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肆贰】内鬼

内鬼是谁?

事情很明显,《春宫图》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在自己的箱笼里,桃小夭断定自己身边有人被萧紫陌兄妹收买了。

能有时间出入女寝并有机会接近自己箱笼的,数来数去也就那十数个人。

只有时机接近自己和箱笼的她们,才可以栽赃嫁祸自己。

是不苟言笑的楚寒烟?还是迷迷糊糊的白清浅?是深藏不露的叶星舞?或亦是阿谀奉承的孔意迟?还是……

桃小夭不知道,她半点头绪也没有。

酸菜说小夭至今为止书院里唯一可以信任的人,如果酸菜也背叛她,她真的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自己还可以相信谁了。

嗯……

有办法了!

晚饭后,楚德纯、白清浅等几个小伙伴、以及一些比较有交情的门生,陆续结伴拎着水果来探望桃小夭,各家主子的书僮丫鬟门外挨挨挤挤也来了不少。

瞅准机会,酸菜一个“失手”,将一杯香茗洒在了小姐衣裙上:“哎呀,小姐,没烫着您吧?”

“呵呵,替本小姐挨了罚,心里很不爽是吧?”桃小夭仔仔细细的打量着在场的每一个人:

“你听好了,今儿个本小姐把丑话说在前面,我已经得罪了萧紫陌,她是什么人,你们心里应该比我还清楚,当今国师的的亲妹妹,韩太后的义女,就是皇上也要礼让她三分,我将来的日子会很不好过。话说回来,我只是个无依无靠的待罪之人,拿什么和太后的干女儿斗呢?你们跟我做朋友极有可能会受到牵连,会受很多的苦,甚至会搭上性命。你们认识小夭也有一段时日了,朋友一场,我也不想连累你们,是分是留,你们自己拿个主意吧!”

说到最后,桃小夭声泪俱下,自然而然做出了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嘿嘿,我自己都越来越佩服寄几个的演技了。

门生们听完桃小夭一番话,纷纷交头接耳地窃窃私语起来。

等待了很久,才有一个长得异常漂亮,酥胸玉臂半露,性感迷人,绮年玉貌的美女,扭扭捏捏地站出来,装作可怜兮兮地道:“意迟才想起来夫子留的课业还没完成,小夭你好生养伤,我先走一步哈。”

这帝国首富千金孔意迟,生得眉如弯月,眼似秋水,容貌皮肤均美得异乎寻常,足可与楚寒烟、叶星舞那个级数的美女相媲毫不逊色。特别诱人是她那玲珑饱满的身段曲线,更让人不禁血脉偾张。

脸上带着笑意,桃小夭和颜悦色的道:“孔学姐,不要紧的,人各有志,我不会怨你的,您出门左拐,慢走不送,小夭日后若侥幸不死,毕业后一定请您吃八菜一汤。”

有人带头,马上有人纷纷效仿,起身告离,口中还虚情假意的说了些“情非得已”“迫于无奈”之类的鬼话。

到了最后,酸菜也默默地走了出来。

桃小夭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极力控制自己的怒气,颤声问道:“酸菜,你也要离开我么?”

学渣组成员,也大眼瞪小眼地看向酸菜。

众人眼里,酸菜生就一副俏容貌,好身材,桃小夭对她甚是依重,姐妹一般推心置腹,少不得给她出人头地的机会,平时吃穿用度与小姐也是丝毫不差的,将来成年大统领做主给找个好归宿,寻个禁军军官或者阁部胥吏嫁了,虽然不敢说人前显贵,但也可一辈子衣食无忧,属于让寻常百姓高看一眼、随便欺负不得的贵人了。

所有人的目光,仿佛都在询问一个问题:“酸菜,丫的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酸菜跪地不敢抬头,小声回答道:“婢子自跟小姐进书院以来,受够了凌辱折磨,那不是婢子所想要的;方才小姐不是也说了,人各有志,就算酸菜有负老爷临行前所托了吧。”

此刻,桃小夭反倒被酸菜这丫头的恬不知耻激得平静下来,她冷冰冰命令道:“抬起你的狗头,看着我。”

酸菜抬起头看着小姐,一脸的平静,丝毫不见一丁点的愧疚神情。

桃小夭冷笑数声,咬牙道:“好,人各有志,酸菜,你要走,姑娘不强留。但是,你欠我的,今天你统统要归还——”

“是,婢子对不住小姐……”

酸菜话未说完,只听见“啪”的一声清脆响声,桃小夭猛地一挥掌,打在了她如花似玉的脸上。

捂着脸,酸菜饱受羞辱的地望着小姐,滚圆的眼泪在眼圈打着转,眼见便欲夺眶而出。

“不准哭!”桃小夭暴喝道:

“既然选择了离开,你就没资格在姑娘面前哭!”

听了小姐的话,酸菜抽泣几下,硬生生地把眼泪咽了回去。

桃小夭开始一一打量着还剩下来的楚德纯、白清浅、陈渥丹和楚寒烟,开口问道:“你们还有谁要和我断绝关系?请早!”

陈渥丹首先表态:“太后干闺女多个球,小爷不惧她。”

白白胖胖的楚德纯态度坚定地表态:“闺蜜有难,责无旁贷。”

白清浅不屑的啐了酸菜一口:“好姐妹,不解释,我挺你!”

目带狐疑地瞄了小夭一眼,楚寒烟才坦然答道:“有我在,萧紫陌翻不出天去。”

桃小夭欣慰满意地点了点头:“小夭总算没看错你们。”

酸菜平静的伸衣袖拭去白清浅吐在脸上的唾沫,一言不发。

桃小夭抓起茶杯,将茶水狠狠地泼到酸菜脸上,愤怒鄙夷的喝骂道:“滚啊——”

“小姐您多保重,婢子走了。”默默地鞠了一躬,酸菜诚惶诚恐地退下,自奔前程去了。

刚一出门口,就见柳眉杏眼,身段丰腴的萧紫陌走了过来,手里铜箫一招:“酸菜,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仕,桃小夭那贱人不要你,你跟着我好了。”

刚刚还心事重重的酸菜,马上换了一副笑脸,讨好道:“萧小姐不嫌弃酸菜,是婢子的福分,婢子一定好好侍候姑娘您。”

“叛徒!”围观人群里的孔意迟忿忿地嘀咕了一句。

声音虽轻,酸菜却听得真切。

酸菜笑着走过去,手一扬,竟毫无预兆的给了孔大小姐一个响亮耳光。

孔意迟捂着脸吃惊道:“你打我?”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正文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零肆贰】内鬼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