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胸口碎大石,倒拔消防栓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八月盛夏,蝉鸣声攻占了许城的大街小巷。

夏日精灵的声势鼓舞着热浪的潮退潮涨,阳光暴晒出的,树叶与青草的香气混合着柏油的味道,氤氲在这座依山傍水,林木苍郁的川蜀小城。

嗯,这种天气还敢出门的人,除了因生活所迫外,大概就像陈奕迅王菲那首春晚歌曲一样,因为爱情了……

一对舔着冰淇淋的年轻男女相互依偎着,从许城最大的步行街走过。摩天大楼在脚下投射出层层阴影,与明亮炽热的马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意料之中的,亮色暗色沆瀣一气,没给世界带来任何凉意。空调室外机贴满了庞然大物的外部,呼呼扇出的热风仿佛能把人体风干成腊肉。姑娘皱起了眉头,小伙见状,连忙叼着蛋筒把遮阳伞往女朋友那边靠了靠,以此挡住阻碍两人间甜蜜电波的紫外线:

“小丽,我们往树荫下走,树荫下凉快。”

“好~小明,都听你的。”名叫小丽的女子嗲声嗲气道。她亲昵的捏了捏小明的胳膊,两人便离开店铺前的长廊,往人行道上走去。

鲁迅说过,大热天的肯出门,不是真爱就是讨生活。林荫路上人行道旁,一溜排摆着数个小摊,旁边坐着眼巴巴盼着生意上门的摊主们。有卖小饰品的,有卖耳机的,有卖洋娃娃的,更有一溜排烤串烤肠老冰棍切西瓜腌菠萝手机贴膜还有胸口碎大石……嗯?胸口碎大石?

见画风如此清奇,小明和小丽一时兴起,两人走到写有“胸口碎大石”的纸牌子前。眼见那牌子摇摇欲坠钉在树上,分明就是拍扁的快递盒做的连毛边都没有撕尽,小明不由得摇摇头:“这也太不专业了,我看啊,怕是没什么真本事。”

“客人,这年头有牌子的都是糊弄人的,没牌子的往往才专业嘛。”

话音刚落,一个清晰爽朗的少年音从旁边贩西瓜的拖拉机上传来。循声望去,只见一位约莫十六七岁的少年跳下车斗,抹了抹沾着粉红色西瓜汁的嘴唇,笑吟吟看着这对前来光顾的情侣。他身着干净的白色T恤,下半身的黑裤却肥大的有些过分,显得整个人松松垮垮的,却有种藏也藏不住的,精神抖擞的气质。他拾起被风吹倒的招牌,吹了吹上面的灰尘,又把它扔在了地上。接着他往后一翻,整个人四仰八叉躺了上去。

“……不是,小盆友你做啥?碰瓷儿?”小丽紧张地往男朋友身后缩了缩,生怕自己惹上事端。

“胸口碎大石啊!”少年拍了拍单薄的胸脯,朗声道,“你们不是来看表演的吗?”

“是来看表演的,可不是看你表演的。”小明翻了翻白眼,“你家长呢?怎么放你在这瞎玩胡闹?”

“嘿我说你们这群大人怎么都一个德性,我还能砸自己的招牌不成?”少年急眼了,“这样啊,我先表演,演不好分文不取。哎,我石头呢?”

见少年四下张望,旁边一直围观的瓜农笑道:“段天,别找了,你那块石头昨晚上让卖红薯的拾掇去垫炉子了。”

“……”

“要不,你用我这砧板凑合凑合得了。”

“呸,你这什么馊主意。”

名叫段天的少年搓了搓手,他饱含歉意,真诚地看着这对疑惑如黑人问号表情包的情侣:“不好意思,今天这胸口碎大石怕是表演不了了,因为……”

“行了我知道了,本来也没打算看见什么。小丽,我们走,去宾馆热个身纳个凉……”小明拉着小丽,准备溜之大吉。

“哎等等,别走啊客人!”见肥羊们要走,喜开张的段天连忙出声挽留,“我还有一出绝技,源自华夏古典名著——水浒传看过没有?”

“看过。莫非是,潘驴邓小闲?”小丽顿时来了兴趣,她眼眸冒光化身叮裆猫,火辣辣上下扫视着。

“嗨,瞧您说的,我怎么可能表演那种东西。是倒拔垂杨柳!”

段天神秘一笑,他左右看了看,目光落到身后那棵茂盛的法国梧桐上。梧桐树枝繁叶茂根系发达,腰围有两人合抱之粗。他把手掌搭了上去,轻吸一口气,弯曲骨节,两边同时往上用力——蝉声瞬间停止,小树叶小枝杈扑啦啦落了下来,溅得商贩和小情侣嗷嗷直叫。小明见随着段天的用力,杨树根旁边的土层已经有了松动的迹象,他怕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影响市容和三观的事情,连忙出声阻止:

“行了行了,小子别拔了,千万别把警察招惹过来!这大热天的,我可不想搞事情……”

“那哪行啊,说好的倒拔垂杨柳,必须得给你表演完。”见小明退堂鼓打的震天响,段天的倔脾气也上来了,“不拔树?可以,我换个东西。”

小明已经忍不住要拂袖而去,小丽则突然来了兴趣,硬是要拽着男朋友看完这最后的表演。见有了粉丝加持,段天喜出望外,他搓了搓手,四下张望了一会儿,大气地一指:

“就拔那个铁柱子好了!”

不顾群众惊恐的眼神,他走到那红色“铁柱子”前,摆出非常销魂的倒拔体位,紧接着,他肱二头肌绷紧,手臂猛然用力,刹那间山呼海啸风云变色张飞喝断当阳桥武侯开大怼司徒——

“等等!”

小明还没来得及阻止,段天便把红铁柱一分为二!说时迟那时快,高压水流如决了堤的洪水般从断口喷射而出,纷纷扬扬如四月的柳絮,要命的是柳絮只会迷眼,这水流倒是湿身……三人在热浪滚滚的街头如狼狈的落汤鸡,纷纷感慨地狱空荡荡,人间不值得。

小丽率先反应过来。她顶着一张落花流水,万紫千红的脸,尖叫着冲向段天:

“小混蛋,我的妆!”

段天一脸无奈:“大姐,我是真的不知道那红柱子里有水啊,你脸上的粉都被冲成云贵高原丹霞地貌了,要不先洗洗?。”

“谁让你拔消防栓?谁让你拔消防栓?”小丽发誓要用指甲挠花段天的脸,“别跑,站住!”

撒子才不跑嘞!段天心中暗想,他当机立断,抱着吃剩的半个西瓜撒腿就跑,同时对卖瓜瓜贩大声道:

“大叔,这半个西瓜算我帮你看半个小时摊的工钱!”

“嘿,有你这么算的吗?这半个小时你屁都没卖出去一个,尽顾着蹭吃蹭喝了!”

瓜贩有些不满,但看见段天抱着瓜湿着身被妆花了的女人撵成兔子,突然内心舒畅,忍不住感慨党的政策好,恶人自有恶人磨。他摘下草帽,坐在拖拉机的车斗上,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水:

“这小子倒是挺有趣的……也不知道是什么底细。”


PS:让我猜猜,是谁第一个发现我的新书?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