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柒零】御剑

桃小夭垂下眼,抱过小丑狗,叹了口气:“可怜的小家伙,你好值钱呢。”

白清野低低地笑了声:“想不到小夭同学也这么有爱心……”

桃小夭不禁笑了笑:“我是女孩子嘛,自然比你们大男人更爱惜小动物,尤其煮熟的。”

小丑狗耳朵一动,就要挣扎脱离美少女的怀抱。

白清野给狗狗盖好小被子,坐在太师椅上,摆出夫子的架子:“你吓到它了。”

灯下眉目如画,桃小夭眨了眨眼睛:“你这丑宠有名字吗?”

白首相伸出纤长手指摆了摆:“想了几个,都觉着不称心如意,不如你给起一个?”

“起名字什么的,我最擅长啦!”桃小夭歪头沉思片刻,不由得意道:

“就叫周小丽怎么样?”

白清野正用碗盖轻轻拨茶叶沫子,闻言一怔,浅笑道:“你这么调皮,不怕丽姐打死你吗?”

桃小夭噎了下,忧郁地笑道:“那就叫‘坛肉’吧,跟我家酸菜正好配一道东北杀猪菜。”

白清野扬了扬眉梢,眼眸流光溢彩:“这名字倒是好生有趣。”

又跟夫子东扯西拉闲聊了一会儿,桃小夭突然问道:“今天初几?”

白首相漫应一声:“五月初二。”

桃小夭“哈哈”笑道:“再熬两天就放假过节啦,哈哈!”

白清野一哂,提茶壶斟了盏新茶,看似不经意般地道:“放假来我这儿遛狗可好?”

“不了。”桃小夭毫不犹豫地道:“摄政王大叔约了我去他家吃粽子。”

白清野:“……”

两日之后,端午佳节。

按照画华夏民族传统,“天子门”全体师生放假三日,自由活动。

摄政王楚笙歌早早派了车驾,来接桃小夭过府共度端午,小夭欢欢喜喜换了一套常服,和小伙伴们打过招呼,来到书院外。

车帘子一挑,露出楚笙歌那张深邃得不近人情的面庞,桃小夭不禁惊喜望外地道:“大叔也真是的,打发阳秋他们来接也就是了,怎好劳动您老人家大驾?”

伸出宽大的手掌,拉住美少女的小手,摄政王生硬地笑道:“皇嫂听说你要来,还特意托老太傅出面,今晚请了宫廷首席乐师小宋夫子大家过来演奏那曲《楚都行》呢。看看,你的面子有多大。”

顺着男子的牵引,桃小夭乖巧的坐在他身畔:“小宋夫子也要来么?听闻海外有巨贾慕名而来,掷千金求小宋夫子一曲,未料小宋夫子闭门不见,传话称‘此曲只奏于雅士,没来由让这些黄白世俗之物脏了眼睛’,视富贵如浮云,弃金银若粪土,真是个奇女子了。”

一身便服的楚笙歌笑道:“大叔是食米饭、爆粗口的粗人,和宋青梧那等不食人间烟火的才女雅士谈不来,书院里,恐怕只有叶星舞假以时日可与小宋夫子比肩了。”

轿外闹哄哄的乱成一团,街上路人躲躲闪闪,行色匆急,随处可见穿着公服的帝国军人在盘诘抓人,不时有打骂呵斥声传来,桃小夭不由得地蹙眉沉默下来。

楚笙歌见美少女面有疑虑,便冷冷道:“昨天傍晚,李阳秋手下有四个得力的一流斥候被杀,一同遇难的,还有二十多个御林军高阶军官,为此风家兄弟大发雷霆,奏请皇上将九城兵马使以下,九品城防校尉以上,一共五十四人全部斩首,更严令御林军连夜倾巢出动,全城搜捕捉拿燕国奸细。

御林军统领风恋刀那妖孽更放言‘宁可错抓一千,不放走一个’,听‘暗虎’说,昨儿一夜之间,大内侍卫皇城司和御林营就抓了三千多个疑党嫌犯,其中尚有两个是皇室的郡王,十多个朝廷一品大员,帝都南北两座天牢和兵马司的监狱,如今都已人满为患。

现下帝都上至王公大臣,下至市井百姓,无不提心吊胆,人心惶惶……”

桃小夭听着心里有些烦闷,忧心地道:“这要是这样让风家那两个不男不女的娘炮再接着督办下去,说不准会牵连多少无辜呢。”

“放开我!救命啊!我不是燕国奸细!不要抓我啊!我就是个摆摊算命的!”

轿后一个嘶喊声刺耳,桃小夭扭头循声望去,只见街角处,三、四个御林军,正将一个满身酒气算命书生打翻在地,全然不顾他的苦苦哀求,将手里的大戟长矛一下下狠戳,不一刻,那披头散发衣衫褴褛的酒鬼书生,已被打得鲜血淋漓。

桃小夭不忍再看,闭合眼睛。

楚笙歌瞧在眼里,向骑马随扈轿外的那表情阴寒,容貌冷峻的虎卫长屈鹰扬,说了一句:“‘剑齿虎’,过去看看。”

那红包武官屈鹰扬催马来到街角处,向那几名正在行凶的御林军亮了亮手里的虎卫军牌,那些御林军不敢造次,赶紧罢手,行了军礼后落荒而逃。

那一身布衣长衫浆洗得泛白的烂酒鬼爬起来,向桃小夭这边望来,正好与美少女的目光相遇。

楚笙歌不经意的看了他一眼,心中一动,车马继续前行。

天色一分一分地深了起来,金乌西坠,玉兔也渐渐地放起光华。天空从靛蓝到湛青,从湛青到殷红地变了好几次诡丽的颜色。

天边的云彩红通通的一大片,将楚都这座古老城市,映得血红如画,亦真亦幻。

大街小巷的人们,都被天际的赤血红霞吸引着,男女老少指指点点,议论纷纷。几个上了年纪的老婆婆,虔诚的跪在自家门前,向天祷告着什么。

人群中摇摇晃晃醺醉的布衣书生,驻足观天了好久,然后整个人的脸色都变了!

“卿先生,您老看这天上,血红血红的,怪吓人的,是不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生啊?”挑着空挑子的豆腐匠也在穷书生身边停了下来,手搭凉棚仰视者残阳如血。

“血流成河……血流成河啊……”

闹市里,蓬头垢面、破衣褴衫的烂酒鬼书生,突然丢掉手里的竹幡,好似受到了什么惊吓,发疯般狂笑数声,从打满补丁的破旧袍子底,抽出一把三尺木剑来,往半空一抛,腾身而起,发带飘飘,空中御剑飞行,顿时赢得万民仰观满街喝彩!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正文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零柒零】御剑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