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谁还没有个小秘密

周鱼对此肃然起敬:

原来段天在岗亭对于富婆花名册的恋恋不舍,居然全部都是装出来的!佩服佩服,刺激刺激!

得到表扬,段天心花怒放,故作睿智地继续推理:

“不是我装x,是我实在有先见之明。如果我拿了你的富婆花名册,先不说究竟有几分的真实性,就算里面都是真的富婆,我就能真的委身她们吗?我这啥条件?这么优秀,她们受得了吗?”

“……”

李秋儿原本嘴角染血,她面色苍白,摇摇欲坠如同一张单薄的纸片,现在却露出了几抹笑意。

她心想,他还是这么会吹呢。算了,这次就不嘲讽他啦,毕竟这次能力挽狂澜,还多亏了他……

“可是,假如我把第三张线索藏在了富婆花名册里呢。”

喇叭里,保安,不,应该是理查德,戏谑道。仿佛调皮的孩子往米缸里放了支烟花,他语气里满满都是快乐。

段天:“……”

“想找到线索就来吧,我在岗亭等着你们。”

理查德道。

电流刺刺拉拉,断续发出难听的噪音,最后彻底没了声响。

三人面面相觑,不知该不该相信这从天而降的线索,己方战斗力已经降至历史最低点,万一有设伏怎么办?若是不去,又应该如何破局?

“……我们一起去,他只是一个闲得慌的资本家而已。”李秋儿沉默了一会儿,道。

“我担不起这个风险,只是一张金书而已。”段天叹了口气,他道,“现在打不动了,不能拖累你们……我们走吧。”

讲道理虽然他很想要异宝金书,但比起就站在身边的人,他有放弃的魄力和决心。

唔,珍惜眼前人,不能等到失去了才悔之莫及,那两个不着调的父母们……谁管他们啊。

李秋儿突然笑了起来,在夜色里果真分外明媚,娇颜璀璨,让段天心中一晃。她道:

“其实我还有一战之力的。我保护你们啊。”

我保护你们啊。

……

段天不由得一怔。他神色复杂,接着,不由自主地嘴硬道:

“你拿什么来保护我啊。再喷几口血?省省吧,有这点血还不如,还不如,去医院献血呢。”

小妞,我保护你就好了啊,本大爷,本大爷……才不需要你保护呢。

李秋儿并不答话,她伸出手来,一根金黄色的棍子从袖口点射而出。

若是平常,段天会口花花几句“你的袖子是次元袖子吗,以后雇你搬家”之类,而今日这种情况,见到黄金擀面杖,他有些疑惑,有些惊讶,甚至于有些恼怒:

“你带了这东西?那为什么宁可喷血,也不拿出来?”

段天清楚地记得,这东西是水饺馆的镇馆之宝,李秋儿曾依靠着它大显神威,如金甲神人降世,击退了盖不留的进攻。既然带了镇馆之宝,为什么之前不用呢?就算不能减轻压力,也至少……不用流那么多血啊。

“因为它在变化。”

李秋儿托起擀面杖,她眼神落在这根短短的棍子间,眉宇间透露着些许无奈:

“我不能让水饺馆的人,特别是天字刺客们发现,否则,计划会功亏一篑。”

“到底是什么?”

段天的视线也随即在金色擀面杖上汇聚,除了颜色,他真的没看出它和寻常案板间,终日与面粉作伴的普通擀面杖有什么区别。

“现在还不能告诉你。”

李秋儿摇了摇头,她轻松吹了口气,微注法力,长棍瞬间延长,重新绽放出威风凛凛的色彩。语调由柔软重新变得坚定,她轻声喝道:

“你只需要知道,什么叫一棍破天。对付这些家伙,我一人一棍就够了。周鱼,你扶着段天,在我后面走!”

