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欠条匣中藏,好奇害死猫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你嗦啥?油个贼船到了咱家?俺不信,咱这值钱的耶……就殿前的三清像,他要是想要,要,得去山东找唐国强,开挖掘机。”

喝得醉醺醺的林晚晚跌跌撞撞地回来,晕乎乎地坐在杨树凳子上,边揉着太阳穴保持清醒,边听段天陈述玻璃窗碎掉的始末。

“是的,好像还是个女贼。”段天无障碍翻译,叼着雪糕棍道。

林晚晚身子一歪,屁股一撅,懒洋洋斜靠在墙壁上。他盯着段天,看少年难得一本正经的模样,捋直了舌头,不由得表示好笑:

“出去,姑娘辣妹儿见多了,思春啦?臭小子,不是跟你说过了吗,隔壁山头庵里的小尼姑可是喜欢你的紧,只要你开口,我这就雇花轿敲大锣……”

“能不能别提尼姑!”段天抱头抓狂,“林晚晚,我特么说得是真的!不信你看这个鞋子,哪有男人穿三十四码的鞋的!”

“哦,所以。”林晚晚瞟了拿着鞋情绪激动的段天,不屑地撇撇嘴,“人家和你有关系?”

“……”段天眨巴眨巴眼睛,“好像是没什么关系。”

“这就对了嘛。”林晚晚又端起桌上茶杯,指尖微微冒出热量将冷茶加热,又凑过去抿了口,被烫的哇哇大叫,“哇,这水怎么这么烫!谁干的?”

“……”

就在段天第N次生出揭竿而起大义灭亲一棒槌夯死师父的想法时,林晚晚却猛地清醒了过来。他额头隐隐冒出虚汗,扶着墙壁站起:

“毕竟是个贼,不会偷去什么重要物件吧。快快,去清点一下我们的资产。”

师徒俩当即在偏厅卧房里忙碌了起来。其实桃花观内也没有什么值钱的物件,毕竟是个偏僻道观,虽然也曾有香火供奉,但在这个不信鬼神信苍生的年代,日常运营还是以政府拨款为主。林晚晚一个劲地数着铁皮盒里的钢镚,却止不住的手滑让过程陷入循环往复像圆周率测算,段天则翻箱倒柜,检查黑衣人究竟有没有带走什么的同时顺便拿回自己多年来被师父没收的小玩意儿。

……

就在段天扒地皮般搜刮甚至找到了自己五岁时被没收的五毛喷水枪,吃白象方便面集齐的三国演义人物卡的时候,只听见偏厅里,林晚晚像被猫踩了尾巴的耗子,喘着粗气大声嚷道:

“段天!把放在衣柜里小夹层里的那个锦盒拿过来,我看看里面的东西有没有丢。”

“啊?好嘞。”

段天放下手中物件,轻车熟路地从林晚晚那装着风衣西装长袍道袍内裤袜子等身抱枕的衣柜里掏出了一个小锦盒,揣着它走向客厅。严格说来,这个小盒子他从小到大发现了不止一次,但和每次被没收的东西八竿子打不着,一是不敢开二是懒得管,睿智的他自然无动于衷,更不会效仿某毛茸茸会卖萌容易被好奇心害死的生物。

但在今天,见师父余醉未消,鬼使神差地,叛逆期情绪发作的段天突然对这个看起来颇为精致的小盒子起了兴趣。他瞄了瞄还在傻乎乎数硬币的师父,悄悄转过身去,做贼心虚地触摸着盖在盒子上的防盗符咒——应该不会出事吧?想起水浒传第一回洪太尉误走妖魔这一桩演义传闻,他不禁感到心惊肉跳,又多了些刺激感和跃跃欲试。

开不开?

嗯,开!就算没有妖魔,说不定能揭出个五行山下孙悟空,或者浑身绿油油逮人就许愿的绿毛龙,乃至卖烤羊肉串的大胡子阿拉丁神灯什么的嘛。

防盗符咒比较低级,对于段天这种从小啃书的修士来说形同虚设。他微输法力验明正身,揭掉封印掀开盖子,屏住呼吸,心中已经做好了见到妖孽或者外星人葫芦娃大力水手的心理准备。定睛一看,却见盒子整体朴实无华,只有中央铺着一块红绸,红底鲜亮,静静衬托着一页金色的纸张。他好奇地把手伸了过去,轻轻捏住金纸一角,拿起来欲细细端详……

“臭小子,在里面磨蹭了这么久,跟野男人出柜啊……嗯?你怎么把盒子打开了?合上合上,那里面的东西,少儿不宜!”

林晚晚忽然酒醒,惊讶的喊声在侧厅里和四周墙壁碰撞,在雄厚内力的驱使下,如天雷滚滚。可惜为时已晚,段天已经展开了金书,对着林晚晚,满脸疑惑,逐字逐句把内容念了出来:

“兹以我儿段天童年幸福为抵押,借桃花观观主林晚晚可口可乐一瓶。”

段天震惊地转过头,恰好与林晚晚目光交错。两相对视,视线纠缠,道观内陷入了难得的沉默,恰如月夜里的幽谷雪崩后的深山,安静无端。

————————————————————————————————————

“说吧,怎么回事。”段天双手抱胸,居高临下,咄咄逼人。

林晚晚老实地坐在小马扎上,头摇成紧过发条的拨浪鼓:“我醉了!”

“骗人。”段天抬起林晚晚下巴,以霸道总裁的视角看着他,轻蔑道,“吐字清晰,分明是清醒的。”

“反了啊你小子!”见装醉失败,林晚晚从马扎上蹦了起来,不满地出手推搡,“去去去,大人的事情,小屁孩别管!”

“……呵。”段天轻轻闪避,略歪脑袋,露出计划通一样的慈祥微笑,“你要是不告诉我,我就告诉翠花婶你在她家骗吃骗喝了这么多年。”

“……说就说,大不了老子斋戒。”林晚晚强装镇定。

“还有你那几个按摩客户,按摩根本不用按那么多地方,你是在借机吃豆腐!”

“嘿,老子是出家人,现在就挥菜刀斩断情丝。”林晚晚咬牙肉疼。

“还有晒谷广场上丢的那几条内裤……”

“嗯?你别胡说!”林晚晚脸色一变,“我可不是这种人!”

段天整张脸上都写满了单纯:“我说是就是。你说,大家是信我这个阳光少年呢,还是你这个猥琐大叔?”

林晚晚稍稍权衡了一下利弊,他无力地发现,段天这小子手中自己的把柄实在是太多了,而且就面相来看,他明显比自己更具有亲和力——还真是跟当年那货如出一辙啊。想起故人音容笑貌,林晚晚叹了口气,他凑上前,摸了摸段天的头,感觉手感不错后又顺势撸到了后脑勺。无视少年喷火的双眼,他缓缓道:

“好吧,今天就告诉你真相。十七年前,一个暴风雨之夜,你的父亲抱着襁褓中的你,敲开了桃花观的大门。”


PS:要是没有反转我吃手机好吧~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5欠条匣中藏,好奇害死猫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