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情节总是发展的猝不及防

段天设想了一万种进来之后,可能会遇到的状况。比如说平底锅,98k,反坦克导弹,嫦娥四号登月,三体降维打击……但万万没想到,会有另一个男人捷足先登。排除了李秋儿养野男人的可能性,段天一眼就瞄准了重点,看见了地上惨遭捆绑play的妹纸。虽然这妞一看就不是李秋儿,但绝对是她室友或者同学。

哪怕是陌生人,拔刀相助也是基本操作啊。

自进门开始,段天蓬勃的气势让金拱门人提神醒脑,如临大敌。他下意识转过头,眼前一片黑暗——纸桶没跟上头,脸对上了没有挖出窟窿眼的后脑勺那面。他匆忙扶正,疑惑道:

“你是谁?”

“我是来借电吹风的。”段天道。

金拱门人实际上在暗搓搓观察着段天的状态。他发现,眼前这位少年除了身材壮硕些,貌似没什么特殊之处。啧,连修士都不是,那不足为惧。金拱门人顿时放松了下来,语调开始变得灰常不客气:

“小盆友,你不会是来当采花大盗的吧。”

段天还没反驳如此谣言纯属捏造,应该交由律师处理,地上被五花大绑的姑娘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

“哇!采花贼!真的是采花贼耶!好开心!”

金拱门人:“……”

段天:“???”

姑娘继续激动道:“我周莺娜活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来采我花的贼耶!还,还有点小帅!”

段天见胖姑娘周莺娜如此反应,顿时被雷得外焦里嫩,可以直接出锅——怎么来了个采花贼,跟来了爱豆小鲜肉似的?这么人妖不分是非不辨,是要向全国观众谢罪的!他严肃道:

“同学,我不是采花贼。我是来找你室友李秋儿的。”

周莺娜闻言,喜悦的表情一下子就垮了下来:

“搞什么啊……原来还是为了秋秋。你们这群男人,都是颜控。”

“……”

段天很想跟这位到现在还在沉浸于“不是为自己而来”悲伤的姑娘说,你都被五花大绑了还操心这个干嘛,是嫌弃命长,还是斯德哥尔摩症发作?又听见胖姑娘周莺娜撇撇嘴,道:

“那,这位吮指原味鸡香辣鸡翅奥尔良烤翅劲爆鸡米花缤纷全家桶叔叔,你是为了我而来吗?”

“……”

为什么会这么熟练啊!你这是拿啃得起当三餐吗!不对,关键问题在于,老子这是金拱门,再说一遍,不是啃得起缤纷全家桶!

金拱门人怒目圆睁,道:

“小姑娘,我不管这小子是来干什么的,是采花大盗还是偷内衣还是约会,总之今天谁也救不了你。你要是不告诉我李秋儿的下落,我就把你的包包给,划烂!”

“划吧划吧,反正也没什么用。”周莺娜心如死灰,“没有小哥哥,我的包包也就是个没有内涵,灵魂不高贵的皮套。”

“那我就,把你的化妆品全部倒掉!”金拱门人又指着她桌子上那些瓶瓶罐罐,“哗啦啦,哗啦啦,无影无踪!”

“随便啦,反正化了妆也没人看。”周莺娜丧丧道,“倒了也好,就当清新空气,你我更清净。”

“还有你的衣服!”金拱门人怒指衣柜,“全部拿剪刀,撕成一条条!”

“啊,别。”

周莺娜终于有了些情绪波动,金拱门人见状,他心中泛出些许喜色:这油盐不进的女大学生终于松口了?

“你还是捐给贫困山区的孩子们吧。”周莺娜绝望道,“反正我体重跟弹簧似的,飙得厉害,估计是穿不上了。”

“……”

金拱门人有些没辙,怎么之前还柔柔弱弱跟棉花糖似的,现在却心丧若死了无牵挂?这么短的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让这胖妞这么有底气呢?

