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反手就是一扎鸽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怕再继续下去周鱼会被洗脑,段天连忙拉开周鱼,和理查德直接对视:

“你别谈他,就谈我。”

理查德表示很不高兴:还没跟这位小姑娘聊到酒店潜规则的事情呢,怎么突然就换人了,还是个看起来很不养眼的家伙?

编剧呢,在哪里,不知道临场替换是大忌吗?有几个临时演员是一飞冲天的?没看过陈佩斯朱时茂的小品吗?被逆袭的心灵鸡汤喝撑了肚皮?更何况,你丫如此平平无奇,让我怎么编?

带着闹肚子牢骚,他很不客气地说:

“跟你没什么好谈的。”

“你怎么知道跟我没什么好谈的?”

段天摇了摇头,他神色自若,像糊了一脸502胶水——简称老僧入定。

“本来就没什么好谈的。”

理查德并没有回答上一个问题,而是不咸不淡地说。

“你不跟我谈,怎么知道跟我没什么好谈的?”段天反问。

“我没跟你谈,你怎么知道我跟你有什么好谈的?”理查德也反问。

“谈啊?”

“谈啊!”

“……”

一片寂静中。理查德赞许地点头:“我觉得你很适合当演技派。传说中的硬汉小生。”

“啊哈哈哈其实我更想当小鲜肉,这样才方便吸引妈粉,不然谁包养我啊。”段天愉快地和理查德达成了共识。

“想包养简单啊,我这就给你介绍几个富婆,虽然花名册是假的,但是我知道好几个白马会所的常客……哦,你先把我松开,我拿一下纸笔。”

理查德嘻嘻哈哈道,显得漫不经心又顺理成章。

段天并没有表现出别的情绪,他也嘻嘻哈哈,踱着步子来到理查德背后,把手靠近了他的身子……原本满怀期待的理查德笑容一僵,他蠕动着身子,在草地上拼命地后退,同时,他大叫道:

“少年,你干嘛给我又打了个死结?喂喂,你是不是信不过我?”

“谁信你啊,真当我傻子吗。”段天戏谑道,“我又不,不用逐梦演艺圈。就你这点小伎俩,也就只能骗骗周鱼。”

“喂喂!我也没有被骗!”周鱼跳跃着举手,在草地上刷着存在感,“还有,小天,秋姐快回来啦。”

“哦?那就好。”

段天居高临下,用如同火焰燃烧的眸子看着理查德:

“不交出异宝金书,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被涮。”

李秋儿消失了一集并不是回家过年去了(等等,按设定这是十月)而是去找工具了。当她开着面包车,载着洁白的浴缸和一大桶热气腾腾的水,从地平线上缓缓驶来时,理查德快要哭了——他终于明白,开涮是什么意思了。

原来真的是把我弄到热水里面涮啊啊啊啊!这是什么天杀的想象力啊!不带这么玩的啊!

面对浴缸边狞笑着往里面倒水的李秋儿,理查德声泪俱下:

“算了我服了我服了,异宝金书在我衣领里,对,就是白衬衫的领子里,剪开就好了,放了我吧少侠们,我以后一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致力慈善不再作死……”

段天揪住理查德的衣领,果然摸到了硬邦邦的边角。他指尖微微用力,布料撕裂,金黄色的纸片从中抽出,这份象征着十余年玩笑般契约的异宝金书,终于重见天日。

还是一样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三个脑袋重新凑在了一起,听段天大声朗读着,金书上的内容:

“兹以我儿段天两只胳膊为抵押,借农家乐老板李扎鸽篝火晚会一场。”

“……”

“……”

☆☆☆☆☆☆☆☆☆

“哈哈哈原来你以前叫李扎鸽啊,这名字有意境,有意境!”

李秋儿忍俊不禁,趁着段天在月光下捧头爆炸,各种抒发暴走情绪的时候,她弯下腰,拍了拍理查德的肩膀。

多少年没被叫这个名字的理查德闻言,他灰溜溜地抬起头:

“诸位少侠,我以前确实是开农家乐的,不过那时候,我才二十多岁。以前生意好,有个项目叫篝火晚会,结果有一天接待了一对年轻情侣。”

“他们是不是没给钱,然后留下了这张欠条?”

好不容易摆脱崩溃情绪,段天含泪问。

“啊对对,是的是的,要不是看这东西似乎比较值钱,我也不会保存到现在。后来偶尔知道这叫异宝金书,便投资了这家模型工厂,把它当个噱头,简单开发了一下。”

“然后?”

“然后就遇到你们了。”理查德,或者说李扎鸽充满求生欲的补充,“哦豁,莫非这位少年就是段天?”

段天陷入了沉思:自己的爹妈一如既往的不靠谱,上上次可乐上次豆腐脑这次又篝火晚会,总算没抵押自己的精神产品,而是截了两只胳膊……虽然似乎没好到哪里去。又是萍水相逢,又是任性的欠条,天啊,你俩到底想怎样?

头大的段天决定暂时放下思考,为今之计是先收回欠条,再研究爹妈为什么以当时还在襁褓中的我,他俩亲儿子的名义浪。无奸不商的李扎鸽知道了自己有两条胳膊属于他,谁知道会干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段天道:

“老李啊,关于这欠条上的内容……你应该也看过吧。”

李扎鸽点头如捣蒜:

“对,没错。少侠!我无偿放弃自己对那张欠条的所有权!你拿走吧!咱俩就好聚好散,谁也不欠谁。”

“……”

段天先是一愣,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好说话。紧接着,良心促使他做出了以下决定:

“李扎鸽同志,既然你这么诚实,那我也不能不领情。但是吧,借就是借,作为他们的儿子,我有义务还你一场篝火晚会。”

“不不不,这东西对我来说没用……哎等等,你们在干什么?”

“唔,本姑娘在拆汽车啊。”

李秋儿用大力卸下银色奔驰的车门,她转过头,对着李扎鸽表现出灿烂的微笑。

同时,周鱼哼哧哼哧搬下汽车油箱来,他也对着李扎鸽,露出了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的笑容。

李扎鸽大叫:

“魔鬼!嗷,你们是魔鬼!我的奔驰~”

段天驻足而立,他气定神闲,一声令下:

“那啥,为了偿还你给我爹妈的篝火,十七年后,本帅哥不计你差点害死我仨的前嫌,还你一场盛大的篝火——”

打火机被李秋儿扔到了浇满汽油的奔驰车上,腾地一声,熊熊火焰顺着液体的流向蔓延,火光冲天,伴随那噼里啪啦的爆炸声,把周围十余米照得犹如白昼。

少年们一扫沉郁,围绕着被点燃的汽车,肆意地跳起了舞。

即使舞姿没有太多章法,快乐却那样的真实,那样的盛大,飞出了心灵飞出了表情,洋溢在这空旷的田野上,这璀璨的星空之下。

赤色的火光里,每个人的面孔都在虚幻与现实中交替,成为记忆中最珍贵的一隅。

(第三卷完)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