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零肆】桂花

桃小夭现在,只想去见见那个中了毒箭,一墙之隔的病友皇上楚重锦。

还记得,那日龙舟上皇族老幼齐聚一堂,小夭依偎在平日严厉的摄政王怀里,病友皇上抬起头看她,她向他笑笑,也许就是那一眼,险些让少女的整座城池陷落。

再次见到病友的时候,已经是的桂花遍地开的缤纷八月。

“青鸾殿”今年的桂花开得格外旺盛。

见楚重锦之前,桃小夭精心得地打扮了一番,穿着一袭桃花长裙,头梳双角髻,看上去纯真而妩媚。

远远地,桃小夭就看见楚重锦在一位身材火辣的红衣美人的携扶下,在桂花林信步漫行。

那个陪在病友皇上身畔的美少妇,一袭火红色的长裙,裹着凹凸有致的娇躯,高挑的身材下,最引人注目的是那笔直匀称一双修长美腿,她容光艳丽,正温情款款低声和楚重锦聊着什么开心的话题;病友静静听着,微微笑着,目光里里满满的柔情蜜意。

在那一瞬间,桃小夭的眼睛,似乎被那女子火红的衣衫刺痛了一下。

嗯,小夭承认,她的心儿,也狠狠疼了一下。

德懿皇后居然那么美,美的那么风情万种。

荣德懿这种成熟优雅的美人,或许才配得上楚重锦这样的九五之尊吧。

呵呵,我桃小夭只是一个孩子,还没成年的小孩子。

她知道荣德懿,次相荣暄和的女儿,背景深厚,温良贤淑,对皇上体贴入微,很得太后韩雪莲的欢喜,朝野交口称赞是皇上不可多得的贤内助。

楚重锦不经意抬起头,终于远远瞥见了那一抹粉色的身影,迎面行来;小夭今天穿着和桃花一样淡粉的衣裳,冰肌雪骨,秋水湛湛,天真浪漫,光彩照人。

落英纷纷,漫天桂花里,仿若是小小花仙子坠入人间,竟把他看得有些痴了。

荣德懿轻轻地咳了一声,低声道:“万岁爷——”

楚重锦回过神来,不自然地向她笑了笑,道:“咱们这位弟妹可是越来越招人喜欢了,难怪德纯、德音能在书院耐得住性子……”

盈盈走到近前,桃小夭行了万福,笑吟吟地道:“小夭问皇上好,见过皇后娘娘。”

荣德懿落落大方地点了下头,眸子里有了复杂的颜色。

楚重锦微带责备口气道:“你不在书院好生养病,怎么又四下乱跑呢?”

桃小夭张着两臂在飞花落英里转了两圈,笑嘻嘻的道:“病友,我都好了。听小胖讲,您遇刺受了伤,在这里休养,人家可是特意来看望病友的。”

楚重锦宠溺地捏捏少女粉红的脸蛋,笑着柔声道:“你呀,这张小嘴真甜,怪不得就连母后眼前那个目高于顶的御妹寒烟长公主也吃了极大的醋呢。”

桃小夭故作娇憨调皮的向楚重锦吐吐舌头,交到他宽大手掌上一件小物事:“病友,这个香囊是小夭昨晚连夜亲手缝制的,里面是上好的龙涎香料,有提神醒脑的功效;小夭是个笨丫头,做工粗糙的很,病友不要嫌弃才好。”

楚重锦把玩着手里的香囊,满心欢喜地道:“哪有?小夭心灵手巧,这物件精致好看得紧呢。”

荣德懿微笑道:“弟妹还真是有心了,万岁爷见过那么多奇珍异宝,可也未曾像今天这么开心过呢。”

嘻嘻,本姑娘听的出来,这位大美人在吃我这个小孩子的醋了。或许她永远想不到,若干年后,就是我这个小孩子,把她逼疯了罢!

楚重锦掩饰道:“皇后,总是小夭一番心意嘛。”

他想了想,探手怀里摸出一个乌黑色的犀牛小号角,笑着说:“朕也没什么好送你的,这个小玩意跟了朕征战沙场很多年了,说不定你们小孩子会喜欢,就送你玩耍吧。”

美少女开心的接过号角,好奇地吹了几声,号角声呜咽有力,远远传了开去。

附近负责警戒的几名满脸刀疤纵横交错的皇家御林金甲武士,闻声之下,手按刀柄,正向这边看过来,他们看上去和皇宫里的带刀侍卫感觉很不一样,身上兀自带着才从战场上下来的硝烟和杀气。

楚重锦向他的这些忠心耿耿、一起出生入死的亲卫摆摆手,示意无事。

“谢谢病友哥哥!”桃小夭活蹦乱跳地挽着楚重锦胳膊,小鸟般叽叽喳喳地问道:

“那以后小夭要是遇到了危险和坏人,就吹着这个小号角,老哥你就来救我好不好?”

楚重锦刮了刮美少女的鼻尖,由着她的性子笑道:“好。朕答应你,以后只要你吹响这个号角,朕就会出现在你的面前。”

桃小夭开心的又笑又跳,德懿皇后脸上隐约有不愉之色,便听侍立一侧的黑甲军官风恋刀声音冷峻的禀道:“皇上,太尉来了。”

桃小夭转头,便看到陈昂驹穿着便装常服走了过来,深躬一礼:“参见皇上、皇后。”

楚重锦微笑道:“太尉,不在朝上,不必拘礼。”

荣德懿回礼道:“太尉进宫可是有事?”

“回娘娘,臣听闻皇上在此间养伤,特来探视。”这位陈太尉说话声中气十足,面具下看不清任何表情。

荣德懿不误讨好地淡笑道:“同样是臣子,那些大人们不是酒池肉林、就是依红偎翠,也不见来看看皇上,倒是让太尉大人费心了。”

少言寡语的陈昂驹沉默半晌,没答上话来。

楚重锦微责道:“诸部臣工各司其职,事务繁忙,自然抽不开身来,皇后何须说这些闲话。”

荣德懿忙礼道:“皇上教训得是。”

桃小夭甜甜笑道:“病友,陈夫子想必是要有重要事情要跟您汇报,小夭就先告退啦!”

楚重锦微怔了怔,便道:“小夭,时间也不早了,乖乖回书院休息吧,听朕话哈。过些时日中秋节,朕接你到宫里吃月饼玩耍几日。”

“阿嚏……”

远在书院山长办公室正认真批阅军报的摄政王楚笙歌,揉了揉鼻子,仰天打了个无敌响的大喷嚏!

怎么感觉有人抄洛阳铲来挖墙脚呢……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PS:昨晚大半夜疼抽了,住院中,急性肠胃炎和脑供血不足,错别字来不及改,书友们多担待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正文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壹零肆】桂花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