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玖玖】赤骥

酸菜把头垂得更低,桃小夭不甘示弱地冷笑道:“孔学姐,你该不知道吧?前朝大骊废帝白扬眉做太子时,在御书房读书,也曾有一位伴读,两人食则同席,寝则同塌,亲如手足,而当时那位伴读却只是个身份卑微的低级带刀侍卫罢了。”

孔意迟吃吃笑道:“前朝亡国皇帝白扬眉和那个陪读下等侍卫,不会都有断袖分桃之癖,私下有一腿吧?”

桃小夭眨眨眼睛,道:“不好意思,忘了告诉你了,你口里那个下等侍卫的名讳叫楚——天——阔!!”

场上楚寒烟、楚德音和楚德纯等皇室贵族,脸色都变得不自然起来。

自知语失,孔意迟面色难看的狠狠瞪视着美少女:“死丫头,你阴我?”

负责维持秩序的“胭脂虎”冷湄女夫子,这时终于沉不住气了,冷脸喝止道:“孔意迟,友校代表在,太不成体统了!”

冷湄身份地位比门生们都高出一截,孔意迟不敢顶撞,压低声向桃小夭扔了一句:“你给本小姐小心点!”便气呼呼的坐回萧紫陌身边去了。

桃小夭心中暗自告诫自己:“原来这个富家女,跟萧道姑私交不错,昨儿个还在我面前假装跟她不熟悉透露消息,看来以后要对这个孔意迟要倍加留心了……”

宋暮雪叹了几口气,背着手走开,默许年轻后辈们自由活动了。

老古董走后,楚德音便嬉皮笑脸地跑过来纠缠桃小夭,问东问西,动手动脚,完全没有帝家皇子的样子。

楚德纯见状,跑去喊来长公主楚寒烟解围道:“德音,你吓到小夭妹妹了,你莫要再欺负她,小心我告诉皇嫂打你手心。”

邕王向小姑姑吐了吐舌头,又对告状的小胖挥了挥拳,一溜烟地跑远了。

楚寒烟亲热的挽着小夭的手在书院后庭花园散步,远远地看见楚德纯和白清浅在影壁墙下私语着什么,便问道:”寒烟学姐,小胖一直是一个人长大的吗?”

楚寒烟道:“德纯的母亲宋先后青鸾皇嫂,一向体弱多病,终年服药,见不得风,一直只是呆在东宫里不出来的,最终在德纯八岁那年病逝了。”

桃小夭心里发冷,病逝?呵呵,恐怕是遭人嫉妒,被人谋害了吧!

说话间,来到马场,两位少女在陈昂驹夫子的引领下,各选乘了一匹小马驹,正玩耍的兴头上,却听有人气势汹汹的喝道:“下来!”

桃小夭目光落处,就看见萧紫陌趾高气扬的看着自己。

她身旁的孔意迟见美少女毫无反应,提高了声音:“萧学姐要骑你的小红马,让你下来你没听见吗?!”

狗仗人势的东西!早晚我要你好看!!!

楚寒烟不忿地道:“萧紫陌,马场里的马多得是,我请陈夫子再给你找一匹就是了,何苦非要骑小夭这匹‘赤骥’?”

萧紫陌倨傲地仰起脸来:“因为本仙姑高兴!”

自动自觉从小红马“赤骥”鞍上下来,桃小夭笑意盈盈地拜道,“萧学姐请——”

萧紫陌傲慢地看着我,嘴角露出几丝胜利的得意笑容,“算你识时务,你可以滚了!”

“是。”桃小夭拉着忿忿不平的楚寒烟转身就走,走出不远,忽而停下脚步,也未转身,轻笑道:“萧学姐身娇体贵,可要当心从马上跌下来呦!”

“不劳你费心!”背后传来萧紫陌得意的笑声。

回到前院的凉棚下,酸菜和长公主的宫娥各自奉茶上来,见几个男生在一旁私语,桃小夭忍不住问道:“帅哥们在聊什么?”

陈渥丹抢着回答道:“前方来了战报,宋惊梦残军投奔尤勐川部,盘踞在‘青石口’一带负偶顽抗,桃大都督屡攻不克,前线战事很不乐观。”

楚德音邪邪地笑道:“桃大都督是我们大楚的良才,小小的一个逃将宋惊梦,哪里是小夭她爹的对手,倒是……”说到这里,他瞄了一眼耷拉脑袋闷头不语的桃小夭,接着道:

“倒是尤勐川老贼身经百战,昔日与我外公荣次相、叶太师、宋太傅、朱老帅齐名,同为帝国开国五虎上将之一,不可轻视啊!”

桃小夭闷闷不乐地道:“老爹想是老糊涂了,读了一肚子的兵书,‘穷寇莫追’的道理还不懂么,与大前辈尤勐川为敌,莫不是想自取其辱吗……”

荣骏惠言不由衷地安慰道:“小夭学妹莫要胡说,还有王爷爱将、狼群的‘疯虎’殷破打辅助,老大人不会有事的。”

正说着话,斋长萧无尘率着大群玄衣道士怒气冲冲着赶过来,门生们纷纷站起,桃小夭正要行礼,那萧大佬不由分说的就是一巴掌打过来。

“啊,不要!”酸菜急忙飞身来挡!

只听“啪”的一声脆响,打在了挡在小夭身前的酸菜脸上!

萧无尘大怒,呵斥道:“狗奴才!你是什么身份?!放肆!”接着又要一巴掌落下。

桃小夭拼尽全身力气地抓住他的手臂,大声问道:“斋长,你贵为国师,做事就这么没体统吗?总要说清理由再动手不是?”

怒火稍减,萧无尘指着美少女喝道:“你这小骚蹄子,你害我妹妹紫陌!你可知罪?”

靠!这个牛鼻子也太无理取闹了吧!

桃小夭不动声色地问:“斋长何出此言?”

只听萧无尘身边的那舔狗孔意迟帮衬道:“你倒装得没事人一样!你将‘赤骥’暗地里做了手脚,害得紫陌学姐从马上摔了下来,险些摔断了腿脚!”

哈哈!原来是那个刁蛮的萧紫陌不幸被我言中,从马上掉下来,臭牛鼻子,没有摔死你妹就该在佛前烧高香了,怎么还上我这来闹事?!

门生们都噤若寒蝉,不敢说话。

萧无尘咄咄逼人的喝问道:“你还有什么话好说?人来,把这个野丫头,还有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贱婢圈进书院蓄水池,让她们尝尝肆意妄为的苦果!”

话音未落,早有一帮如狼似虎的道士抢了出来,在众目睽睽之下,不由分说的将桃小夭和酸菜主仆,架到书院后方的蓄水池,剥光了衣服,双双投入水下。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PS:吨吨吨吨吨改名小女花不弃,上面每天会留一些想说的话,希望你能每天去看一眼就好,那是支撑他坚持活下去的最后一点点动力了。。。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正文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零玖玖】赤骥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