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屋顶抄瓦片,道观戏小贼

瓦房饭馆是小镇上一家小饭馆,由胖老板石力和老板娘翠花经营,由于翠花吝啬,一直不肯将老瓦房翻修,这幢建筑物便患上了漏水顽疾,此时便需要段天救场。当然嘛也不是白修,翠花会摆出几个荤菜小炒,让林晚晚和石力斟酒乱侃一番。

按说这是个稳赔不挣的活计,实际上只有段天知道,每次自己把水槽的瓦片补好后,师父或者胖老板都会偷偷上房,把瓦片重新换成破的——这两个奸诈的家伙哟!不过想到翠花那条掉毛的,一见到自己就叫的狗,段天对这两个男人的小动作也就装傻充愣了:等什么时候黄狗被宰了,再告诉翠花婶师父白吃你几年酒的事吧。

屋顶上,段天开始处理潮湿的长满青苔的破瓦。手指触感颇为滑腻,他却完全不以为意,一边例行公事更换,同时竖起耳朵听着街头巷陌的杂谈。

作为一枚修士,自然耳聪目明。作为蛇精的粉丝,借用著名动画片《葫芦娃》的设定,段天除了没有可以欺男霸女的宝葫芦,基本能灵活运用其他几个葫芦娃的能力。由于百余年前天地法则对修士法力的压制突然加重,灵气流失,法力修炼大大减缓,已经由居家旅行必备良品变成了不重要的业余鸡肋储备,放眼如今修真江湖,武功拳脚才是正理。

“嘿!我是谁,川蜀省宗教界的著名人物!省长都跟我称兄道弟,我去开会专门给我送矿泉水!”

得,师父又在吹牛了。

“猪肉无瘦肉精不注水!无瘦肉精,合格产品!”

王二的那个猪肉扔进锅里,不兑水都能直接煮肉汤了……段天腹诽道。

“死婆娘,死婆娘!你是不是瞒着我在外面偷汉子!是不是隔壁卖猪肉的王二!”有大汉声嘶力竭道。

嘿,那哪能啊,段天耸耸肩。

大叔你真误会了,不是卖猪肉的王二,分明是街对角卖烧饼的李三。

见离开了一个星期的桃花镇并没有什么新鲜的事情发生,段天哼着歌儿看向四周,不由自主地把视线投向远处,那座绿树葱茏依山抱水的山峰,那是自己长大的地方,爬上爬下偷桃子的地方,还有半山腰那座明明是新翻修却不如破败时住的舒畅的道观,那是自己和师父的家……不管是一草一木一砖一瓦,还是进门处的石板横梁上卧着的青苔,还有笔直的烟囱打开的大门,都是如此的熟悉如此的值得眷恋和遥想……

……

等等,打开的大门?按师父谨慎入锱铢的个性,出远门会不关门?

段天的眼神顷刻间凌厉了起来——好啊,梁上君子进宅了!

因为歌谣,桃花观并不是第一次进贼。在这之前来寻宝的贼人都是由师父林晚晚收拾,顺便扒个衣裳搜个钱包没钱再碰个瓷什么的,使得段天在一边非常的眼馋:真是生财有道,致富从这里起步啊。九次的离家出走经历告诉他钱不是万能的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呵呵,今天终于轮到自己收拾小偷惩强扶弱维护社会和谐稳定顺便捞点外快了!

段天顺手抄起身边瓦片,一个虎跃跳下房顶,匆匆朝桃花山上赶去。

———————————————————————————————————————

一靠近那被翻修的毫无古意的现代建筑,段天内心满当当都是欢喜。因为他听得到,侧厅内果然有人,小贼正随意翻动着屋内物件,似乎像进了自己家一样轻松闲适。啧,是个蠢贼,这分明降低了自己的抓捕难度。段天想了想,动用自己修炼数日的丹田法力,开启了顺风耳。

顺风耳是一个很简单的小法术,正是在此运用下,他才能够听到屋内贼人所发出的声音。比如说贼用脚把凳子扒拉到了一边,声音是“嚯,嚯嚯”;贼拿起了桌上的杯子,又轻轻放了回去,是“哆,哆”;贼打开了侧厅的冰箱,是极小的“噗”声;然后的“撕拉”声,是小偷正打开冰箱,撕我辛辛苦苦从山下搬来的冷饮包装袋……

哦,我的玉皇大帝太上老君!

这个绝对不能忍。段天一脚踹开观门,冲进侧厅抡起拳头就砸向正靠在冰箱前左手冰工厂右手大布丁的黑衣人,动作生猛如虎迅疾如电。黑衣人反应也不慢,他的注意力迅速从手中冷饮转移到段天身上,同时下腰打滚起身飞踢,借着蹬冰箱的力量将手中冰工厂甩向来人眼睛。段天见黄色块状物来势汹汹,无奈之下放弃了挟势一拳,先行闪身躲避。

交手不过数息,两人便都知道对方并非弱鸡而是练家子,段天收起了轻视,脸色逐渐变得凝重了起来。

打小林晚晚就告诉他,天下武功唯快不破,男人行走世间,无论在什么地方都要快准狠。然后林晚晚以为年纪小屁都不懂的段天吮着手指头,笑嘻嘻地问:

“师父啊,男人在床上也要快吗?”

那是有生以来段天所记得的第二厉害的胖揍,第一厉害的是用法力揍凡人那次。

黑衣人拿着大布丁,盯着段天看了一会儿,面无表情地把它扔了出去。

段天本着宁可掉队不可浪费,快手抖音火山腾讯微视所敦敦教诲的原则,眼疾手快接住了即将坠地的大布丁。然后,就听见对面的黑衣人面罩下发出了一声轻笑:

“呵……”

他一脚踢了过去,直扑段天胸口。

飓风掀起,腿势凌厉无双,千钧一发之际,段天却并没有表现出剧本写好被安排的慌乱,他身体微微蜷缩,皮肤上显现出阵阵金色光芒。他低声道:

“金刚不坏!”

多日来积攒的法力正在快速流失,他明显能感受到丹田处的空虚。但金属化的皮肤也生生阻挡住了黑衣人的惊天一腿,给他提供了反击的机会。来不及感慨法力的不实用,段天悍然出手,敏锐准确地拽住了黑衣人的脚踝,准备先让对手失去平衡和自己同样倒在地上,再用自己的体能优势压制住这个小贼。

黑衣人身体一僵,他眼神闪烁了几秒,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便整个人朝后仰去,右脚稳住左手抓住桌沿,同时被段天控制住的左脚微微偏转用力,竟是在他匆忙出手,后力未续之下,把脚生生从黑靴子里拔了出来。接着,他飞身而起踹开了窗户,带着碎裂一地的玻璃渣跳出窗外,潇洒逃离了桃花观。

段天追赶几步后停了下来,原地踌躇,神色有些迷惘。并不是因为黑衣人抢了他的大布丁,也不是因为那雷霆一脚或者破碎的玻璃,而是因为……在短暂的接触下,黑衣人的脚触感柔和温软,且盈盈一握小巧可爱,更重要的是,刚刚惊鸿一瞥,似乎他穿的是粉红色小熊袜子?

……

她?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