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我生平最恨嘤嘤怪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书接上文,上回书说到,段天一行人初入帝都市郊大名文物模型加工厂,伪装兄妹诓骗保安,魂迷富婆通讯录,最后被李秋儿拖拽进深夜加工厂——这才引出了迷宫里寻宝藏,周鱼巧遇牛星峰,你方唱罢我登台,深夜工厂闹翻天的故事~

(拍案板,手动啪叽)

以上是作者皮一下,完全没有水字数的意思,一点都没有,不要用怀疑的目光看着我,我会害羞的。

☆☆☆☆☆☆

李秋儿拖着心心念念富婆通讯录的段天,和周鱼一起,进入了乌漆嘛黑的加工厂里。在路边宣传栏的草垛里,少年们探出头,四下窥视着,寻找不知道存不存在的蛛丝马迹。

瞄了半天,段天忍不住说:

“秋儿,还有别的线索吗?风好大,我好害怕。”

“……”李秋儿鄙夷地看了他一眼,“我都没说害怕呢。以前做刺客的时候,别说这几分钟,蹲三天都没问题。”

“蹲三天?你便秘?”段天下意识地信口开河。

“……滚!”

被段天这么一歪楼,李秋儿怒上心头,两人再次由亲密战友升级到互不顺眼,差点没在草丛里打起架——简称野战来。

周鱼叹了口气,他觉得虽然自己有社交恐惧症,但是,绝对不会像小天和秋儿姐一样,一言不合互相吵闹,把正事抛到九霄云外。周鱼悄悄钻出草垛,他一眼就注意到了距离他们有一段距离,很容易被马大哈们忽略的厂区地图。他轻轻打开手电筒(自备的),默默把地图记忆到心里。悄咪咪推理了一下,哪里最有可能会存放着“宝物”呢?

首先,绝对不可能是工厂的车间,因为人多眼杂,放那里一方面不方便保存,另一方面还特别容易拉仇恨——啧,资产阶级的炫耀!来来来,兄弟们一起起义,打土豪分工具!我要车床你要螺丝钉!

其次,绝对不可能是室外,那么大部分的占地面积都可以排除。先不说风吹日晒车走脚踩,光是日常维护,就够这老板喝一壶。

那么,作用排除法的话,应该是,办公室!理查德先生剥削广大工人群众的大本营!就如同龙喜欢把掠夺来的金银财宝放在山洞里一样,办公室就是理查德先生的山洞!

第一次独立思考就得出如此结论,周鱼激动地捂住胸口,心怦怦直跳,像永不消逝的电波。当他就要去草丛,告诉正打架斗殴的两位欢喜冤家时,地下突然出现了震动——

地龙翻身?

不对,似乎没那么夸张,更像是地下有什么东西要钻上来。

周鱼立刻拉开了几米距离,紧张地看着那不断蠕动的地面。地面的土壤不断塌陷,涌现出许多纵横交错的裂缝,抛出许多泛黄湿润的浮土。渐渐的,裂缝扩大,整体塌陷,形成了一个坑——猝不及防,一个脑袋从里面冒了出来!像街机里的地鼠!

周鱼吓得尖叫:“啊啊啊……唔?”

从坑里爬出了一个看起来憨厚老实的老农式人物,让想象力丰富的周鱼想起了葫芦娃里的爷爷,油画《父亲》里的男一号。

不过比起爷爷,似乎他显得比较年轻?

觉得“年轻版大爷”没有太大威胁,立志于克服社交恐惧症的周鱼,勇敢地迈出了第一步。他表现出和煦如春风的笑容,用优雅如选秀模特的仪态,踩着轻快如考试得一百分的脚步,靠近了那个正站在坑边,一边咳嗽,一边拍土的男人!

他笑靥如花,声音如清脆的痛经,啊不,铜铃:

“你好啊,大叔~”

大叔被这声齁甜的叫声惊得腿下一滑,重心不稳,瞬间跌进了坑里,隐隐传来翻滚的惨叫。

周鱼:“……”

自己有这么可怕吗?杀伤力这么大?