☆☆☆☆☆☆

重新靠近来时路过的岗亭,依旧是灯火通明四周不夜,堪称夜空中最亮的星。原本被李秋儿一招撂倒的保安理查德却不见了踪影,原地只有搪瓷缸依然坚挺,茶水凉透没了热气,李秋儿见状,她收起长棍,一脚踢开了岗亭的玻璃门。

空无一人。

感到被涮了的李秋儿当场就有种想打人的冲动,她又不好像往常一样找皮糙肉厚,如今重病号的段天出气,便踢翻了桌子,掀开了柜子,砸烂了打卡器。段天和周鱼在一旁瑟瑟发抖,大气也不敢出一声。

李秋儿瞟了他们一眼:“看我干嘛,赶紧的,找富婆花名册。”

大小姐有令,段天就连忙摆脱装死状态,在一片狼藉中翻箱倒柜着。然而别说富婆花名册,连个纸片都没看见。段天有些狐疑,不是说线索在富婆花名册里吗?怎么,这又特意藏起来了,非要我们玩寻宝游戏?

“真的没有。似乎真的携名册潜逃了。”周鱼反复确认后,他从桌椅间站起,无奈地摊开手。

“……”

李秋儿柳眉倒竖,她阴森森道:

“此仇不报非君子,等我逮到那个理查德,我一定要把他吊起来抽打。”

“何止吊起来抽打,扒皮抽筋游街示众!”段天补充道。

“在脸上画小乌龟。嘿嘿,全身都画上小乌龟。”周鱼也贡献了自己的意见。

他话音刚落,日光灯突然闪烁了起来,像夜幕中不停勾划的闪电。忽明忽暗里,周鱼吓得往段天背后一躲,生怕黑暗中钻出了什么怪异的东西。段天安慰道:

“淡定,淡定……人吓人,吓死人……”

“呜呜呜……”

周鱼发出了小猫一般的叫声。

“没事没事,人吓人吓死人,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众人拾柴火焰高……啊,你别摸我肩膀!”

段天正搜肠刮肚有啥好词能安慰他,突然感受到自己的肩膀被一只手摸了一下。他触电一般弹开,叫道。

“我……我没有摸你肩膀啊。”周鱼颤抖着声音道。

“你还骗我,你的手明明……啊,你的手呢?”

“我的手……”周鱼面无表情地举起空荡荡的袖管。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段天的毛瞬间就炸开了,他飞快扑到了李秋儿的怀里,瑟瑟发抖拥抱着她,道:

“嘤嘤嘤,求安慰……”

“……”

周鱼举着自己刚从袖管里抽出的爪子,他哭笑不得:

“小天,我就开个玩笑,活跃一下气氛,不用这么激动……”

李秋儿用变小的擀面杖敲了敲段天的头,大力把他推开:

“姓段的,不要以为你是伤病号就可以无法无天啊,我提醒你,性骚扰是要报警的。”

“唔~秋儿怎么会报警嘞?啊,人家要抱抱,膝枕,洗面奶……”

“嘀呜嘀呜嘀呜~嘀呜嘀呜嘀呜~”

警笛的声音由远及近地传来。段天捧着胸口,表现出哀大莫于心死,梦醒在江南烟雨中,心碎了才懂的模样:

“啊,秋儿,我的心好痛,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顺带一提,这报警速度也忒快了啊,啥时候打电话的?介绍一下先进经验给广大读者们,万一碰到黑车了也好自救。”

“诶?可是我没报警呀……”

李秋儿也愣住了,她不解地自辩着:

“我只是单纯的想把你打一顿……”

“我想,我们动静这么大,应该已经惊动了警察蜀黍们。”周鱼分析道,“为避免被抓进去喝茶,还是先溜吧。”

日光灯依旧不停歇地闪烁,借着夜色的掩护,三人蹑手蹑脚离开了岗亭。

警车的光束逐渐近了。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PS:梗科普: 膝枕——指以美少女的绝对领域(大腿?)作为枕头,柔软舒适,令人神往。 洗面奶——指把脸埋进胸里,啊,同样的柔软舒适,令人神往。(划掉)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