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布衣同车列,麦田大学城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结合上文,段天在安检口分掉了自己的行李,过了安检口之后又分批讨要了回来,然后在上火车的时候又把它分掉,最后又在上火车之后再度收集完整——来回四次,不辞辛苦。通过这种方式,他成功的上了火车且免掉了托运费,就是收集的时候费了点功夫磨了点嘴皮子。

大部分人还是比较讲诚信的,毕竟这三瓜俩枣的也不值几个钱,而且要了也没用,纯属揣兜里膈应人;然而当最终清点的时候,自己那一沓新旧皆有的内裤却离奇消失了。

啧,这年头变态真多,没想到男人内裤也有买方市场啊。

老人见段天认真神情,心想也许那内裤不是一般的内裤,便好声安慰道:“没事,内裤而已,可以再买的呀。”

段天叹了口气:“算了,丢了就丢了,就当支援国家全面建设小康社会了。话说,你一个老人家怎么一个人坐火车?万一跌倒了伤到了怎么办?你家孩子呢?”

虽然段天外表上玩世不恭,但实际上他还是打心眼里富有正义感,且非常尊重老人的。不尊重老人,国家哪有希望?不尊重前辈,社会道德何存?

“我啊,退休了,出来旅行。”老人笑道,“而且闲不住,于是又找了份差事。我家孩子?都在国外深造呢,逢年过节才回家。”

“什么差事需要坐火车呀?远吗?”段天问。

“是去一所大学教……去扫地。”老人显得尤为和蔼,语调舒缓如春风化雨。

“巧了,我是去报道的大学生。”见找到了共同话题,段天顿时来了精神,“老爷爷,你是去哪个学校?”

“中央建筑大学。”老人道。

段天原本手掌托着腮帮,听到老人的话,下巴差点没砸到桌子上:

“这么巧?我就是那里的新生。我叫段天,老爷爷,要不下了火车,我们一起走?”

“可以啊,正好路上有个伴。”老人微笑。

“请问您尊姓大名?”

“免贵姓布,单名一个毅字。原名拗口,叫我布衣就好了。”老人依旧微笑。

确定了是一路人后,段天对布衣老人显得更加热忱了起来。比如,当老人想泡一杯热茶的时候,段天率先起身拿起杯子,跑到人满为患的开水器旁边去接热水。而老人道谢后,段天则先表达助人为乐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接着转弯抹角问起了这所大学的情况,毕竟自己对它一无所知。布衣老人也不含糊,一路上给段天分享了许多中央建筑大学的风土人情传闻轶事八卦情节,听得段天是津津有味,一点也不考虑这位“扫地的”知道的是不是多了点。

当喇叭里甜美的女声播报“帝都南站”到了的时候,段天把货架上的行李一股脑儿扫了干净,抢先下了火车,接着又小心翼翼地再爬上火车,把老人扶了下来。一老一少沿着地下通道走出了出站口,来到了站前广场明媚的天空下。

看着天上飘逸柔和的蓝天白云,感受着郊区特有的清新空气和不同与川蜀湿润的干燥感觉,段天深吸了一口气,兴奋道:“耶!这是自由的气息!”

布衣老人笑笑,道:“有这么兴奋?那开学之后,可千万别想父母。”

“我想这两个不负责任的家伙干嘛?哦对,确实要找这两个家伙。”段天猛一跺脚,“敢拿我的身体做交易,哼!”

他转过头问布衣老人:“布爷爷,你知道去中央建筑大学怎么走吗?”

“走啊。”布衣老人轻松指了指前方,道,“就在前面。”

“……可前方是郊区?”段天试探着问,“您不会是烟瘾犯了,想到城乡结合部去买包烟抽吧?”

“什么城乡结合部。”布衣老人哭笑不得,他晃了晃手指,“小段,央建确实在郊区,你跟着我就是了。”

段天将信将疑,但转念一想这位老人不像是坏人,自己也不是什么黄花大闺女,完全不用这么提防。于是乎,他便跟着布衣老人挤出了站前人流,冲更加郊区的方向走去。当一个小时过去,看着背后的城市逐渐缩小沉入地平线,四周的田野耕牛变成背景主基调的时候,段天终于忍不住了,他问布衣老人:

“布爷爷,您真的真的,没记错吗?”

“没记错。”布衣老人背手漫步,悠闲而笃定地说,“再走两里,就是大学城。”

“……”

路过的一个腰揣镰刀的农人听见两人对话,他吹了声口哨,高声道:

“两位,大学城是能从这走,但火车站后面左转六百米,不就是大学城西门吗?何必这么麻烦?”

“……”

段天半天的养气当即破功,他原本准备嗷嗷质问一番,气势都打足了却突然想到,眼前这位到底是个老前辈,不能动怒,便悲伤地碎碎念着,像一个被补刀的泄气皮球:

“布爷爷,走了这么远,您是准备深入田间地头考察民情,还是减掉小肚子锻炼腱子肉啊?”

布衣老人讪笑道:“有一二十年没来了,不知道现在发展的这么好,这么好。啊,国家的现代化建设真是如火如荼啊……”

牙打掉了和血吞,后悔不在火车站买份地图的段天搀扶着老人继续走完那两里路,终于在太阳功率高档回落的燥热下午,来到了中央建筑大学的大学城南门,进入了广阔如花园的校园,段天眼神越过人潮,远远望见了门庭若市的新生报名点。

在从包里掏出通知书和自己的资料(假)的时候,段天随口问身边气喘吁吁的老人:

“布爷爷,要不要我陪你去学校后勤?”

布衣老人先点头,然后摇头:“不用了不用了,我还是认得路的,你新开学,事情多,先去忙吧。小段同学,你是哪个系的?”

“我是宗教系的。”段天答。

“宗教系?哦,想起来了。”布衣老人拍拍脑袋,“你的导师我记得,是个非常,嗯,应该说是有趣的人。”

段天耸耸肩,他把手中文件攥紧,重新背上山一样高的行李,对着如海水涨潮般的人群,冲离去的老人挥手致意:

“布爷爷,后会有期哈!”

布衣老人微笑,慢悠悠踱步出人群,随即与更广阔的人海融为一体。段天伫立了一会儿,确定老人无碍后,他顿了顿神,沿着主干道走向迎新的接待处。


PS:看着数量锐减的存稿,理智地按下了双更的念头。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10布衣同车列,麦田大学城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