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叁伍】假面

御科夫子陈昂驹来头颇大,战功彪炳,三十几岁的年纪,就以煊赫军功成为皇朝历史上最年轻、也是最出色的掌兵太尉,位列内阁三公之一,手握天下兵权。

排在队列后方,个子小小的桃小夭,踮着脚偷偷瞧着陈渥丹的这位大哥,只见他并不如传说中那般青面獠牙三头六臂,相反的,他身形十分削瘦,站在石台上,煞气凌厉得让周遭的空气,极快冷冻结成了冰。

他腰畔挎着一把将军佩刀,没有任何装饰。

所有门生看不到陈夫子的脸,因为他面上戴了张油彩斑斓的面具。

那是一种特别威武狞狰的青铜面具,陈昂驹整个人沉默中有着凌厉无匹的锐气,就如同一尊无敌于疆场的战神,很有着一股豪迈气,像一场传奇的刀梦。

对于这位帝国第一战神,桃小夭事先是做过功课的。

综合各种小道八卦消息,陈昂驹性胆勇,善斗战,精骑射,马术无对,而貌若妇人,相柔心壮,音容兼美,体身白哲而美风姿,颜色无威,遂每入阵即着面具,着假面以对敌,每战必披头散发,戴铜面具,冲锋陷阵,乃百战百胜,数立奇功。

人称“假面将军”,出身寒门,十五岁击杀欺负幼弟渥丹的乡中恶霸,逮罪入京,窜名赤籍,开始了他传奇的军旅生涯。

重锦初年,辽东大都督尤勐川反叛,朝廷下诏择勇士戍边,任命陈昂驹为裨将,追随刘澄泓平乱。

行军打仗时陈昂驹皆亲为先锋,平叛前后六年,大小三百战,罕有败绩,身上中箭创、刀伤多达百余处。

风雪夜攻陷叛军大本营,收复“苍璧城”,屠杀叛将数十人,收缴帐篷数千只,焚烧粮食数万石,俘虏击溃叛军十万之众。

苍璧一战,陈昂驹受伤极重,但听说接应苍璧的燕国军队到了,便又挺身飞速赶往厮杀,帝国军将们因此也争先恐后,奋力拼搏,燕军均望风披靡,没人敢挡。

老将耿存志任辽东副都督时,陈昂驹以郡守身份求见,与老将军纵论兵法韬略三日三夜,受到欣赏重用,被推荐给当时以旭日东升之势迅速崛起、求贤若渴搜罗四海人才的楚笙歌。

一见面,楚笙歌就认定陈昂驹是个军事奇才,留在麾下,厚礼相待。

叛乱平息后,陈昂驹赋闲,终日飞马山中狩猎,日益嬉戏。楚笙歌将他唤来,教他研读古今兵法大家著作,陈昂驹至此改变志趣,发奋苦读兵书,更加知名,官职随之飞速上升,三十五岁,积功升任太尉,军中鏖战二十载,一朝显贵天下知。

淬厉刀锋也似的眼光扫视风中列队的门生,陈昂驹道:“所谓御术,便是驾驭战马和驾驶马车的技术。

古时作战,多以战车为主。

鸣和鸾,谓行车时和鸾之声相应;逐水车,随曲岸疾驰而不坠水;过君表,经过天子的表位有礼仪;舞交衢,过通道而驱驰自如;逐禽左;行猎时追逐禽兽从左面射获。

而今与时俱进,帝国军队,主要以骑兵为主体,是以,夫子的御科,也相应教导大家骑术为重。

想要成为一个优秀的骑手,前题必须有良好的体魄。

不是随便拉出一个阿猫阿狗就能上马驭骑的,正式教学之前,夫子要先摸摸底,通过几个小游戏,测试一下大家的体能如何?”

这操场足够大,周长三百米左右,地面沙土夯实,男女门生们今天都换上了骑装,短褐皮靴,至少表面看上去精神抖擞。

“夫子先把丑话说在前头,做我的门生,就得把你们从家里带来的臭毛病都收起来!”溜了一眼站在前排那些柔柔弱弱如花似玉的小萝莉们,陈昂驹嘴巴一咧:

“我的字典里从来没有‘惜香怜玉’四个字,不管你们家族长辈是一品大员、还是封疆大吏,在我陈昂驹眼里,你们都是一群小菜鸟!听清楚没有?!”

门生们有气无力的回答:“听清楚了。”

陈昂驹厉声喝问:“都没吃早饭吗?大点声回答我!”

“听清楚了!”男孩女孩们嗓子尖声齐喊。

“现在你们分成两组站队,从我站的位置为中轴线,左右各为一组,动作要快!”陈昂驹追了一句。

队列一顿混乱,人头乱窜,好半天才分为两对站明白。

陈昂驹不是太满意地问道:“你们都会什么游戏?”

白清浅等几个小萝莉连忙齐齐摇头:“不会不会,夫子我们啥都不会。”

中间夹着桃小夭一句:“我会吃鸡!”

陈昂驹瞪了一眼,桃小夭下吧一缩,小碎步挪到了小胖子身后。

叶星舞举手:“门生会踢毽子。”

楚寒烟不甘示弱:“门生能荡秋千。”

楚德纯跟着举起小胖爪:“门生会丢沙包。”

“这个可以有。”陈昂驹假面后似乎有了笑意:

“丢沙包可以训练一个人的目力、耳力、腕力、腰力、腿力、预判力、反应力,这些都是一个骑士的最基本要求。哪位门生在这场丢沙包游戏里表现优异,就来做射科的课长。”

大家听了,都有了雀跃之心。

这些官宦子女,被长辈千方百计送进“天子门”,哪一个不是背负着家族所赋予的重要使命?只有在书院里勇争上游出人头地,才可能脱颖而出光耀门楣。

“游戏规则很简单,甲乙两对,猜丁壳决定谁攻谁守,攻方立于赛场两端,以沙包丢袭对方;守方立于赛场中间,躲闪或者接捞沙包。攻方所丢沙包被守方抓住,投掷者出局,直至剩余一人无法完成攻击任务,则判守方取胜;守方中者即退场,直至最后一人中招,即为攻方胜利。”

陈昂驹宣布完规则,甲方太子队楚德纯为代表,乙方邕王队楚德音为代表,石头剪刀布猜丁壳,三局两胜,结果楚德音嬴了,小胖子在小伙伴们的鄙夷声里,灰溜溜归队。

邕王队在萧紫陌的分拨下,分成两伙去赛场两端,看着场地中央楚德纯、桃小夭一群待宰小羔羊,笑呵呵站定。

陈昂驹三角小旗一挥:“比赛开始!”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正文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零叁伍】假面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