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叁肆】重锦

深宫,大内。

重锦皇帝对着铜镜里满头银丝久久出神,这让身后拿着剃子的小陀螺很是为难。

“能不能换个发型?每次总剃光头,和妃子们行床之前都想念一段《金刚经》……”重锦皇帝龙脸上写满了忧桑。

“全秃变斑秃吗?”小陀螺问。

重锦皇上叹口气,没说话,任由缕缕白发如雪下。

父皇楚天阔一生戎马打下这大楚帝国万里山河,到了他这资质平庸的一辈,虽然未能开疆扩土,但幸在有个文武双全的牛掰弟弟楚笙歌为他独当一面,再加上死鬼老爹给他留下的一群老臣子还算尽心竭力在岗位上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坐了十八年皇位,帝国还没出什么大纰漏。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第三代呢?

邕王德音?白痴一个!

太子德纯??白痴的二次方!!

都不是当皇帝的材料啊!

咋就一茬比一茬废柴了呢??

理完发,上了年纪的重锦皇帝,没来由地又叹了口气。最近自己的健忘症越来越厉害了,病倒极致的时候,他连身边的人叫什么都记不清楚了。

不过这并难不倒我们机智的重锦皇上,反正全书我最大,男的叫爱卿,女的叫爱妃,这总不会错吧!

病友皇帝颇为自己智商感到沾沾自喜,不愧为站在大楚帝国巅峰的男淫,御医们束手无策的医学难题,到自己手里轻松地迎刃而解。

直到前天去佛堂给韩太后请安,想了半天也没想起来这个不怒而威的贵妇是谁,最后喊了声“爱妃”,差点没被他妈一通木鱼棒槌打出来。

“皇上,夜已深沉,您今晚去哪位娘娘宫里休息?”

身侧侍立着两个美少年,一般无二的金冠红袍,妖魅艳丽。看模样是双胞胎无疑,所不同的是,一个表情羞涩,一个神态阴郁,虽然比不上“帝国第一美男子白清野”那般美绝人伦,但也都是万里挑一的妖孽。

问话的风化羽,是那个一双水汪汪桃花眼、大姑娘也似的小伙子,把软绵绵的身体,紧紧靠在重锦皇帝身上,脸上还带着欲语还休的羞涩红晕。

顺手拿起龙案上一份奏章,重锦皇上没给出任何的反应。

小陀螺鼻尖见了汗,自从风化羽、风恋刀这对妖孽进宫之后,皇上便好久没临幸过后宫嫔妃了,哪怕是偶尔去德懿皇后那儿睡觉,也纯粹只是睡觉。

帝国已经放开三胎政策,明显邕王和太子这两个都废了,再不抓紧时时间重练一个小号,百年之后,这大楚帝国又要交托给谁啊?

就为了这事,太后韩雪莲睡不安寝食不下咽,愁得每天只能吃半只烤乳猪了。

难道外界传说皇上有龙阳之好,果真跟风家哥俩有三腿?

想到这里,小骆驼菊花就是一紧。

“你……”重锦皇上纤长手指缓缓指了指风恋刀,欲言又止。

阴郁美少年习以为常的一躬身:“微臣风恋刀。”

“昨儿的刺客调查清楚没?”从闪烁惊恐的目色里可以看出,重锦皇上对昨天那如“天外飞仙”的一剑,惊悸犹存。

“回禀皇上。”风恋刀毕恭毕敬道:

“此人自称前朝大骊公主白须鲸,一口咬定是受雇摄政王行刺,未辨真伪。”

重锦皇上不紧不慢盯了风化羽一眼:“摄政王情绪可否稳定?”

腼腆害躁的风化羽,娇滴滴、怯生生地道:“廷讯之后,王爷回到‘天子门’,就将自己一个人关在匠室里,不见任何人。”

掩着艳薄而弯弧的丽唇,重锦皇上窃笑道:“你们相信朕的兄弟会害我吗?”

哥哥风化羽垂下了头,显得更加腼腆羞怯。

弟弟风恋刀抬起了头,显得更加阴沉忧郁。

重锦皇上笑了:“最近朕在宫里呆得有点闷,打算微服出宫溜达溜达。”

风化羽也附和着羞涩笑道:“好。”

风恋刀眯着眼,笑如豺狼接道:“太好了。”

很显然,两个美少年都十分驯服、顺从主子的意思和意愿,恐怕主子就是说地上的一坨屎好香,他们都会奋不顾身的抢过去啃几口还要交口称赞美味绝伦。

“我说小罗罗啊……”重锦愉快的笑着,但眉心却突然闪过一抹赤红:

“听说摄政王的那位落跑王妃桃小夭…也在‘天子门’和太子他们一起读书……”

小陀螺梗了梗:“奴才小陀螺。”

重锦皇上点点头,嘴角勾起一个淡淡弧度:“朕还听说这丫头还挑头带着长公主和太子逃课去吃烧烤……”

小陀螺默了默,伺候主子十几年的经验告诉他,这个桃小夭快要倒霉了。

沉默片刻,重锦皇上道:“收拾一下,朕要到‘天子门’视察工作。”

小陀螺噎了噎:“不好吧?皇上。”

重锦皇上点了点头:“大伯子偷看弟媳妇,缺失有点于礼不合。”

小陀螺:“……”

“这不是重点好吗?”小陀螺吸了吸:

“最近京师‘白衣社’凶徒闹得厉害,燕国‘燕子楼’的暗碟也时有出没,皇上出宫万一再有个闪失,太后会打死奴才的;再说,国不可一日无君,您离了朝,军政大事谁来处理啊?”

“小螺丝所言也不无道理。”听了小陀螺的逆耳忠言,重锦皇上又点点头。

小陀螺喜出望外:“皇上您终于回心转意啦?”

“并没有,便留下小羽替朕打理朝务,小刀随行护驾。”重锦皇上饶有兴趣地道:

“朕倒要会一会这个带坏太子的桃小夭,是个怎样的奇葩妹子?”

沉默了半晌,小陀螺嗫了嗫:“皇后娘娘舍身为皇上挡刀,至今养伤卧床,您不打算去慰问一下,还有心情去看兄弟媳妇……”

朝后仰了仰身,重锦皇上轻轻靠在龙椅背上:“你的主子姓楚、还是姓荣?”

小陀螺干涩嘴唇抿了抿:“奴才该死。”

“我想起来了。”重锦皇上忽然笃定地道:“你的名字叫小鸵鸟。”

沉默了半晌,小陀螺跪地长号:“皇上,奴才小陀螺啊——”

声音寂寞如雪。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正文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零叁肆】重锦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