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介意在小树林里发生什么吗

身为主角,居然厚颜无耻到偷袭?

咳咳,你似乎对主角有什么误解。厚颜无耻这种东西,似乎已经被主角申请了专利~

段天的攻势来的迅猛,盖不留却凭借着多年来习武练就的身体本能,在千钧一发之际扭腰躲避,堪堪躲过了此击,让段天凌厉的一拳落了个空。盖不留试图后退拉开距离,以便于施展自己的独门绝技,却发现自己把战场选在这儿,实在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在这片茂密的树林里,自己闪避已经极其困难,又何谈拉开距离?少年喝到:

“林式扫堂腿!”

这可是他师父林晚晚的独门绝技,往往能起到推土机的效果,比如说能把对手的腿踢折,失去平衡,脸部着地,然后送去看皮肤科还有骨科,为医院创收。

哦,如果还想继续创收的话,还可以在地上放一根铁钉,或者拉一只狗啊呜一口。毕竟破伤风和狂犬疫苗都挺贵的。

盖不留很快就想到了应对的方法,即拉着树枝跃起,身体短暂的悬空。扫堂腿未能击中要害,盖不留有些得意,他身体一坠,就要去反击段天。岂料段天的扫堂腿落空后并未收回,而是变踢为勾,向上而去,攻势不减——盖不留只好放弃了反击的念头,继续攀登着树干,躲避少年的踢踹。原本他还自鸣得意,心想自己的反应速度真是天下无双说一不二,不三不四杠上开花,而后突然反应过来:

不对呀,自己堂堂天字第九号杀手,怎么会连个不知从哪个犄角旮旯里冒出来的二货都打不过?还因为躲过了NPC的攻击自鸣得意?这是什么世道?

“啃得起,赶紧脱掉衣服投降!”段天怒斥道。

“我再说一遍,我不是啃得起,我是金拱门。还有,为什么要脱掉衣服?”盖不留抓住树干,一头雾水道。

“啊啊啊,错了错了……”段天尴尬道,“快把你头上那个啃得起缤纷全家桶给摘掉。男子汉大丈夫,别藏头露尾的。”

一直在打一个头扣桶子的人,段天觉得分外不适——搞得跟自己欺负外卖小哥似的。

“你还想让我露尾?”盖不留捂住屁股。

“……”

段天无语了,这种偏颇的理解能力,大概是没救了。

接着,盖不留却抱紧树干,他正色道:

“小子,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情报上只说你是个爱踢人屁股的二货,可没有提到,你有这么厉害的功夫。”

“……谁告诉你的情报,我要打死他。”段天忍不住诅咒道。

“你是李秋儿的保镖?好家伙,她眼光不错。其实,原本我是挺欣赏她的,可惜啊,她做了件不该做的事情。”盖不留道。

“行啦行啦,别跟我扯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段天摆摆手,“没兴趣。你赶紧给我下来,我还要赶宿舍门禁哈。”

“你真以为自己吃定我了?虽然现在是末法时代,但是,法力还是我们修士的杀招……等着吧,少年。”

盖不留的身影突然消失在树干上,消失的毫无征兆,让段天愣了一下。

这是什么个情况?

他突然反应过来,对手可是个刺客啊。就如同你让一个刺客去摔跤,他可能会被摔死,但你要是让一个刺客去刺杀,他会潜伏在你身边,像一只死狗,一只蟋蟀,一个易拉罐,一个草垛……一切有形或无形,死物或活物,都有可能对着你,发出致命的一击。

“……完辽。”段天喃喃道。

他从裤兜里掏出手机,拨通了李秋儿的电话。

————————————————————————————————————————————

大学城某甜品店,金碧辉煌的店厅里。

装饰品流淌着华光溢彩,游移的光束徐徐笼罩在柜台上,配合着香气弥漫,瞬间变得温暖又温馨。李秋儿和许小羽在甜品店里已经呆了一个小时,她们的手里塞着大包小包各种包。然而,她们似乎还没有离开的意思。因为,好吃的东西实在是太多啦,她们真的停不下手!

胖?无所谓!

累?小意思!

唯一能阻止她们的,似乎只有银行卡里的余额……李秋儿双眼放光,她把手伸向某精致的蓝莓糕点,和许小羽彼此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

“你觉得它怎么样?”

“好!”

“拿不拿?”

许小羽用力点了点头:“嗯!”

“耶!”李秋儿欢呼。

然而,一出意外的电话突然打搅了两人自我催眠般的购物旅程。李秋儿停下脚步,掏出嗡嗡做响的手机,她看着来显,有些惊讶:

“段天?”

许小羽刚拿起蛋糕夹,准备推开玻璃窗取蓝莓糕点,听到李秋儿的呢喃,她惊讶道:

“段天?那个变态?”

在她心里,段天这家伙深夜爬墙到女生宿舍图谋不轨,显然跟变态处于同一分类。不过,他的室友倒是挺呆萌挺可爱的……

“这家伙,突然就打电话给我了……唔,我到底接不接嘞。”李秋儿沉思。

“还是接吧。”许小羽道。

李秋儿拉下了绿键,把听筒靠近自己。下一秒,段天火急火燎的声音从电话另一头传来:

“李秋儿!李秋儿!救命!”

“咋了,你意外怀孕了?”

“意外怀孕个大头鬼啊,李秋儿,你那个什么馆的天字第九号,对,叫盖不留的家伙,找上门来了!我现在被困在了树林里……反正救命就对了!”

“啊?……行。”

李秋儿叹了口气,把手机往包里一塞,又从里面掏出一个擀面杖。许小羽好奇地看着她:

“秋秋,你要干什么?”

“回去,包饺子。”李秋儿展颜一笑,“你先继续逛,我去去就来。”

在许小羽疑惑的目送里,李秋儿蹭蹭推开了旋转玻璃门,踩着踢踏的高跟鞋,她消失于门外一方夜色。

打完电话后,段天总算松了口气。有一个对“馆”内刺客如此知根知底的人,至少不会让自己陷入被动。看着寂静的树林,他忍不住以狐假虎威的腔调道:

“啧啧,盖不留啊,李秋儿马上就要过来了,你怕不怕?”

其实段天并没有这么傻缺,盖不留的到来就是为了李秋儿,提及李秋儿怎么会吓到他。之所以如此说,是为了调动隐匿起来的盖不留的情绪,期待会有破绽的产生。

然后,段天的计划失败了。四周依然无比安静,让他甚至有一瞬间感觉,盖不留已经离开了这片小树林——真离开了,也不是不可能啊。就在他疑神疑鬼的时候,树林外传来李秋儿的声音:

“还真是这个树林啊……我说,你不会想在这个树林里干什么坏事吧。”

听到熟悉的声音,段天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松懈开来。他兴奋道:

“李……靠!小心那根树杈!”

就在李秋儿进入小树林的那一瞬间,一根枝杈以诡异地弧度弯曲脱落,直指李秋儿咽喉。

段天火急火燎准备冲锋救人,却看见一道金色光束从李秋儿手中爆发,几个呼吸的功夫,便迎风暴涨,化作一根灿烂的金色长棍。

长棍击退了枝杈的攻击,很多的枝杈却仿佛活了一般,化作千百利箭扑向李秋儿。李秋儿面沉如水,她舞动金色长棍,以暴雨不湿片衣的棍法击退了所有枝杈,使它们无法靠近自己半步。

“金箍棒?”段天跑了过去,同时他羡慕道。

“不,这是擀面杖。”

盖不留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PS:梗科普: 德国骨科——在治疗骨科领域,等同山东蓝翔。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