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身世假揭秘,师徒真交手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由于这个开头太过于烂俗像80年代低成本港版武侠电影,段天第一时间表示了质疑,毕竟打击盗版人人有责:

“电影里不应该是夕阳西下的傍晚?林晚晚,你可别忽悠我!”段天瞪了中年人一眼。

“……”

等等,这算个毛线球的打击盗版?居然指责盗得不够专业?

“啊啊啊,年级大了记不清了,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这位发小兼挚友他深情的凝视着我,接着,不由分说的把还在襁褓中的你塞进了我的怀里。当时我就想,难不成这是我在哪里无心插柳,留下的风流孽债?可我明明是个处……”

段天冷冷地看着自己加戏的师父,他转过身子,按住耳朵伪装音量键,声带绷紧喉头提高,把嗓门调至最大:“翠花婶,这个姓林的厚颜无耻的……”

“等等等等!”

林晚晚扯住段天衣服,急促道:“小兔崽子心思这么坏,尽想着败坏师父名誉!这次跟电影里不一样,你别激动,先听完再说。”

段天停下脚步,迟疑地看着师父,等着判断他下一句是舌灿莲花还是大吹法螺。

林晚晚一本正经道:“然后,你的父亲提出要把当年我藏在地窖里的美帝进口碳酸饮料带走。我这个人吧与时俱进思想开放,对这种帝国主义老物件不是很看重,更何况老段是我从小玩到大的好兄弟,一起钻狗洞一起尿裤裆一起偷鸡拔毛扯开烤的发小嘛,也就答应了他,但他坚持留下一张欠条,嗯,就是你刚刚找到的欠条。”

“然后?”段天迟疑,“就这么简单?”

没有什么可歌可泣的演义故事,玄之又玄的爱恨情仇,只有你来我往借借还还?

“就这么简单。”林晚晚点头。

“……”段天沉默了一会儿,又接着问,“那我爹,还有我妈呢?”

“十七年前就是我和你爹的最后一次见面。”林晚晚摊摊手,“你妈?不知道,没见过,也不知道是哪家姑娘,能看上这混小子。”

“……”

段天看着手中欠条,看那上面铁画银钩,力透纸背的字迹,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他怎么也想不通,这玩笑一般的文字究竟代表着什么——为了一瓶可口可乐,抵押我的童年幸福?

自己这从未谋面过的爹,听起来比师父还不靠谱啊。

看着走进内室,忙碌着收拾残局的林晚晚,那并不高大却为自己挡下了十七年风雨的师父,段天下意识地坐下,抿了口林晚晚之前加热的温茶,他心想:虽然我的童年没有父母,但有这个男人陪伴护佑着,应该算是幸福的吧。

气氛一度十分忧郁且洋溢着春晚式温情,他感慨万千心头正软,却听见内室里,林晚晚贱兮兮的声音再次传来:

“小天呐!忘记告诉你了,你爹走的时候说,这欠条一共有九张,都是有法律效力的哦!”

“……!!!”

段天一口茶水喷了出来,水滴折射,在空气中形成了一方壮丽的彩虹。

——————————————————————————————

这天晚上,段天做了个可怕的梦,他梦见自己被一群彪形大汉绑在床上,大汉们手中拿着电锯,砍刀,斧头,震动棒(……)等凶器,露出泛黄牙齿,胡茬抖动,满脸狰狞道:

“这小子的胳膊是我的!”

“这小子的大腿是我的!”

“这小子的**是我的!”

