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伍叁】圣恙

荣皇后阴沉的脸,轻喝道:“都什么时候了,皇上身子弱,经不起闹腾,还不快侯到一旁去!”

楚笙歌轻轻抚慰了一下美少女的手背,桃小夭停住抽泣,一脸委屈地退到了堂下,不敢作声。

瞪视了小夭一眼,荣德懿向趴在地上的医官们喝问道:“诸位医官大人,你们可是号称当朝最有名气的医术圣手、药典名家,都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这时候你们倒是拿出个对策啊?难不成就看着万岁爷这样病着不成?本宫倒要问问,你们有几颗脑袋够王爷砍的?说话啊,平日里一个比一个能引经据典,如今儿一个个都哑吧了不成??”

几个医官你推我搡,薛御医硬头皮出了列,爬到荣德懿面前,犹犹豫豫道:“皇后娘娘,皇上这次的病无根无由,药石不进,未必就是实病……”

“一派胡言!”摄政王闻言,厉声呵斥道:

“堂堂天朝国手御医,对皇兄的病束手无策,却要迁罪鬼神么?”

积威之下,薛狐悲等医官连称不敢,惶恐欲死。

觑准时机,桃小夭鼓起勇气,站出来怯生生道:“大叔,小夭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楚笙歌眉头乍展,正在气头上的荣德懿不耐烦地一拂袖,喝道:“讲!”

桃小夭鞠个躬,才道:“小夭幼时,老家乡下四平曾有过一位老婆婆,平日里打猪草背柴火身子骨一向健朗,可突然有一天就病倒了,她儿子狗剩请了当地很多名医,都没能看出什么苗头,直到有一天,二牛从他媳妇儿的床底下搜到一个木偶……”

楚笙歌神情猛震,沉声道:“你是说巫蛊邪术?”

桃小夭伏地不起,连声道:“小夭妄言,请王爷恕罪。”

荣德懿好像想到了什么,凤眉稍动,转头问一旁风度翩翩的浊世公子:“首相大人,您师从布衣先生,见多识广,可曾听过这类的怪诞事情?”

“回禀娘娘,巫蛊之术,微臣多有耳闻。”白清野洒然礼道:

“来书院这半月余,皇上龙体尚算康健,今突发奇病,毫无征兆可寻,确实事有蹊跷……”

“王妃和首相大人说的对啊!”

“下官也认为是巫蛊作祟……”

薛狐悲那群庸医,正愁没有籍口开脱责任,这时候也纷纷附和。

摄政王凝眉道:“皇嫂,臣弟以为,巫蛊之论,兹事体大,又无真凭实据,仅凭我家小夭一句空穴来风,不好轻下定论。”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楚重锦劈手将小妹子楚寒烟端到唇边的汤匙打落在地,阴沉着脸怒喝道:

“连夜搜检书院!”

荣德懿躬身应是,将摄政王拉到一旁,二人密议了片刻,又将小陀螺唤了过去,交换了意见,随后三人告罪而出,从风恋刀的御林军旗下抽调了六十名束金腰带的御林卫,又从“剑齿虎”的虎卫军里调集了三十名一品虎贲,连夜分队展开搜检行动。

小陀螺公公负责搜查诸师长和教职员工宿舍区,从副山长叶清川宿舍开始;摄政王担当男生寝区的盘查,自帝长子邕王楚德音房间搜起;德懿皇后肩负女生住所的检校,以长公主楚寒烟的铺位当先。

三路搜检人马各执御令,同时动手,气势汹汹,皇亲国戚,帝子公主无有敢违旨阻挠者。

一时之间,“天子门”鸡飞狗跳,人心惶惶。

黄昏时分,德懿皇后那队传来消息,从萧紫陌的梳妆台粉盒里搜出了一个眉目酷似皇上模样、扎满银针的布偶,上面还贴着楚重锦的生辰八字。

重锦龙颜大怒,传旨以谋逆弑君、犯上作乱罪,削去萧紫陌天子门生学藉,由皇后娘娘遣送回宫,交其义母韩太后严加管束,终生永不得入“天子门”。

消息传开来,国师萧无尘带着弟子们跪在重锦皇上榻前苦苦哀求,却未动摇圣意分毫。

自古以来,皇室宫廷中对巫术蛊毒这类事就极为忌讳,更何况萧紫陌身为皇亲竟敢搞巫术谋害当朝圣上,任谁也保不了她。甚至可以说,她能保住一条小命,已是皇上看在她是太后义女的份儿上大发仁慈格外开恩了。

太后义女众星捧月般的宠爱尊贵消失殆尽,萧紫陌一遍一遍哭喊着“冤枉”,却是无人理睬。

冷眼旁观,桃小夭恍惚想起书院这个趾高气扬的天之骄女,笑得飞扬跋扈,多少人在她面前阿谀奉承,献媚逢迎;而今,一朝获罪,跌落卑微尘埃,万人唾弃。

仿佛真得印证那个巫蛊一样,自从把那布偶销毁后,楚重锦的龙体竟果真一日日好起来。

萧紫陌身边等一大批书僮丫鬟,获罪的获罪,遣散的遣散,而酸菜的身影,却又温情款款地出现在了桃小夭身畔。

是的,酸菜并没有背叛经常叫错自己名字的小姐,她是奉了小夭的指使,用“苦肉计”假装投诚、查处内鬼,而后用巫蛊布偶栽赃设计了萧紫陌。

只是桃小夭万万没想到,此次她行险用一国之君的性命做赌局,拔掉萧紫陌这个害人精,为将来惹出滔天大罪埋下了祸根。

芒果台宫斗剧看得滚瓜烂熟倒背如流,桃小夭对这种套路再熟悉不过。

接下来,桃小夭随便寻了个借口,怂恿宿长李阳秋将英英逐出女寝,打发到杂役房杵衣浣纱。

没有人敢问“暗虎”原因,大家都心知肚明。

“小陀螺大公公和薛医官那里都安排好了吗?”桃小夭悠闲地靠躺在卧榻上,把玩着耳畔的一缕青丝。

自己玩得这手“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瞒得过大众,未必瞒得过手眼通天的总管大太监小陀螺和医药大家薛狐悲,有些钱是一定要花的。

酸菜抿着丹唇,幽幽地“嗯”了一声。

桃小夭将女孩儿拉入怀里,愧疚地道:“那天打了你,你怪我么?可是若不那样做的话,萧紫陌那臭婊子就不可能相信你,我也不想做恶人的,好在都过去了,以后没人会再欺负我们姐妹了,面条。”

“面条”默默无语,转过头时,早已泪流满面。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正文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零伍叁】圣恙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