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捌陆】纸鸢

看着少女肉乎乎的胖爪儿,半握成拳在腰两侧前后摆来摆去,像两枚暄腾腾腾的小肉包子,白软圆香,跟跑监视的楚笙歌,忍不住伸出手狠狠地捏了一把。

“大叔!你学坏了!”桃小夭低甩开给摄政王捏疼的爪儿,继续挥汗如雨一步一步地弹跳。

“这丫头吃兔子了吗,跳起来咋这欢实?”心里想着,楚笙歌又一次恶意打击少女的幼小心灵:

“还有四圈,坚持不住的话就退学吧,别在这里给本王丢人。”

“你说啥……”桃小夭喘着:

“风太大,我听不见……”

“投降吧!”楚笙歌扬着眉,满脸挂着“女人,你快求我啊”的表情,一想到这臭丫头趴在自己脚前服软求饶,心里居然莫名的雀跃无比。

“要我投降?下辈子吧!”桃小夭不再讲话,继续“哼哧哼哧”地跑。

楚笙歌停下跟梢的脚步,望着小夭肥肥圆圆的背影慢慢弹远,再看其他受罚的门生,几乎都陆陆续续跑完了十圈,瘫坐场边喘息。

“厉害!”李阳秋不知何时到了身后。

“什么?”楚笙歌意兴阑珊地问了一句。

李阳秋两眼眯成一条缝:“王妃应该以前受过正统长跑训练,属下盯着她跑了七圈圈了,从开始到现在始终是匀速跑步,不快不慢,虽然表面上她一直在喘,但呼吸和步伐、乃至手臂的摆动,都自始至终都保持着相同的幅度和频率,即便是跟王爷对答时的音量都同样轻重,丝毫没有运动量超负荷而有的气息步态紊乱不济破绽!”

楚笙歌陡然惊觉:“本王还真是低估了这丫头!”

“山长,门生跑圈完事了。”桃小夭微喘地停下步子,朝摄政王行礼。

“下次注意,去吧。”楚笙歌语无波澜面沉似水。

“大叔拜拜。”桃小夭又鞠了一躬,没走出多远,便听见摄政王在身后又追了一句:

“来月信了就在宿舍里老实躺着别满世界乱跑。”

汝妹!你早知道劳资来例假了还罚我跑圈?!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万家灯火点缀得大楚帝都歌舞升平,李阳秋出了“天子门”,转过几条暗巷,便看见了等待在墙影下的微醺女人。

“你在等我?”李阳秋似笑非笑:

“还真是应了那句灯下黑,我‘暗组’翻遍了帝都,掘地三尺,也未寻到须鲸公主的蛛丝马迹,原来公主就躲在书院附近,果然是艺高人胆大啊!”

身材高挑、白纱遮面的白须鲸,目光凄茫,幽幽地道:“给你讲个故事,好吗?”

“洗耳恭听。”李阳秋好整以暇。

“很多年前,大骊皇朝楚地大将军楚天阔举兵叛乱,是年冬,楚天阔旗下五虎上将挥军攻陷大骊皇城,大骊皇朝乃亡。

我是‘大骊皇朝’的亡国公主,也是前朝废帝白扬眉唯一幸存下来的皇族血脉。

城破国灭的那一天,正是我六岁的生日。

那天,父皇亲手给我做了个好大的纸鸢,我很开心,那是我人生中收到的第一份生日礼物。

一阵怪风把空中的纸鸢送出高高的宫墙,我踩着梯子试图翻越过高墙,便看见了一个齿白唇红的少年侍卫,将纸鸢递到我手里,五官精美的脸上,满满的笑意。

‘这是你的纸鸢么?我叫白修,是新调来的侍卫。’那少年的声音很好听,很暖。

我张了张口,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没说出来。

直到当夜里,白修把我从睡梦中叫醒,惊慌失措的道:‘不好了,公主,叛军杀进王城了,现在外面乱哄哄的,四处都在杀人,属下马上带你走!’

我睁开惺忪的睡眼,见外面火光冲天,皱了皱眉道:‘我父皇呢?’

白修紧张地看着外面:‘皇上自缢于金銮殿,宾天了……’

我顿住不说话,咬了咬嘴唇,溢出鲜血来。

外面的战事已经基本结束,广场里燃起的熊熊的篝火,照耀着血雨腥风之后的星空。叛军们正在井然有序的将一具具尸体丢进火堆焚烧,夜风吹来,空气中满是刺鼻难闻的烧焦味道。

皇城内外都是明杖执火,盔甲鲜明的黑衣叛军,他们神情肃杀,都有着一双冷酷无情的眼睛,浑身散发着凌厉无匹的杀气,仿佛来自九重地狱的黑衣勾魂使者,让人不寒而栗,避而远之。

我知道,他们都是大将军楚天阔训练多年,久经沙场的战士,单凭他们多年在边疆沙场上积淀下来的杀意和戾气,我已经理解,为什么负责保卫皇城的那些出身高贵、只会走马斗鸡的大骊军队会如此不堪一击了。

一队队盔明甲亮、明火执仗的叛军,正在四处搜罗捕杀漏网活口。黑夜里稀稀落落还燃烧着几堆火苗,兀自冒着腾腾的黑烟。地下横七竖八躺满了宫娥、侍卫和太监的残肢断体,肠流肚破,惨不忍睹。

白修抱着我,乘着那架硕大无朋的纸鸢,从皇城高处飘走,张牙舞爪、威风凛凛的石狮子、光滑如镜、清可鉴人的白玉长阶,铆钉寒亮、红漆如血的衔环兽宫门,庭院幽深、高耸巍峨的宫墙殿堂,还有那叛军呼喝追杀的噪响,离我的世界越来越远,直到不见……”

“夜凉风寒,公主在此等候阳秋,就为了讲自己的身世?”李阳秋两耳竖立,留意周围的风吹草动。

白须鲸手握刀柄,寒声狠狠道:"若不是楚氏父子叛国谋朝,我大骊也不会灭国,父皇更不会死,上次让你的狗主人逃过一死,今晚正好拿你开刀!"

李阳秋出乎意料地“噗嗤”笑道:"就凭你?"

半声沉哼,从后左响起!

又一声长笑道:"李先生,好久不见。"

李阳秋一震,侧目左右瞧去,自己的退路已被白修与裘岱岳堵死!

惨绿少年心中暗凛:“我晚饭之后必到白府私会白邦援丢下的白家小寡妇这事儿,向来行踪隐秘,绝没有人知晓这个秘密,‘白衣社’是如何知晓更在此埋下伏击的??”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正文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零捌陆】纸鸢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