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车站定戒规,启程去帝都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桃花镇唯一的车站,外表破旧的大巴车上,段天正一脸沉郁地把行李塞到车厢里,清风吹起额前稀碎刘海,他满脸都是婚纱摄影般的打光,满脑都是山呼海啸的破槽。

林晚晚正在大巴车前布满烟头的空地上,对着乡里乡亲高谈阔论,看那架势,恨不得直接在车前支个小摊,收份子钱。眼下,他在极力论证“小天是个天才,不高考也能上名牌大学”,以及“这样的天才完全都是自己教导有方,含辛茹苦养成”这两个论点,引得群众们纷纷点头称是,决定转过头回家就教训自家不听话不争气的娃。啊,如果他们知道自己这个入学名额是走后门弄来的,大概三观会崩坏吧。

可是师父啊,你倒是给我搭把手喂!这么多行李徒儿一个人搬,跑上跑下很麻烦的!

和寻常送孩子上大学的人不同,林晚晚坚决不同意送段天去学校,理由是自己一个山野村夫,怕在衣冠禽兽,啊不衣冠楚楚的城里人面前给段天丢人。段天倒也乐见其成,他就像一位摇滚乐队组合里的主唱,刚体验了一把龙虾煮熟——红了的感觉,迫不及待便要单飞。

唯一的问题就是行李,作为从小到大除了脚底抹油光棍离家出走之外,没出过远门的乖宝宝,他实在不知道应该带什么东西去遥远的城市。牙刷牙膏?肯定要。闹钟手电?塞进去。胶带红花油?装装装。皮炎平痒痒挠?带上带上……当林晚晚在外面结束了一天晃荡,回到道观查看段天的收拾进度时,差点以为段天是要逃荒或者抄家呢。

然后段天刚把自己的御用小马扎塞进行李箱,见林晚晚过来,他伸手道:“快快快,好师傅给我个空间袋。”

“……”

林晚晚迟疑了一会儿,没给空间袋,给了个大白眼:“神马空间袋?你玄幻小说看多了吧?”

“对啊,小说里都有的!”段天抖了个机灵,“你敢说我们这不是小说?”

“这倒无可辩驳。然而问题在于,如今世界武学才是潮流,法力衰微已成为普遍现象,谁会去研究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换句话来说,你就当我们没这个设定吧。”林晚晚斩钉截铁道,用设定否定了设定。

“我不管,我就要,不然我向妇联投诉!”

“妇联会管你?你算妇女?”

“那我就上动物保护协会去!不算妇女还不算动物吗!”

两人就这么掐了半天架,最后依旧是谁也不服谁。这次的斗殴比平时轻快了许多,可能彼此心里都清楚,这种每天都有的互掐很长一段时间内不会再有了吧。

大巴车司机的吆喝声把段天从胡思乱想中拉回了现实。看着林晚晚垂首驼背,略微显老的模样,他顿时有些五味杂陈,心想自己是不是有点不孝,临走之前也跟师父闹脾气?却听见林晚晚严肃的声音:

“小天,现在你将要离开我的身边,去另一个城市独自生活了。即使没有我的监督,也不能拉下每日的修行,但务必记住,不可滥用法力,尽量隐藏修士的身份,最好就做一个普通人。另外,为师给你立下了九条戒规,你务必要遵守。且听好!”

段天凝神静听,只听林晚晚话语铿锵,道道箴言,每一句都似钢钉戳到了铁板里,显露出平日难以想象的威严:

“莫贪酒色,不可沉溺。”

“莫犯杀孽,有生皆苦。”

“莫沾赌毒,时刻警醒。”

“莫错良机,顾后瞻前。”

“莫触法律,身陷囹圄。”

“莫欺弱小,河东河西。”

“莫取横财,不义失德。”

“莫触神明,举头三尺。”

段天掰着手指头数了半天,一头雾水道:“师父,这好像才八条呢。”

“废话!”林晚晚敲了敲他的脑袋,语重心长道,“第九条戒规,莫忘初心,无愧天地。”

“无论何时都不要忘记,桃花镇是你的家乡,桃花观是你的狗窝,我林晚晚,是你的师父。”

喇叭响了几下,开车的大胡子火烧屁股般催促要上车的乘客上车。段天连忙扛着最后一个包裹,提提踏踏登上了车入口的台阶。内心突然涌上一股离别的忧愁,找好座位后,他把头探出窗,冲林晚晚叫道:

“师父!”

