔不死?我们是狗,那你又是什么东西?不外是靠着狐媚手段跟邕王讨欢取宠的一只狐狸精而已!骚气得很,熏死个人了……”

萧紫陌恼羞成怒地道:“小杂种,沦落到了这步田地,还这般牙尖嘴利,看来本仙姑不给你整治整治这毛病是不行了……”

桃小夭丝毫不逊让地连声骂道:“你才有病!你妈有病!你爸有病!!你们一家子都有病!!!”

萧紫陌气极反笑,对身边身段高挑、身材丰满的心腹灵兮眨眼道:“看来这个小母狗是得了狂犬症了,却是不知用什么法子才能医治好呢?”

“血影双杀”最是了解门主大师兄亲妹心意,灵兮闻言后低声笑道:“灵兮家乡的草头医倒是有个治疗狂犬病的偏方,向是百治百灵的……”

萧子墨一唱一搭地假惺惺问道:“哦?那快说出来听听!”

灵兮献媚道:“这方子真真是取材方便,便是用童子尿灌入患者口中,即服即解……”

萧紫陌拍手笑道:“妙极!妙极!”顺手一指侍立一旁的两名管理蓄水池的太监,喝问道:

“你们两个可是童子之身?”

两个太监慌忙恭敬回禀:“回仙姑,奴才五、六岁时就净身入宫当差,此番是给摄政王爷调进‘天子门’帮忙的……”

萧紫陌喝道:“那还傻站着干什么?还不给本仙姑做事?!”

两个女孩子在水下面听得真切,酸菜早已吓得魂飞魄散,不知所措。桃小夭急喝道:“萧紫陌!你敢放肆——”

萧紫陌冷笑道:“今天本仙姑就放放肆个给你看看!来人,上童子尿,好好款待两位小美人!”

那两名太监在萧紫陌的威吓下,顺从地踩到水池子上方的木栏门天窗上面,慢吞吞解开腰带,尴尬地将裤子褪掉,酸菜又羞又急,用手捂住了眼睛。

太监那活儿早已割去,平日小解都是用根细细的竹管伸进尿道辅助,只见两股细黄水线,劈头盖脸的自上方喷射淋下,水池子下面空间极窄,两个女孩儿毫无躲闪的余地,又骚又热的尿水直将将得地淋得小夭主仆满头满脸,酸菜不断的惊叫着,像一头受了惊吓的小鹿。

吐出嘴里的两个狗太监的异液,桃小夭眼睛眨也不眨的的瞪视着上方得意大笑的萧紫陌,目光如刀!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PS:眼睛快瞎了,眼药水不顶事了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正文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壹零零】羞辱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