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叁叁】射场

下午,桃小夭心神不宁的出现在冷女夫子的射科颗上,一中午都没大叔的消息,心里慌慌的。

拉着白清浅到了射场的时候,距离上课时间还有一刻钟。春困秋乏,大多数的门生还都沉浸在午睡的梦乡里,只有楚德纯、陈渥丹等六、七个门生到位。这使得射科夫子冷湄本就略嫌狭长的脸孔,显得愈加不短。

“夫子中午好。”桃小夭心不在焉地敬了个礼。

按照序列,这“胭脂虎”冷湄供职禁卫军副统领,以前还算是小夭父亲桃令仪的下属,所以对桃小夭还有点香火情分,脸色稍缓,嗓门粗糙地道:“上午忙王爷的事儿,没去给你父亲送行,待大统领凯旋回来你替我给你老爹陪个不是。”

“王爷没事吧?”桃小夭借机问道。

“被暂时解除了兵权禁足在书院,不过性命无虞,边关狼烟滚滚,帝国将士正在用命,皇上还不敢拿王爷怎么样。”冷湄叹了口气:

“上一局王爷找借口刑杀了白邦援、邢自我等几条皇后走狗,荣德懿马上还击,这个女人果然厉害,为了设局,拼着自己硬捱‘刺客’一剑,听薛狐悲说,剑创离心脏只有两公分,呵呵,是个狼人。”

桃小妖暗暗舒了口气。

果然是阴谋诡计!

在这场危局里,谁是棋手?谁是弃子?

谁是当头炮?谁又是过河卒?

摄政王大叔是被要吃掉的那个?还是他在设计吃掉别人?

又是谁在幕后操控?谁在隔岸观火?

谁在推波助澜?谁在落井下石?

我呢?天子门生呢?我们能在这场浩劫中存活下来吗??

烈日炎炎,上课的时间已经过了半刻钟,空荡荡的射场上,还只有小猫十来只,冷湄的脸色愈加的难看。

白清浅舔舔干裂的唇:“看冷女夫子也蛮温柔的,不像传说里的那样暴躁啊。”

桃小夭摇摇头:“当兵的有几个好脾气,我是参加过长春大学军训的,以我的经验,过一会儿这位冰山大姐就该发飙了……”

又过了大约一刻钟,迟到的门生们才睡眼惺忪衣冠不整陆陆续续来到了射场,其中几个家伙还打着哈欠抻着懒腰完全没睡醒的样子。

等门生都到齐了,冷湄冷硬着一张大长脸开口道:“所有迟到的门生,都背起十斤沙包绕场跑十圈,立刻!马上!!”

那帮菜鸟面面相觑,好似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

容骏惠心里琢磨着,好歹夫子是个女人,应当是刀子嘴豆腐心,便抱着试试看的态度举手:“夫子,我们也没晚来多长时间,念在初犯,这次您就既往不咎了吧,自罚三杯,下不为例好不好……”

重重叹口气,桃小夭不忍直视地转过脸:“2B最大的属性,揍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就见“胭脂虎”面色陡然大变,满脸胸戾,探手抓住荣国舅胸衣,一下子将他提起悬空,嘴里破口大骂:“太阳令堂!你是夫子、还是我是夫子?有胆你再犟一次嘴!信不信我弄死你!”

没见过这样翻脸比翻书还快的女人,荣骏惠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声音跟身体同节奏地哆嗦道:“大、大姐你有话先放下我好好说,我恐高……”

“啪叽!”

冷湄手一松,荣国舅猝不及防地摔落沙地上,还没等爬起来,一只军靴已然踏住了他的胸腔。

“现在睡醒了没?”冷湄一只脚碾压着荣骏惠胸口,狠狠发问。

荣国舅疼得龇牙咧嘴,连声告饶:“我错了我错了大姐,男女有别,跑圈就跑圈,你这袭胸这就有点过分啦。”

这货改不了贫嘴的臭毛病,刚想挣扎起来,冷湄反手一巴掌,又把他抡翻在地:“管谁叫大姐呀!瞧你那一脸褶子,你还管我叫大姐呐?”

荣骏惠鼻涕一把泪一把,厚嘴唇直抖:“我这不是尊称吗,那依你那意思我管你叫表妹呀?”

“你耍呐?耍大刀呐?!” 冷湄上前一把薅住荣国舅脖领,瞪眼珠子咬牙切齿道:

“以后想要在‘天子门’有好日子过,找机会滚回去劝劝你老姐荣皇后,别太作,惹到了王爷,对大家都没好处。”

“好的,夫子。”荣国舅眼眶红红的,哽咽着归队。

迟到的门生们,有的干咽了下口水,有的张大了嘴巴,射场顿时安静下来。

桃小夭向白清浅头去一个庆幸的眼神,心道,比起这“胭脂虎”,我们学校那些教官兵哥哥简直是温柔的小天使好叭?

“不客气的说,你们在夫子眼里,就是一群猪猡!垃圾!废物!每天就知道吃喝玩乐惹是生非!你们父兄祖宗的脸面,都被你们给丢尽了!!”冷湄声音分贝陡然拔高:

“迟到的小王八蛋每人负重跑三十圈!少跑一圈就活剥了你们的皮!!”

队列里荣骏惠记吃不记打地嘀咕了一句:“不是十圈吗……”

国舅爷声音极低,却逃不过军中斥候出身的冷湄耳朵,雌老虎猛一抬大长腿,就把多嘴多舌的荣骏惠踢飞十多米远。

桃小夭捂脸:“这孩纸四不四傻?”

荣国舅半天没爬起来,捂肚子哭告:“您别可一个人祸害啊,我一个十八线的反派活得容易嘛!”

转过脸望着桃小夭这十几个早来的门生,冷湄面色缓和了稍许:“小夭,你们几个守时懂规矩,只跑五圈就可以,负重就免了。”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岂曰无衣?与子同泽。”迎着荣骏惠等一干人恼怒怨恨的仇视,桃小夭梗着脖子大声回答:

“夫子,我们是一个团队,是一个T,当福祸同依,奖罚同担!我桃小夭要求与受罚同学同领负重跑三十圈!”

“算我一个!”陈渥丹热血沸腾,中二之魂熊熊燃烧:

“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楚德纯、白清浅,楚寒烟等,齐齐站到了受罚门生行列,与众多门生一起激昂高歌:“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有团队精神,很好!”冷湄冷冷一笑:

“再加跑五十圈!!!”

众门生:“……”

下一瞬,无数个沙包向桃小夭砸了过来……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正文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零叁叁】射场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