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肆捌】熊猫

桃小夭揉揉发花的眼睛。

没错,自己一锤子确实砸出个国宝熊猫。

长相蠢萌有趣,体态胖乎乎的,看上去非常逗人喜爱,头部和身体都是白色的,只有眼圈、耳朵、手和脚是褐色的,一对黑色的眼圈,长在白白的圆脸上,像是戴了一副墨镜。

动作笨拙,走起来东一摆西一摆,一扭一扭,神情还不停地东张西望,天真可爱至极。

这货胖身体缩成一团,像一个大皮球似的,在小夭滚来滚去,更让人发笑的,是它不停用yuan头蹭美少女的玉腿,撒娇地叫着:“麻麻、麻麻,崽崽总算找到你啦……”

桃小夭望着张大了嘴巴的未婚夫,结结巴巴地道:“大叔,你听我解释……我和它真的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我是纯洁的……初吻还在呢……呜呜呜跳进雅鲁藏布江也洗不干净了……”

“我知道……”楚笙歌长吁了一口气:

“这个机器熊猫是帝国大哲卿布衣六年之前心血来潮制造的半成品,当时先生投入一世所学和全部精力打造这只功夫熊猫机甲,未料工程未半,最疼爱的女弟子季朝雨盗走花费他毕生心血著成的《布衣天书》投燕,布衣先生受此沉重打击,心力憔悴情伤难愈,大哭大笑两场后,当夜不告而别,从此云鹤杳杳,再无消息;而这半件机甲产品便一直遗落在火炉中淬炼,不曾想今日被一垂打出个惊天动地来……”

“原来还有这么一段故事……”

桃小夭见那机器熊猫正抱着墙角的竹扫帚胡啃乱嚼,吃起东西来将头一歪,眯眯眼睛,粗壮的上肢拿着往嘴里塞,耷拉着脑袋大口大口吃着,憨憨的模样让美少女母爱顿时泛滥,忍不住用手去抚摸它的头。

“给你‘儿砸’起个名字吧?”楚笙歌一反常态的笑眯眯:

“既然是你把它搞出来的,就要负起一个年轻妈妈的责任哦。”

“那当然了,我好有爱心的,最爱护小动物了,尤其是红烧清蒸后的。”桃小夭感觉自己好几天没吃肉了,刚才看到打扫房间的鸡毛掸子,都激动了好半天。

机器熊猫似乎听懂了人语,笨笨地爬开一段距离,保持警惕又眼泪巴巴的望着桃小夭:“麻麻要吃崽崽,嘤嘤嘤……”

还特么是个爱撒娇的熊孩子!

“别怕别怕,麻麻很温柔的,不会炖了崽崽的。”桃小夭极力摆出一副慈眉善目来:

“我有个小姐妹叫‘酸菜’,看你走姿这么妖娆,以后就叫你‘翠花’吧!”

“哦!哦!崽崽有名字喽!崽崽有名字喽!!”熊猫翠花高兴地在地上滚来滚去,像极了个八百多斤的孩子。

“孩儿它娘,本王不得不提醒你一句。”楚笙歌瞥了满脸慈爱的美少女一眼:

“别看这家伙形象蠢萌可爱人畜无害,那可是布衣先生呕心沥血打造的大杀器,战力天下无敌,如今它认了你做主人,势必会听命于你,只要你一句话,它秒天秒地秒空气,足可毁灭天地间一切生灵,你要小心善用才是,切莫胡闹乱来,后果很严重的……”

瞄瞄呆傻的翠花,桃小夭狐疑地道:“有这么邪乎吗??”

“邪不邪乎,今晚一试便知。”摄政王将一布袋崭新的黑铁球背上:

“近年来京城外出现了一伙‘红蒙巾’马贼,烧杀淫掠,无恶不作,我们正好去试试新武器的威力。”

“大叔,那些黑不溜秋的黑铁蛋是啥东东?能吃吗??”桃小夭好奇地伸长脖子往帆布袋里探究,仿佛一个央求吃糖果的孩子。

“这是本王用‘永动机’、‘镜面反射’、‘情景重现’等原理,一反传统武器要么天天沿袭老套路、要么抄袭别人创意,自主研发成功的最新武器——‘公式霹雳弹’。”楚笙歌傲然介绍道:

“本王认为武器使用前应该模拟敌人怎么死,因此我将工程学中的有限元理论所有的公式类比到武器上,做出一套‘武器公式’,行话叫‘单元’、‘效果系数’等等。

那么,杀伤点是如何计算的呢?

在本王的公式中,敌人死多长时间等于‘效果质量系数’乘以‘效果’。而‘效果’与‘质量系数’也要通过两个计算公式运算得出,并且本王用这套公式制造出五百六十多枚新型霹雳弹。

今天晚上,本王就带你去郊外,找那些荼毒百姓的马贼牛刀小试,先开开荤腥!”

桃小夭吐舌:“您呢交大博士派来的吧?”

京畿郊外,月黑风高。

帝都北去二十里,赤龙山附近的一座小村寨里,劳作整天的男女老幼,正围着谷场篝火大碗喝着米酒,畅想着今年风调雨顺有个好收成,欢歌笑语,远远传了开去。

这个被帝国“户部”命名为“靠山屯”、方圆不足一里地的小屯子,大约有三十几户人家,百余来口人,大部分以农耕为主,也有极少几家兼做一些渔猎补贴家用,其中一个读过几天书肚子里有点墨水的村长,还曾经给城里的包总长办过差,算是村里见过世面的大人物了。

原本过着与世无争无欲无求只盼得三餐一宿家人平安的村民们,却万万料不到,就在这个下着蒙蒙细雨的祥和平常夜晚,一队全副武装杀气腾腾的马贼突然出现在谷场的四周,刀闪马嘶德包围了这些手无寸铁无拳无勇的村民们。

一把把雪亮的马刀,映红了红蒙巾外一双双贪婪凶恶的兽瞳,划破了清冷的夜色。

这是一面倒的无情屠杀。

老人、妇女、小童,一个个在响起的惨叫声中,倒在了雨水泥泞的地上,再也没有爬起来。

尸堆如山,血流成河。

血腥屠杀已经在雨水加剧之前结束,浓浓夜色里,戴着红蒙巾的男女马贼们,手提滴血的马刀,在村落里里外外寻梭着,搜查有没有落下的漏网之鱼。

高岗上,大纛旗上的血狼图腾依稀可见,旗下骏马之上,两个戴着古怪头盔红蒙巾男女,面无表情,一动不动的看着下面受伤倒地的唯一活口老村长。

屠刀已高高举起——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正文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零肆捌】熊猫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