“啊呀呀呀~”

伴着段天凄厉的惨叫声,他睁开眼睛,懒洋洋的阳光刺得瞳孔收缩,眼珠子翻到微微痉挛。

这是段天的生活习惯,夜间熟睡天塌不醒却专门在早上做梦,百分百达成惊醒成就,灰常有益身心健康。抹了把额头冷汗,他如鲤鱼打挺般翻身,趿拉着拖鞋下了床,披上薄薄的外套,推开木门走出了道观,开始自己风雨无阻的晨练。

第一步,伸展运动,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二二三四五六七八。

第二步,扩胸运动,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二二三四五六七八。

……

咳咳,作者并不会拿广播体操词来水字数,快收起你们疑惑的眼光,以及按在右上角准备举报的小指头。

为什么要选择广播体操作为晨练手段呢,原因很简单很朴实:这是华夏所推行的官方晨练手段,在全国各个中小学强制实施几十年。

实施了几十年耶,会没有效吗?当然超级有效啦!就像眼保健操,推行这么多年,华夏的近视率不也是……蹭蹭上涨吗?作者眯着600度近视眼满怀激情地赞扬到。

完成了一套全国第九套广播体操后,段天收气,下沉,蹬腿,收工。刚转过身,就看见师父林晚晚坐在门前大石头上,托腮盯着自己。段天被看得心里发毛,他连忙扣上自己衣服前的扣子,双手抱胸,一本正经看着林晚晚:

“怎么,见本少爷衣冠楚楚初长成,终于决定露出罪恶的嘴脸,对我下手了?我可提醒你,我才十七岁,还属于被法律保护的少年范围,猥亵少年是要犯法的!”

“你猥亵为师这种体弱老年人还差不多,谁猥亵你?呵,毛长齐了吗?”

“师父,我俩都不属于受法律保护的人群,还是不要相互伤害了。”

当太阳缓缓爬上树梢的时候,夏天的蝉日复一日热烈开启了一场“地表最强”的演唱会。段天作为蝉的忠实歌迷在树下站了许久,轻轻揪下一片叶子,在掌心揉搓成碎片,紧接着,他摊开手心,像是仔细观察着叶子的脉络,嗅着舒适味道,感受那扑面而来的夏天气息。他就这么站着站着,像一尊雕像,像圣湖边苦修的喇嘛,或者一棵小草,少年看着它它看着少年,谁也不说话,这就非常美好。

直到……

他的肚子发出了热情洋溢的抗议声:“咕噜噜~”

林晚晚终于忍不住笑了:“蛤蛤蛤蛤蛤……”

笑声如雷,震得夏蝉的地表演唱会戛然而止。忧郁的少年段天瞬间破功,他一脚踹上大树,嗷嗷叫着扑了上来:

“玛德,死正太控,笑什么笑!听好了,老子今天要替天行道,欺师灭祖!”

道人嘿嘿一笑,轻飘飘地闪开,像一条山溪中滑溜的鱼。他身上并没有一丝仙风道骨的色彩,无论是衣着服饰从头到脚都比段天更加随意,气质上反而类似于邻家的抠脚大叔,谁又会想到这是一位强大的武学高手兼修士?段天又一掌打出,喝到:

“桃花掌!”

之所以叫桃花掌,绝对不是因为掌法飘逸,打起来绚烂多姿落英缤纷,像漫天桃花翩翩而落,而是因为林晚晚教他这招的时候曾语重心长的告诉他,以后见到妹纸修士一定要用上这招,虽然花里胡哨威力不足,但胜在漂亮,为什么叫桃花掌,就因为能带来桃花运,还是论斤数吨不压秤,航母护航集装箱装啊。

内力蓬勃大开大合,罡气破空直冲林晚晚身躯而去。林晚晚不慌不忙,他再次瞄准了空档,身躯一斜一扑,避开了桃花掌的强势一击。段天像是早就料到了一掌不成,又恶狠狠朝林晚晚攻去,竟把拳掌不断切换,弄得中年道人手忙脚乱,毫无娇喘的机会。

“林晚晚,没办法了吧,被你从小到大压榨了这么久,是时候翻身农奴把歌唱了!”段天兴奋地像逮到喜羊羊的灰太狼,就差没买个微博热搜,雇佣水军大造舆论,顺便联系媒体开新闻发布会了。

“哦?”

林晚晚掏了掏耳朵,他把手指在衣服上擦了擦,表情如常,依旧是那么玩世不恭,类似于八十年代街头老流氓,千禧初年发廊杀马特。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6身世假揭秘,师徒真交手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