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壹叁】露营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午饭后稍事休息,布衣先生号令一声,师生们收拾妥当装备,继续上路,秋游队伍浩浩荡荡得开进了“楚山”。

楚山并不高险,也不雄俊,值得一玩的不过九曲十八弯的山道和三涧中那道飞流直下的瀑布,以及附近几个可供探幽寻胜的洞穴,比起中原的其它名山大川来,实在是不值一游;但即便如此,这仅有的景致,对“天子门”这些极少出户的“金丝雀”们来说,已经足够新鲜刺激了。

选定了一个干燥避风的山谷,卿布衣指挥门生们搭建帐篷,构筑宿营地:“山中不比城里,夜里多有野兽出没,为安全计,男生住在外围帐篷,女孩子在内圈帐篷休息;另外男生选出身强体健十人,分成上半夜、下半夜两班,分别由陈、冷两位夫子带领守夜巡逻;夜间所有人不许随意出入宿营地,有特殊事,男生必须向我或者荣夫子、宋老夫子请假,女生须得征得宋小夫子同意方可,谨记谨记。”

大家七手八脚分工合作齐心合力,大概花了一个多时辰,就完成了搭建营地任务,歇了一会儿,便自由活动起来,三五成群呼朋唤友的就近游玩观景。

女孩子最多采采野花、写生画画之类的,男生们则好动多了,体力旺盛的陈渥丹、叶星河等几个,无视艰险的直接往山峰攀登而上,布衣先生担心孩子们有危险,还特意叮嘱陈昂驹跟了过去;荣骏惠和他的三、两个死党司马、沈老二,则跳进瀑布洗澡打水仗,欢腾的像几条水狍子。只有那盛炜离得远远的,靠在一块风化的石头前不住冷笑,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父亲盛文昭副司长出事的原因,这位家道中落的二世祖,自父亲端午获罪身亡之后,跟荣国舅一班狐朋狗友疏远了好多。

日落黄昏,寒鸦归巢。

傍晚,远游的门生们陆续带着一脸意犹未尽的兴奋回到宿营地,布衣先生按例请点了下人数,除了叶星河登山时小腿被尖石划伤敷了药水早早回了帐篷休息之外,大家都安全整齐地进入野炊晚餐环节,心里总算稍稍松了口气。

晚餐食物很多都是中午剩下的,所不同的是加了一大锅野菜汤,里面还添了宋青梧、白清浅等一些女孩子林子里采风写生采回来的野蘑菇,使得整锅野菜汤汁鲜味无比,再加上折腾大半天的孩子们都饿了,喝起来畅快淋漓,感觉比书院食间廖婆婆煲的鸡汤都鲜美可口,就连肠胃难受食欲不佳的长公主楚寒烟,都破例喝了一大碗。

按照桃小夭吩咐,屈鹰扬命令轿夫把坐轿直接抬进王爷的金帐,为避人耳目整日一直窝在轿子里的美少女,终于可以出来透一口气了。

威逼“翠花”给自己捶了一会儿老腰,桃小夭四仰八叉躺在行军床上,心中数来数去几个怀疑的对象,最后道:“卫长大人,明天中午我要以王爷的名义去‘小姑庵’拜祭先后,你找个机会把这消息放出去,明白么?”

“明白。”耳边听着外面布衣先生大呼小叫给一帮熊孩子安排帐篷宿地,“剑齿虎”露出一对小虎牙:

“经过今天的观察,我觉着咱们队伍里,有两个人比较可疑,应该列入重点防范的对象。”

一听这话,美少女就来了精神:“哪两个?说出来听听,看看跟我所想的一不一样?”

“一个是叶少师叶星河,按道理说,以他的身手,爬山受伤的几率相当低,从山上下来后,也没和大家坐在一起吃饭,整个人躲在帐篷里鬼鬼祟祟的,很可疑。”屈鹰扬压低声了声音。

桃小夭半信半疑:“叶星河可是副山长叶老太师的亲孙子,那孙子世代勋贵,又文武全才,前途无量啊,不会是‘血影门’的隐藏杀手吧……”

“很难说。”屈鹰扬摇头道:

“‘血影门’组织神秘庞大,早已渗透进朝廷各衙门军队之中,甚至皇宫大内都有他们的人,其掌门大师兄萧无尘几年间窃据帝国国师便是该集团野心勃勃的佐证,还有消息说,当今德懿皇后,就是‘血影门’的二师姐,虽然是道听途说,但也未必空缺来风,血影杀手身份之隐秘,实在是出人意料,我们对叶星河也不得不防啊!”

“让冷女夫子盯着叶星河点,同为‘帝国五虎’之一,又是我爹的副手,冷湄冷夫子我和王爷还是信得过的。”桃小夭抢过“翠花”往嘴里塞的香蕉皮:

“另一个可疑对象是谁?”

“盛炜。”屈鹰扬吐了口气:

“我暗中观察他很久了,上午领取狩猎任务的门生里,除了陈渥丹那个怪胎,就属盛炜收获最丰了,我检查过他猎到的猎物,几乎都是一箭封喉,奇准无比,这种身手,在书院里可不多见啊,明显这小子刻意可以隐藏了实力;更主要的是,我发现这小子经常鬼鬼祟祟朝王爷的坐轿这边探头探脑,还不时地偷偷冷笑,奇怪得很。”

桃小夭神情一震:“有可能盛炜察觉了我们的‘李代桃僵’之计,识破坐在轿子里的不是摄政王本尊……不过盛炜出身将门,其父生前乃城防军中地位仅次于隆镇国的副司长,家学渊源,手底下有两下子真功夫也属正常……”

屈鹰扬谨慎地道:“‘胭脂虎’冷湄盯叶星河,我来盯盛炜。”

美少女抑制不住兴奋地道:“到底谁是留下‘血手印’的‘血影门’杀手,明日‘小姑庵’之行,必见分晓!”

就在这时,金帐外突然有人争吵起来。

“司马翰翮,你爹不过一个三品闲职学士,靠几句打油诗混吃混喝的,凭什么跟二爷我争星舞小姐!”沈老二劈手夺过司马给叶星舞编织的花环,丢在地上踩得稀烂。

“靠!沈燕飞,你要脸不?我好歹是学士府嫡子,你这靠同父异母大兄沈总长裙带关系才赖皮赖脸得入‘天子门’读书的庶子,也敢在叶大小姐面前显摆!”司马毫不示弱地一把推开沈二爷。

打起来~打起来!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正文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壹壹叁】露营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