人群中被七大姑八大姨簇拥的林晚晚红光满面,他头也不抬道:“哎,八戒!”

“……草!”

伴着段天脸红脖子粗的咒骂声,大巴车缓缓开动,带起一阵烟尘。车轮又陡然加速,引擎轰鸣如悍马咆哮,在盘山公路上疾驰而去。

林晚晚看着离去的车子,他悄悄挤了挤眼睛,再度睁开时,眼眶似乎比平时水润了几分。接着,他两臂展开,故作轻松地揽着身边两位半老徐娘的肩膀,笑道:

“小麻烦终于走了,来,我们也溜,本观主这就给你们展示一下美帝最新研制出的按摩技巧:十八罗汉摸!”

“呀,讨厌~”

————————————————————————————————————————

大巴车开到县城,又从县城转公交到市区。原本想顺路拜访一下卖瓜大叔红薯阿婆还有《钱江晚报》反水乞丐,却发现那些路边摊位通通被扫荡干净,怕是他们觉悟高,为建设文明城市做出了伟大贡献,这让段天怅然若失了好一阵子。

不能耽误行程,段天便收拾心情,扛着大包小包来到了安检口。

安检员是个穿制服的妹纸,凌厉的眼神隐藏在画歪了的眼线和质量不够好露出一角的双眼皮贴下。段天强忍笑意,扛着大包小包准备从安检过去,却听见制服妹纸严厉道:

“小子。东西超重,得办理托运!”

“啊?”

段天看着自己背上明显都超过安检机高度的行李,意识到这位不怎么会化妆的小姐姐所言非虚。但他是真不想付贵出天际的托运费,于是,他小心翼翼地问:

“小姐姐,能不能不托运?”

“可以啊,丢掉。”制服妹纸一脸公事公办的淡然。

背后的旅客开始议论纷纷,显然堵在安检口的段天已经成为群众公敌,更有甚者直接叫出了声:“小砸!要么运要么走,别耽误大家的火车!”

段天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他实在舍不得自己多年的珍藏,但于情于理,又不能在这里耽搁太久,突然,少年灵机一动,就地解开自己的包裹,开始把里面的东西一样样都拿出来。

围观群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段天露出街边发传单或者敲门死推销的表情:“来来来,免费派送啦!”把包裹里的东西往乘客手里硬塞过去,生怕群众不接受自己的馈赠。当然,他也牢牢的记住了这些群众的相貌五官,只等过了安检口,再慢慢讨要回来。

热情难却,不得不接。几分钟分发完毕后,段天背着薄书包,冲制服妹纸摊开手:“咋样,没了。”

制服妹纸:“……”

好像是没什么问题,但又好像哪里不太对……

在妹纸懵逼树上懵逼果,懵逼树下你和我的眼神注视下,段天把书包放到安检机里,大大咧咧地通过安检口,气宇轩昂豪气干云,众人皆侧目。

火车上。

段天在书包里翻了又翻,最后垂头丧气地靠在座位上,低落道:“唉。”

对面坐着的是一位看起来大约五六十岁的老大爷,他见段天愁眉苦脸,不由得好奇道:“怎么了,小同学?”

段天心中吐槽,谁是小同学,老子哪里小了,老子明明浑身上下都大的不得了,不过他还是很有礼貌的回答:“我的内裤丢了。”

“……嗯?”老大爷吓了一跳,他摸了摸耳朵,试探着问,“同学,你什么东西掉了?是不是我听错了?”

“你没听错,就是我的内裤。”段天丝毫不理对面老大爷深深拧在一起的眉头,他沮丧道,“我的内裤被人拿走了,找不到了。”


PS:前排感谢布衣先生的书评!为此我决定……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9车站定戒规,启程去帝都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