其实这也不能怪周鱼,毕竟虽然人们都喜欢看美人,但是美人在哪里出现也大有门路。比如说,如果美人出现在路上,街上,或者床上(挂掉),那自然是皆大欢喜,老少咸宜;但是,如果美人出现在古墓,荒寺,废砖头堆旁边,那就真的吓skr人了。周鱼意识到自己出现的不合时宜,他赶紧弯下腰,眸若灿星地看着刚从里面爬出来的大叔:

“抱歉啊大叔,我下次说话,一定会注意的,先把灯光打开。”

大叔只见周鱼背后的路灯突然亮了起来,贼亮的白炽灯泡发出穿透力极强的光束,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便以一个诡异的角度,不偏不倚地照在了他的脸上。

“……”

大叔手一松,再次掉进了坑里。听着里面传来的坠地闷响,周鱼脸都吓白了,他连忙放下让路灯亮起的法术,只留下一片月光,成为四周唯一的光源。在银辉的照耀下,显得他的脸庞愈发惨白——

更像女鬼了喂!

好巧不巧,大叔又艰难的从坑里爬了出来,看到周鱼那张仿佛美颜过度的脸,他下意识地抬起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然后,又掉了下去。

————————————————————————————————————————————————

周鱼好不容易把大叔从坑里拽到了地面上,不知是不是错觉,他觉得,这坑好像比刚刚塌陷时大了许多。不过这种细节,又关可爱的他什么事呢?他帮着大叔拍净身上的浮土和黄尘,关心地问:

“大叔,你叫什么名字呀,怎么在地底下呀。”

大叔看着粉雕玉琢如同瓷娃娃般的周鱼,他心中一暖,三次掉进坑里的不快烟消云散。他笑呵呵道:

“我叫牛星峰,你叫我牛爷爷就好了。你叫什么呀?”

“我叫周鱼。”周鱼道。

“哦,小羽呀?”牛星峰点头称赞,“周羽,好名字,好名字!清灵优雅,符合你的气质。”

“嗯,嘿嘿,牛爷爷谬赞。”周鱼脸一红,他谦虚地回答。

“至于我为什么在下面呀……这,我也没想好理由,要不,你猜猜?”牛星峰卡壳了半天,他试探着问。

从一百米之外开始挖坑的他,纵使有一身神力,也整整耗费了半天的功夫。期间曾挖到过排水管,光缆,燃气管,化粪池……最后一次差点英勇殉职。一方面是没有时间给自己编排一个好的故事背景,另一方面,他也不觉得自己会遇到旁人,深夜放假厂区肯定是鸟都没有一只——谁会知道,刚从地下冒出头,就遇到了一位美得不像话的小姑娘呢!

不过看起来很好骗的样子,智商似乎不高。我那刚学会下地走路的孙子好像缺个童养媳,可以考虑发展一下。

正常人听到牛星峰这话,不说怀疑他的真实目的,至少会反问一下,怎么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来干什么的。但是,周鱼就这么傻白甜的相信了,他还真的认真揣测了起来:

“让我想想,你从地下来。你衣服很朴素,手上有铁锹。哦,我知道了!你是……”

刺客?牛星峰暗想。

“摸金校尉!”周鱼兴奋得语无伦次,“寻龙分金看缠山,一重缠是一重关……盗墓四大门派,搬山卸岭,发丘摸金!”

“……我不是。顺带一提,盗墓是违法的,牛头请上交给国家。”

“……”

周鱼沉默了挺长一段时间。月出乌云,天空澄澈,就在牛星峰按捺不住,心想不能继续拖了,干脆顺坡下驴,承认自己是摸金校尉的时候,周鱼突然开口,用沉重,悲伤的语气说:

“我知道了,你是过来讨薪的农民工。”

“???”

“你被黑心老板拖欠工资,然后埋到了坑里,现在才爬出来。呜呜呜,太惨了。”

“???”

“嘤,不对吗。”

“……”

牛星峰顺坡下驴,他无奈地点头:

“是的,我就是过来讨薪的农民工。”

同时他心想,哎呦妈呀,这坡歪的,都成九十度直角了,啥品种的驴都承受不住啊。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