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贰】摄政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二月二,龙抬头。

今天是大楚皇朝第一权贵摄政王楚笙歌大婚之喜。

早在半个月前,大婚的主角楚笙歌就将辽东前线军务交代给副手刘澄泓,带着他的左膀右臂智囊李阳秋和悍将燕长缨,奉旨回京成亲。

张灯结彩、修缮一新的摄政王王府,这天从早到晚,宾客如云,络绎不绝。诸多皇亲国戚、阁部大员,以及京畿驻军将领,都纷纷携重礼登门道喜。

楚笙歌生于皇室贵胄,自幼锦衣玉食,出入仆从如云,连延数里,尊贵独享。

时有燕国铁骑寇边,中原万民惶恐,王座震动,楚笙歌以弱冠之年,披甲从戎,慧眼识才,拔李阳秋、燕长缨、冷湄、屈鹰扬、殷破等少年俊彦于军旅,聚流亡死士十万余,驰骋沙场征战辽东,秣马厉兵,九战九捷,血洒塞外威名远扬。

皇兄重锦帝病弱,外戚专权,朝纲不振,年方而立的楚笙歌,临危受命摄政,辅佐太子德纯监国,翻云覆雨,生杀予夺只手遮天,一怒则已,一怒天下流血千里。

如此风头无两,如日中天的摄政王,当此大喜婚礼,皇朝内外各方势力和帝国上下的各系人物,无不不主动巴结攀交。

傍晚时候,宫里重锦皇帝身边宠监小陀螺过府赏赐新人彩缎十六匹、玉杯十六对、食盒十六件、御酒十六坛四色贺礼。

身为皇嫂的德懿皇后,亦早将锦被、香枕、新服、鞋袜、冠带等一干应用之物备好送过来。

帝国皇族成员里,当属帝长子邕王楚德音的贺礼最为贵重,这位荣皇后宠溺下长大的的爷儿,将整整齐齐十六箱金银珠宝,摆得王府大厅琳琅满目,金碧辉煌。

比起出手阔绰的皇兄邕王,帝幼子东宫太子楚德纯贺礼立显寒酸,仅仅六幅母亲宋先后生前珍藏多年的山水字画而已。内阁几位头发花白的老大人见了,都言不由衷的称赞太子是个不落俗套的雅人,只听得邕王嘴丫子直要撇到耳朵根子后面去。

此外,长公主的屏风、叶太师的冬珠、宋太傅的檀香、荣次相的玉件、萧国师的如意,也俱是各含心思,别具特色。

白首相为首的一众文官,皆是风雅高士,自然不屑于拘泥世俗礼节,或赠一扇、或送一字、或馈一画、或表一诗,聊作应景。

与朝中文官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军方陈太尉那一干荷刀佩剑、粗鲁不文的雄赳武将,礼物不是宝刀良弓、就是烈马神驹,三五成群占据了客厅大部分座位,这边大碗喝酒大口吃肉,那厢揎臂捋袖划拳行令,高声喧哗旁若无人,惹得角落小花厅内纵谈风月的文官雅士们,摇首叹息,侧目不已。

“诶?两位大人,你们都听说了吧?‘准王妃’桃小夭的父亲前禁军统领桃令仪,年前克扣军饷犯了死罪,职务才被摄政王一撸到底的。”

“不过那狗官也算是识趣,把一个如花似玉的宝贝女儿,五花大绑塞上花轿嫁进了王府,不然按照楚笙歌那魔头心狠手辣的行事风格,怕是又是一波素质三连,剥皮、充草、点天灯!”

“总算是那个桃家丫头是个性子烈的,宁死不愿给摄政王糟蹋,刚才一头撞在墙上,若不是本御医及时赶到,怕是今天便要婚事变丧事、喜堂换灵堂了。”

“嘘!当心隔墙有耳,这话让里面那位听见,吾辈岂还有命活……”

“嘻嘻,是下官失言了,喝酒、喝酒,萧国师、隆将军,狐悲再敬二位一杯……”

客厅一隅,三个官儿围桌而坐,一道二俗。

居中个三十六、七的俊美人物,身穿一件做工精美的杏黄道袍,肩头飘着两条杏黄剑穗,除却一双滴溜溜,水汪汪的桃花眼,倒也颇有一些仙风道骨的韵味!

那两个地位明显稍逊一筹的俗家官员,一个脑满肥肠,身量高大,虎背熊腰,年岁约在四十上下,满脸骄横之气;另一个身材削瘦,五官可憎,面色泛青,表情猥琐,三角脸当中竖个大于常人酒槽鼻子,年纪约莫五十岁左右。

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看周围同僚对这三人敬而远之的状况,他们在朝中的人缘绝对不敢让人恭维。

“萧国师、隆镇国、薛医官,长缨有礼了。”

斜对面一位颈子上松松系着条鲜红丝巾的戎装青年闲坐品茗,拢扇骨轻敲手掌,听那三个官员言语,剑眉陡立,眼中光芒一闪,神情多了几分不悦。

这燕长缨是帝国军界年轻一辈中的翘楚,时任辽东狼群大营总管,此次是随返京完婚的摄政王楚笙歌回朝述职,生就青发披肩,高鼻深目,身长玉立,左刀右剑,一派强悍霸气。

几位大人都是官场打滚多年的,心知摄政完婚后必久留帝都主持朝政,而面前这位威震关东的少壮将军,势将独掌狼群雄兵,震慑强燕,时值朝廷用兵东北之际,俨然帝国柱石,倒比庙堂上的衮衮诸公更加前途无量。

那道人萧无尘自恃国师身份,仅仅拱了下手算是回礼。

左旁的壮汉大咧咧地起身揽住燕长缨手臂,笑呵呵道:“冢虎可是王爷麾下头号猛将、‘帝国五虎’中第一红人,这般客套我等如何消受得起?来、来,请坐下同饮一盏。”

燕长缨薄唇微哂:“隆镇国过誉,长缨乃王府一无名小卒,身份卑微,万不敢与三位贵人同席。”

镇国将军隆栖迟讪讪憨笑,搓着两只大手,老大的不自在。

燕长缨也不去管他,转身朝御医薛狐悲冷笑道:“曾有人告诫晚辈:‘静坐常思己过,闲谈莫论人非’,薛医官身为读书人,晚生奉劝您一句,对于王爷家务事,还是谨言慎行莫作长舌妇的好。”

那薛大人酒糟鼻子红得发亮,已然有了六分醉意,闻言怪眼猛翻:“本官乃堂堂御医,可是任你这小辈评头论足的?到底是哪个无妄之徒教你那番迂腐之论的?”

燕长缨肃然道:“是晚辈椿庭。”

薛狐悲道:“说人话!”

燕长缨道:“俺爹。”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正文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零零贰】摄政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