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捌柒】短兵

“白衣社”三大高手,鼎足而立,“丁”字型围住了“暗虎”。

“李阳秋,你在猜度是谁透露了你的出行习惯是吧?小盛,谢谢你提供的情报呢!”

只见那有沉鱼落雁之姿的季朝雨,缓步出现在暗巷口,娇声呖呖,白衣翩翩。而在她的身后,一张躲躲闪闪的脸,赫然是天子门生盛炜。

“宿长大人,我、我喜欢季仙女,她、她好美的……”盛炜吞吞吐吐,不敢去看被他出卖的师长。

“果然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老子贪财勾结马贼,儿子好色攀附敌国,真不应该把你这祸害继续留在‘天子门’啊!”李阳秋看都懒得再看那叛臣儿子一眼,朝季朝雨笑道:

“大美人,给他灌了什么迷魂汤?居然让他数典忘宗脸都不要了?”

季朝雨娇嗔道:“前番长街一役,你阻止了‘胭脂’行动,我除掉了奸细雷暴,我们算打了个平手,这次我请了须鲸公主相助,你落在我的瓮中,该心服口服了吧?”

李阳秋阴笑道:“你当我是鳖么?”

白须鲸恨声道:“季姑娘,少跟这奸王走狗废话,杀了他!”

李阳秋森然道:“手下败将,也敢言勇?”

白须鲸面纱后怒容一盛,季朝雨娇笑道:“少在那儿虚张声势了,今晚阁下死定了。”

李阳秋鬓角淌下冷汗来,身姿保持着原状,半点也不敢动,只要自己稍有动作,必定会引来对方的联手绝杀!

“白衣社”三大高手,除了裘道人武功稍逊自己一筹,白修与须鲸公主的修为都应该在自己之上,自己对付其中任何一人都有些吃力,何况三人联击,更何况旁边还有一个深不可测的季朝雨!

双方实力悬殊,这一战李阳秋必败,这是板上钉钉的事儿。

除非在对方动手之前,会意外出现什么变数……

季朝雨一身素白,负手当风,无论帷帽、腰带、丝绦、还是马靴,无不素白,一身洁白如三冬雪,踏前一步,好似看穿了惨绿少年的心思,微笑道:“怎么?迟迟不见动手,还在痴心妄想等待援兵吗?”

“不必。”李阳秋不动声色道:

“对付尔等几只剑下游魂,阳秋一人足矣。”

季朝雨嗔道:“死到临头,还在装腔作势,现在给你两条路,第一,跟我们合作,合力杀了楚笙歌;第二,血溅当场,伏尸暗巷。”

李阳秋长笑道:“王爷于我,恩同再造,要我做你们的内应,简直是做白日梦。”

“杀!”

白须鲸一声娇叱,长刀出鞘,向李阳秋脑后疾劈。

与此同时,白修的双铁枪、裘岱岳的铁拂尘,同时出招,左右夹攻。

李阳秋“嘿嘿”一笑,丝毫不理白须鲸劈面一刀,攸地扑进须鲸公主温香软玉的怀中。

“流氓!”

白须鲸大窘,叱骂一声,收刀退后。

见心仪的女神险些被占了便宜,白修断喝一声,左手铁枪抖出一个碗大的枪花,右手短枪电刺般直戳李阳秋后心!

白修心道:“只要我能克制住这头‘暗虎’半招,裘道长就有机会乘隙切入,力毙此獠!”

“铛!”

哪知一声响,李阳秋竟然不躲不闪,硬生生捱了白修右手一枪,嘴角喷出口血,蓝袍被锋利的枪尖划出一溜火星,破绽里露出一层护心镜来,光芒刺眼。

“狗贼衣服里穿了护心镜!”

白修叫了一声,心神顿分,左手铁枪立即给李阳秋藏在衣袖里的铁护腕震开,那枪锋一歪,竟鬼使神差地向快步跟上的裘岱岳扫来。

裘道人哪能想到同伴的兵器变了方向,大骇之下,拔身猛然后跃,堪堪躲过白修的铁枪,一跤跌倒,狼狈至极。

“白衣社”阵脚大乱,李阳秋身形毫不停滞,飞扑挡在巷口的俏军师!

季朝雨甜甜一笑,腕上软索方起,就听迎面扑来的李阳秋突然看着自己身后惊叫:“布衣先生,你怎么来了??!!”

玉容一颤,季朝雨下意识地回身一看,身后除了呆头鹅一般的盛炜,哪还有别人?

待再回头时,李阳秋已经兔子般自身侧掠过,眨眼间冲出了巷子口,抖手间,夜空中突然窜出两道七彩烟花,闪耀整个星空,照如白昼!

白须鲸骇道:“他在召集‘暗组’!快追!!”

紧接着,“天子门”方向,又是一道凄厉的烟火信号腾空而起——

“来不及了!”白修扶起裘道长,大惊失色。

蓦地蹄声骤响,书院后门洞开,一队黑衣骑士如飞驰来,路上的行人、学生纷纷躲闪,乱成一片。

带头的屈鹰扬遥喝道:"‘暗虎’有危险!快!!!"

李阳秋身影没入骑队之中,鬼魅也似回身擦拭了下唇角鲜血,邪气一笑:“季姑娘,你心里终是对布衣先生有愧。”

“算你走运。”深谙兵法之道的季朝雨,正了正帷帽,朝身旁万分不甘的“白衣社”三人微笑道:

“势已失,气已泄,我们撤吧。”

“楚笙歌,我白须鲸与你势不两立不共戴天——”

白须鲸跺跺脚,遗恨无穷地声音,弥漫在蹄声和夜色里,久久不散……

……

总算熬过了月信期,桃小夭这天晚上参加完了马社的活动,回到宿舍,就见丫鬟酸菜瘫坐在地上,自己的箱笼歪在一旁,里面的笔墨纸砚等学习工具,散落了满地。

“发生了什么事?豆花。”小夭赶忙去扶脸色不对的酸菜。

“豆花”眼泪汪汪地收拾着底下的断笔残卷:“婢子也不知道啊,刚刚隆家小姐央求我去帮她打一盆洗脚水,等我端水回来,就这个样子了,好多东西都被人损坏了……”

“一定是隆娉娉那个混蛋干的!”

桃小夭一脚踢开损破的箱笼,火气一下子窜到了脑门,抄起桌子上的烛台,就要出去寻隆娉娉拼命。

想我桃小胖,前世今生两辈子,也没受过这窝囊气,隆娉娉这个死三八,才从禁闭室里放出来,就找自己的麻烦,不打你个万朵桃花开,你丫的不知道花儿为啥别样红!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正文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零捌柒】短兵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