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看脸的社会需要净化

“诶?为什么?”

“为什么,心里没点数嘛。”段天无奈道,“你看看,我现在就跟草船借箭里的船一样,四面八方都是箭啊。”

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现在被整个操场公认的军训女神亲自迎接的段天已经成为了众矢之的,要是个为了个女的也就罢了,然而这是个男的……实在太令人遐想万千了。

很好,这个世界过于可怕,我得赶紧买车票回火星,火星人需要我去建设和谐社会。

周鱼看了眼四周,他俏皮地吐了吐舌头:

“我觉得,他们恨不得把我给生吞活剥了。算了,不回去啦,反正跟教官说过,我直接去体育馆排练好了。”

“体育馆排练?汉服那个?”

“嗯。”

上次被演出服装吓到的周鱼很快采纳了段天的意见,他积极向老师提出以汉服替代超短裙,最终获得了所有人的赞成票。于是,汉服女神成为军训场地上一道光鲜亮丽的风景,并成功入围了汇演的表演环节。

只是没有人会想到,汉服女神里混入了一个可爱的男孩子……

周鱼和段天并肩而行,在人群的羡慕嫉妒中横穿操场。在路过入口处的看台,又遇到苏宇和白芷的时候,苏社长的眼珠子差点没掉下来:

“我勒个去,癞蛤蟆真的吃到天鹅肉了啊!”

“……快去抹青蛙王子啊癞蛤蟆!”白芷推了苏宇一把。

两人来到了体育馆内。跟随周鱼的脚步,段天钻入了某间活动室,也就是军训汇演汉服女神的排练现场。段天看见了几位颜值颇高,在一般女性中显得格外突出的女生,显得格外青春洋溢,多姿多彩——当然,周鱼的颜值在里面依然是可以c位出道的,还是不用捧没人黑的那种。见周鱼和陌生男子相携而来,姑娘们先是惊疑不定地看了段天数眼,随即叽叽喳喳地围了过来,像春天里衔柳的出巢新燕:

“小鱼,这是谁?”

周鱼的脸刷地一下就红了。众所周知,周鱼同学有社恐症,恐女症,有和女性长时间对话就丧失语言能力,需要保外就医的特征。如今见到这么多汉服少女,他“啊”了一声,开始以显著的特征发热发烧。

“我是他朋友,普通朋友哈。”先知先觉的段天连忙澄清自己和周鱼的关系,“不存在任何龌龊不堪的交易,只有伟大的革命友谊和奋斗精神。”

不明就里的周鱼也拼命点头:“嗯嗯嗯。”

“哦豁,那还差不多。”围观的女孩见两人都矢口否认,瞬间集体松了口气,“呼,我就说嘛,小鱼可不会品味这么糟糕的。”

段天心中莫名哀伤——难道,看上自己就是品味低?准时过分了啊喂!

女孩们开始捕捉周鱼,周鱼见段天在此,如蒙大赦,以少年的身子为掩体,和女孩们玩起了躲猫猫。见自己的到来似乎没有起到搞事情,而是被群嘲顺便起到了人肉桩的作用,深感郁闷的段天眼珠一转,随即逮住周鱼的领口,戏谑着把他推了出去:

“各位,照顾好我朋友哈,想怎么照顾,就怎么照顾!”

“啊~”

周鱼跌入数个女孩的怀抱里,发出了猎物入围的惊呼。

段天看着周鱼在女孩子们之间来回穿梭,他不禁露出久违的姨母笑——看,这就是青春啊。

说得跟自己有多老似的?然而,他还没有进一步的伤春悲秋,从一堆调戏周鱼的姑娘中,便站出一个明显是领头的高挑少女。她道:

“姑娘们,别玩啦!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开始排练~”

包括周鱼在内,所有的女孩子们都往活动室里,更加隐秘的小房间里走去。段天下意识也想跟过去,却被大姐头无情地挡在了门外:

“同学,女生们去换衣服,你确定要跟过去?”

“蛤?”

段天愈发觉得这真是个看脸的世界了,凭什么周鱼一个男人能跟女生一起换衣服,自己进去就会被打啊?

不过想想,周鱼进去也未必会一饱眼福,能活着出来就已经很不错了,段天的心里突然就平衡了些。

看着空无一人的活动室,看不了姑娘们秀大腿秀身材的段天失望地叹了口气,他推开大门,在体育馆里漫无边际的走着。

有没有什么适合自己的活动呢?

哎呀,总不能傻跑吧,段天有些绝望。

早知道,还不如和李秋儿一起撕呢。好歹能打发无聊的时间。

段天在塑胶跑道上漫无边际的晃悠着,顺便思索着自己究竟该做什么,想得出神了些,他眼前出现了一道阴影,一抬头,赫然眼前一黑,出现了一位彪形大汉,保守一米九,比段天高出了两个头。

段天被吓到了:“妈耶?”

大汉冷冷地瞟了段天一眼,并没有理他,而是朝另外一个方向跑去。他晃悠着粗壮的胳膊,高喊道:

“少主!”

少主?这么修真的称呼?段天心想。

他顺着大汉前进的方向看去,赫然出现了一大批人簇拥着一位白衣飘飘,鹤立鸡群的骚男。段天只觉得有些眼熟,在记忆中搜索了一番后,定位到了一个很鬼畜的名字:

张起子。

就是钉子钻子锤子凿子锯子那个张起子啊!

就在段天不知道是该掉头走还是迎头干的时候,张起子俨然也认出了段天。他精神一振,指着段天的位置,对彪形大汉道:

“赫连山,抓住他!”

“卧槽?”

段天猝不及防,被突然回转的彪形大汉抓住了肩胛骨,尚未来得及还击,就被他用胳膊夹了起来,就跟夹只小鸡仔似的。

这得多么大的力量啊!

正所谓乱拳打死老师傅,段天只得暂时放弃挣扎,怒斥着背手踱来的张起子:

“张起子!你干嘛!想找人玩捆绑play?”

同时他在心里暗暗思量,自己要不要使出另一个杀手锏来摆脱控制。会不会出手太重了?在没有威胁到自己的生命之前,这么做不太好。他还清楚地记得之前在车站的时候,林晚晚敦敦告诫自己的九条戒规。

算了,先静观其变,看看张起子这家伙究竟想做什么。

张起子得意洋洋道:“你就是那天,帮李秋儿出头那个吧。是不是叫段天?”

“废话!叫爸爸做什么?”

“别急别急,本人的目的不是你,而是李秋儿同学。”张起子依旧是那么的不急不缓,就像哪怕是天塌下来,自己也可以当做被子盖,“哦!这么可爱的姑娘!真的是举世罕见!”

“……”

这人是个死变态吧!还是个别致的死变态!

“现在,我这就打电话给李秋儿同学,有你在手,我就不信他不就范。”

张起子微笑着按动了手机通话键。大概是不小心开了免提,一个让人啼笑皆非的机械音从话筒里飘了出来:

“对不起,您已被该号码用户列入黑名单,详情可咨询客服或登陆移不动联不通官网。”

“……”

“哈哈哈哈哈哈……”

段天放声大笑,丝毫不顾张起子那变成猪肝色的脸。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