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段姥姥进了大观园

周鱼许小羽周莺娜在逛完了招新场地,填了一大堆报名表之后,看到李秋儿及时发来的消息,也陆陆续续来到了咖啡厅里。有外人在场,自然不便谈论些专属修士的话题,李秋儿就适当的转移话题,谈到了今晚应该吃些什么。

在抛弃了段天“路边大排档,啤酒小龙虾,还能欣赏光膀子大汉肱二头肌”的无良意见之后,众人决定去市区吃牛排自助。综合考虑到每个人的消费能力,牛排自然是根据价位自由选择,亮点在于自助。周莺娜信誓旦旦地拍着自己的胸脯:

“我以我身上的100多斤肉发誓,那家自助最好吃!”

段天心说你这个担保还真是举重若轻啊,哈哈哈哈哈哈。

于是便各自叫了一辆计程车。两个男生一辆,三个女生一辆,趁着夜色往市中心疾驰而去。

下了车,来到市区繁华的购物广场,一行人顺着路边的中英文指示牌,进入了鳞次栉比的楼宇。说实话,这种奢华的地方,打小生活在山水之间的段天也是头一次来,可他又不想在女生面前丢面子,于是只能硬着头皮顶在前面,大大咧咧的闯。

哦,眼前这个正自动往上爬的是……扶梯。段天踌躇满志,故作潇洒,他整了整衣领,在姑娘们(周鱼勉强归入此类)好奇的注视下,来到了扶梯口。他犹豫了一下,自己是应该先迈左脚,还是先迈右脚呢?

能有什么区别呢?

就跟哥伦布踏上新大陆,是先迈左脚还是先迈右脚一样,是个完全没有必要纠结的问题。可段天偏偏就纠结了,在扶梯口陷入了凌乱,于是,他脚步也凌乱了。他“噗嗤”一声,滑倒在了扶梯口。背后爆发出一阵惊人的笑声。

段天大惭。紧接着,他大言不惭道:

“我这是……为了丈量一下扶梯的宽度。”

“哈哈哈哈……”

段天一边厚着脸皮也跟着笑呵呵,一边秉承“不懂就问”原则,拉着身后的姑娘问东问西,比如说如何坐电梯,如何扫码支付,如何用共享充电宝,暗自记下了这些东西的段天顿时感慨,城乡差距竟恐怖如斯,得亏自己脸皮厚,要是换了个脸皮不厚的,那得花多久才能学会这些基本的操作?

一路笑闹着,他们来到了自助牛排店。在服务员的微笑服务里,他们被引到座位边坐下,及时地被递上了菜单。

段天首先选。他看着香喷喷的样图,直流口水:

“服务员,我要红酒牛排!”

“好的,先生你要几成熟?”

“啊?什么几成,还有不烧熟这个说法?”段天一拍桌子,“唔,你们怎么招待顾客的!顾客就是上帝不懂吗?”

段天此言一出,举座皆惊。顾客们纷纷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各种复杂的眼神交织在他的身上,像看一位非洲土著,或者看一位外星人。段天浑然不觉:

“我说的不对吗?没有什么维权意识吗?唔……”

李秋儿笑着捂住了段天的嘴巴,她对着服务员致以真诚的抱歉:

“不好意思哈,我们这个同学,他脑子有些问题,吃完之后我就带他上医院。”

“……”

段天怒目圆睁:“唔唔唔!唔唔唔!”

李秋儿感受到掌心似乎有些湿润,她刹那间一惊,怒视段天一眼,便松开捂段天的手,光速冲向洗手间。没了束缚,段天愈发得意忘形,继续说:

“来,我们继续谈谈,为啥不把牛排煮熟的问题。是缺那点燃气费吗?要不要小爷我贡献给你们店一点?”

服务员终于忍不住了,她挑了挑眉毛,动了动唇彩色泽浓淡不一,疑似被唾沫星子溅湿的嘴唇,道:

“同学,你是来砸场子的吧?谁不知道吃牛排就得要按几分几分熟来?从小长在深山老林里,还是梁山水泊,大碗喝酒大块吃肉?”

段天一下子就囧了。我了个去,还有这种规定呀,这不是欺负人以前没吃过嘛?他尴尬一笑,匆匆从座位上跳起,腆着脸吩咐周鱼:

“小鱼,我去趟厕所,你点啥我就点啥,来双份。”

周鱼呆萌点头:“哦好。”

段天捂脸逃走,再不走,他快丢人丢疯掉辽……

☆☆☆☆☆☆

段天来到了洗手间的公共区域,见四周没有人,他终于放松下来,让自己脸上的通红色显现了出来,就像川蜀火锅里的辣椒油,开到浓烈的牡丹花:

太丢人了。

感受着那像失火一样的温度,段天不禁拧开水龙头,哗啦哗啦往自己的脸庞上浇水,让冰冷的液体为自己的羞耻降温。冷水的温度让他清醒了下来,不由得靠在镜子边,沉默着,盯着自己的鞋子。

不知怎么的,有点不开心呢……

李秋儿从另一边厕所里走出,她恰好看见了段天,柳眉竖起,刚准备发作,却又看见了他那闷闷不乐的表情。

唔,再怎么天天嘻嘻哈哈,也毕竟只是个少年啊……遇到这种事情,也难免会触及自尊心,可这又不能怪他。李秋儿的心蓦得就柔软了起来,她悄悄走到段天身边,轻声道:

“喂!傻子。”

段天抬起头:“啊?”

他看着少女眼中璀璨的星芒,竟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那片星光啊,仿佛能直击人的灵魂,能照进心中最温柔的那片海,推动着孤帆远起,载风以航……

李秋儿拉起了段天的手,把他带到了餐厅的窗户边。她指着窗外的夜色,道:

“很美丽对不对?”

段天把头伸了出去,只见窗外车水马龙,华灯初上。玉壶光转鱼龙舞,火树银花不夜天,晚风徐徐吹拂着他的额前那天然的呆毛。他点头:

“是啊。所以呢。”

“你看,他们在里面点菜,我们在外面看风景。”李秋儿认真地说,“我们都享受着一样的快乐,并没有高低之分。保持心态,我更愿意看到快乐的你。”

“唔~”段天被风吹得有些迷眼,他急忙把头缩了回来。他揉了揉眼睛,道:

“我知道。”

“嗯。”李秋儿看到段天亮晶晶的眼睛,她顿时心中了然。她颔首微笑:

“世界会温柔以待你,只要你继续用乐观的眼睛去看它。每个人生来平等,只是在不同的阶段,你做了他们没有去做的事……”

“我知道啊。所以你说这么多干嘛?”段天不解道。

“我开导你啊。”李秋儿觉得有些莫名其妙。本大小姐见你有些丧,特意来开解你,你倒是开心了,居然问我为什么?

“开导我干啥?”段天也觉得灰常费解,“我刚刚就是鞋子湿了,想看看是不是池子下面的水管漏了……”

“……”

正围在桌边点牛排的周鱼许小羽周莺娜,突然听见厕所那边传来一阵少女呼喝,还有少年哀嚎的声音。周莺娜不解地问:

“秋秋和小哥哥又打起来了?他俩不是去上厕所了吗?难道,进了一个厕所?”

“哈,习惯就好。”周鱼咯咯笑道。他递给服务员手中钩好的菜单。

周莺娜两眼放光,她蹭地左刀右叉,像看见唐僧肉的妖怪。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PS:很抱歉,今天浪的有点久……明天已经不敢看流分了(暴哭)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