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贞操与节操孰重孰轻

“那啥,你确定不是节操什么的,这玩意儿我成吨。”段天猝不及防,但还是玩了个冷幽默,试图缓解无比诡异的现场气氛。

贞操?是贞子那个贞,广播体操那个操吗?

小爷我明明还是个处……呸呸呸!我还是个单纯的潜力股!

李秋儿反反复复把金书看了又看,她先是有些失措,因为从小到大见到此物多次,一直以为是父母的收藏,这次上学顺手就带了出来,哪里知道还和这个没认识几天,火拼了N次的男生有渊源。再大大咧咧也是女孩子,于是,她努力压抑着复杂情绪,掺杂着些不知从哪里冒出的羞涩,试探着问段天:

“这个,明明是我父母给我的东西,怎么会有你的名字?”

段天丝毫没有注意到李秋儿的羞涩,他非常光棍地瞄着被她揣在怀里的金书,拍了拍脑袋,大彻大悟如迦叶拈花,弥勒降世:

“嗨,我估计李牧野和程玉是你爹妈。”

“嗯。”李秋儿揣着金书,并没有打消心中的疑惑,“也就是说,这个金书,真的原来是你的?”

“岂止是我的,它还承载着一段可歌可泣,荡气回肠的血泪史……”

在段天言简意赅而又惟妙惟肖地讲述下,李秋儿很快就明白了这金书其实是一张欠条,只是内容有些难以置信外加无厘头惊悚而已。她抚摸着金书,感慨道:

“居然还真有这么坑孩子的父母。现在觉得,我爸妈对我真的挺好的。回去以后一定不惹他们生气了。”

“就是就是。”段天期盼地看着李秋儿,非常浮夸地暗示,“所以,嗯,不考虑用那啥啥,来抚慰一下我受伤的心灵?”

这一声那啥啥可谓是完美体现了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段天在其中至少包括了三层含义:想要欠条,想要安慰,想要嗯嗯啊啊。(最后这个纯属杜撰,为了凑字数)

李秋儿看了段天一眼:“哦。”

这个哦字也有着很深刻,很凝重,很让人扼腕叹息的含义:好啦好啦我知道了,我明白了我晓得了,别说废话了姑奶奶要回去吃饭了。

段天急眼了,他挡在李秋儿和大门之间,凶巴巴如一只跳墙的奶狗,啊呸狼狗:

“李秋儿同学!你能不能,把手里的欠条还给我,虽然它是你父母给你的,却对我来说,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哦。”李秋儿翻了翻白眼,“你还知道这是我爸妈给我的啊。凭什么给你,就不给。”

虽然只和段天接触了不过两天,但双方实则火拼了数次,就积怨来说,不亚于历史冤家。新仇旧恨涌上心头,李秋儿果断握住了这难得一见的把柄——

“我可以还给你啊!比如说,那个……”段天挠了挠头,他回答,“不就是鸡丝豆腐脑吗?我给你十杯!甜咸各一半,加量不加价!”

赶明儿就去打劫校门口推车买早餐的小贩!想起自己宝贵的贞操就被抵押了如此廉价的玩意儿,段天打心眼肉疼,疼得跟竹笋炒肉丝似的。

“我不要。”李秋儿摇头,“要什么鸡丝豆腐脑。我又不缺这东西,给多了我又不能批发。”

“那你想要什么。”段天双手捂胸口,差点就没学太极张三丰那般武当,“难道说,还真的要我的,贞操?”

“不不不,谁要你的贞操。”

李秋儿似笑非笑,她索性往后退了两步,顺理成章地坐在桌子上,指关节轻叩木制表面。伴着直击灵魂的笃笃声,李秋儿慢条斯理道:

“你若是答应我一件事,两张金书都可以还你。”

“什么事?”段天有些诧异。

却只听李秋儿狡黠道:“以后,你得做我的保镖。如果那些黑衣人卷土重来,你得帮我处理掉,不能让他们打扰了我愉悦的大学生活。”

段天首先想到的就是《近身保镖》《校花的贴身高手》等古今中外著名的保镖文学作品,他曾通读此类名著,并对此深有研究,就差没撰写读后感:这些保镖最后无一例外都抱得美人归,败帝王斗苍天,征服银河系都是小意思。保镖们的征途分明是星辰大海!于是,段天春心萌动,满口答应道:

“好的好的。放心好了,以后我绝对是坐怀不乱柳下惠,不接衣架西门庆,鸭蛋考生陈世美……”

“等等哈,我这里还有几个附加条约。你先等等,我来给你复述一下。”李秋儿抓紧时机,她展开纸笔,便在杨教授办公桌上当场书写了起来。段天一头雾水,他连忙凑过去,暗搓搓盯着李秋儿的笔尖,越看越心惊肉跳:

段天需要随叫随到,比如在深夜提供代购零食服务,至于如何进楼,自己想办法。

段天需要时刻潜伏在李秋儿五米之内,时刻警惕黑衣人以及红绿灯,还有捕捉路上邂逅的帅哥。

段天需要为李秋儿承包非专业课点名,作业,回答问题,做展示材料等一系列大到天塌地陷,小到鸡毛蒜皮的事情。

段天如果想有对象,需要向组织(主要指也是特指李秋儿)报备,申请后方可开展攻略。

……

林林总总,巨细靡遗,几乎把所有涉及到的情况,统统写在了这张不平等条约上。幸亏段天没有像平日里玩游戏一样,看到“是否同意服务条约”后直接就直接勾上小绿叉。身为忠实的三妖五晚会拥护者,看完之后他不禁感慨:

好家伙,简直就是现代版的马关条约呀!丧权辱国,给劲打脸!

坚决不能同意!

段天啪地把条约拍在桌子上,怒视李秋儿:

“不要欺人太甚!难道我拍拖也要向你汇报?”

“我才懒得管你呢,只是,谁让你爸妈把你的贞操抵押给了我呢。”李秋儿笑得像只小狐狸,只觉得这几日的不快一下子补偿了回来,“反正,爱答应不答应~”

“我……”

段天只觉得这问题实在艰难,堪比“你妈和我同时掉水里先救谁”。不对,比这个问题难多了,简直是如何证明“一个闭的三维流形就是一个有边界的三维空间;单连通就是这个空间中每条封闭的曲线都可以连续的收缩成一点,或者说在一个封闭的三维空间,假如每条封闭的曲线都能收缩成一点,这个空间就一定是一个三维圆球”的级别!

……

以上是庞加莱猜想,有兴趣地读者可以自己去证明,我不拦着,嘿嘿嘿。(贼笑)

段天思忖片刻,见李秋儿作势又有了新灵感,似乎又要往契约上填写其他内容,生怕还有新花样的他连忙出声阻止:

“等等!”

“……哦?”李秋儿停下笔,饶有兴致地看着段天。她一边旋转墨笔,一边托腮道:

“回心转意了?还是认清现实了?”

“认清现实了。妥妥的。”段天很狗地扑倒,顺手搂住李秋儿的腿,“秋儿姐,以后我唯你是从。你说往东我不往西,你说买德国,我绝不买意大利。”

口不对心,分外勉强。虽然表面上是一只舔狗,但于此同时,他在心里暗搓搓记下小本本:

汪汪汪!李秋儿你给我等着!君子报仇十天不晚!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