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壹肆】狂士

两个男生为自己争风吃醋大打出手,当事人叶星舞非但没有阻止,竟然还有些沾沾自喜又不屑于顾,冷眼旁观一对蠢货的表演。

沈燕飞冷笑:“喜欢星舞的又不止你一个!美女当前,谁都有追求的权利!是吧?!我为兄弟两肋插刀,为女人我可以插兄弟两刀!”

司马翰翮怒了,撸袖子作势要打人:“司马翰翮你啥意思?哥们相中的妞儿你也要抢?头硬咋滴?!”

那沈燕飞性格酷似胞兄,是个臭脾气,抡起一个着火的木棍,带着火苗就抽向司马:“咱们打一架,谁赢谁追求星舞,打输的夹尾巴退出竞争!”

“好啊!怕你这孙子不成!”司马翰翮被逼出了火气,顺手抽出一根火棍,跟沈老二对打起来。

火星四溅,惊呼迭起!

“揍他!沈二!”荣骏惠一旁火上浇油打黑拳。

“先撩者贱!欺负娘家没人咋滴?司马,咱们挺你!最恨横刀夺爱的二五仔!”陈渥丹气不过,出来力挺气势较弱的一方。

两伙人纷纷抄家伙站到了交好的一方,眼看着一场群殴好戏就要上演——

布衣先生闻讯而来,穿着一双人字拖,在打斗的人群里劝劝这个、拉拉这个,但这群争强好胜的热血少年逞雄之心已起,那里那么容易就灭的了火,按住葫芦起了瓢,不但没遏制住殴斗,颌下的美髯还没哪个不长眼的火把燎了一大片,乱杂杂的相当滑稽。

最后逼急了,卿布衣“嗷~~”的一嗓子,也跟着跳了进去,拳打脚踢,不消半袋烟功夫,将参与打斗的十几头倔驴全部撂倒在地,哼哼唧唧。

“非逼得我急眼出手是不?老子年轻时候也混过!”布衣先生指着露出半截胳膊上的小猪佩奇纹身,大口喘气:

“不是都很打吗?爬起来跟我打啊!为了个女人同室操戈争强斗狠,都很有出息嘛!红颜祸水啊弟弟们!老子当年若不是着了一个叫‘季朝雨’的女人道儿,现在能混成个孩子王?!醒醒吧,一群歪瓜裂枣,没看见叶星舞小眼神一个劲儿的往白夫子身上飘吗,自己几斤几两心里没个B数?!”

扎心了,老铁!

转头看着叶星舞含情脉脉地凝视着远处月下漫声吟诗的白夫子,那些鼻青脸肿的男孩子,心碎了一地。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地扔,跟凤表龙姿脱俗出尘的白清野一比,司马等人,简直是自惭形秽啊!

终于不打了,几个家伙围住吹胡子瞪眼的斋长赔礼跪舔,要知道,斋长是主管纪律的,有一个得罪,毕业考核上大笔一挥,还得在“天子门”苦熬三年!

沈燕飞先舔为敬:“先生您发飙起来正是器宇轩昂、英姿飒爽、威风八面啊!”

卿布衣捋着焦不烂啃的半卷参须,眼角掠过一丝受用的惬意。

荣骏惠紧随其后:“不是门生多嘴,咱们书院,论起来一表人才,首推布衣先生,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英俊潇洒,才高八斗貌似潘安,号称一朵梨花压海棠,人送绰号‘玉面小飞龙’,您的前任萧无尘远远不是个儿!”

布衣先生倒背着手,唇角有了得色。

楚德音拍马赶上:“我太崇拜您了,先生,这世上像你如此帅气优秀的人没有第二个,您这不得孤独终老嘛!”

卿布衣眉眼多了隐隐的笑意,一口痰吐出。

司马翰翮不甘人后:“先生帅还是其次,才高八斗才是硬核实力,刚才那口痰哪里还是痰?分明就是先生才华的流露啊!”

布衣贵族脸上笑容逐渐扩大范围,忍住内心的嘚瑟没说话。

楚德纯另辟蹊径:“明明可以靠颜值,偏偏要靠才华,门生太崇拜斋长您了,不但威猛高大,才华横溢,还让一个‘帅’字贯穿了一生,您就是站在这里,啥也不说都散发着与生俱来的帅气。”

卿布衣咧嘴笑着扫视了面前一圈舔狗,正要谦虚几句,就听陈渥丹瓮声瓮气来了一句:“要不是我一火把呼啦到了先生的胡子,就更帅了。”

破案了!

下一个镜头,宿营地的师生们,就看见月光下,一个焦须狂士大呼小叫高举着一只拖鞋,漫山遍野追打一个奔跑如飞的虎头少年,两人脚下一路烟尘在山野间兜着圈……

入夜,游玩了一天的师生们,都沉沉进入了梦乡,整座宿营地寂静如死。

躲过巡逻的门生,桃小夭穿着大一号的王爷黑蟒袍,漫无目的地在旷野空地上遛熊猫,心里直念叨:“杀手快出现、杀手快出现……”

渐渐念出声来就听身后不远处的树上,有人冷笑道:“你在找我吗?”

桃小夭身形一紧,耳边就听这羽箭脱弦破风锐啸,大叫一声:“翠花,保护麻麻!”

地上正打滚卖萌的熊猫,突然暴起,熊爪“啪”的一声抓住飞至的狼牙,送入口中三下五除二给嚼碎吞到了肚子里去,还点了点头好像味道不错的样子。

隐蔽树上的蒙面杀手大吃一惊,正要射第二箭,面门风气,一只硕大无朋的熊掌拍落,把他整个人“太”字型打到了地下,入土三分,脑袋都被拍稀烂。

“太凶残了,翠花。”桃小夭捏着鼻子凑过来分辨杀手尸体。

“翠花”委屈不平的叫着:“奇虎我麻麻,宝宝生气,打喜他,吱吱!”

“果然是盛炜……”看清了杀手的面目,桃小夭叹了口气。

“乖,不生气啦,‘血影门’的杀手引出来除掉了,明天我们可以放心地游览啦……”楚笙歌纵身而落,身后是如影随形的“暗虎”。

“小心啊!”目光瞥处,桃小夭尖叫一声!

说时迟、那时快,李阳秋一把抱住摄政王往草地上一滚,一把泛着蓝光的飞刀,险险贴着楚笙歌头皮飞过,带走一缕银发!

不顾自己安危,楚笙歌沉声问:“阿秋,你怎么样?”

李阳秋薄唇微抿,手里湘妃竹扇陡地弹出一个薄如蝉翼的利刃,狠狠一刀刺进王爷心窝!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正文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壹壹肆】狂士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