哦,我知道了,大概是觉得刚进来的少年能替她撑腰。

撑腰?哈哈哈,别做梦了,这家伙怕是连我一根手指头都打不过。虽然我辈修士有不动凡人的铁律,但是嘛,用拳脚揍两下似乎问题不大。金拱门人打定主意,扶着全家桶盒子,转过身面对少年:

“小子,你,要么滚出去,要么就被我扔出去。”

然后他瞪大了眼睛,因为之前和周莺娜来回了半天的对手戏,这边的少年愣是没出声,他还以为是被威武雄壮的自己给吓傻了——怎么,居然在另一边干这种事情?

拿着别人宿舍的电吹风吹头发?

这已经不是淡定,而是淡定过头了啊!你这么多年的宠辱不惊全部跑到电吹风上了吗!

段天见金拱门人震惊地看向自己,他拨弄了一下温热干爽的头发,指着对方那全家桶窟窿里,露出的凶悍眼睛:

“走,我们出去打。”

法力在拳头上调集流转,段天气场十足,从不起眼的暗夜背景蜕变成光芒大盛的太阳。

金拱门人微怔,完全收起了轻视,他意识到,对面不仅仅是一位跑到女生宿舍吹头发的少年,更是位实力强劲,足够让自己生出重视之心的对手。他旋即拱手,风度翩翩道:

“走!”

段天从窗户跳了出去,金拱门人也随即踢开阳台门,不过一眨眼的功夫,两人就消失在夜色里。

被捆住身体,倒在地板上的周莺娜奋力地抬起头,没看见两人离去的方向,只能看见两道转瞬即逝的光束。

———————————————————————————————————————

段天和金拱门人同时运起轻功,从六楼顺着管道一掠而下,最后不约而同地停在宿舍楼下,某茂密的小树林里。月光把空地照的贼亮,里面相拥的一对情侣看见从天而降的两人,他们吓得一哆嗦:

“妈耶!”

段天定睛一看,哦豁,正好是之前的阿珍和阿强。他顿时有些愧疚,自己怎么能老打搅别人的好事嘞?毕竟人家谈个恋爱也不容易,这三番两次的……哎等等,我来数数看自己打扰了多少次。

好像……也就两次呢。

段天心一黑说对不住啦,常言道事不过三,先让我凑够这两次吧。他冷冷道:

“这片树林被我承包了。”

“……”阿强壮着胆子挡在了女朋友身前,“我俩先来的!”

“我俩马上要约架。”段天指了指金拱门人,“你们不适合在场。”

阿珍看了看魁梧的金拱门人和清秀的少年,她突然脸庞就红了。她眼波流转,低声道:

“强强,我们就不要打搅人家约♂架了。”

“……”

阿强本来已经折了根树杈,哼着能给人无限爱与被爱力量的歌壮胆,咬牙就要和两人一决雌雄:

“放马过来,我不怕你们!逐梦演艺圈圈圈圈,燃烧我的卡路里……啥,你说什么?”

阿珍笑着把男朋友拉走,在原地留下一瓶驱蚊水,给了段天和金拱门人一个鼓励又暧昧的眼神。

“……”

如此不核心价值观,秒懂的段天无言以对。他目送二人离开,对着在原地如钢浇铁铸般的金拱门人,严肃道:

“金拱门人……”

“我不叫这个名字,不要随便给人起外号啊,很失礼的。”

“好吧,那我们来互爆一下个人资料。”段天摸摸后脑勺。

金拱门人点头,他率先拱手道:

“敌人你好,在下盖不留,水饺馆天字第九号杀手,绰号‘寸草不生’!”

“‘寸草不生’你好,我叫段天,川蜀山区某破道观第一顺位继承人。”段天脱口而出,“年方十七,身高一米七六,尚无配偶,有房有车,非诚勿扰。”

“……”盖不留忍不住笑出了声,“你逗我?”

“就是逗你啊。”

趁着盖不留分散注意力,段天已经凭借天下无双的速度,率先扑向了他的胸口。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PS:梗科普: 捆绑play——纯粹指猎人用来捆野猪的手法(我信了你的邪!) 人妖不分是非不辨——六学语录,之前亦有介绍。 纯属捏造,已交律师处理——某郭姓作家的著名公关语录。 无限爱与被爱的力量——《爱的供养》歌词,再问自杀! 《卡路里》《逐梦演艺圈》——两首有毒的神级歌曲,谁听谁知道。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