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四六级凉啦!四六级凉啦!

“嗯?”阿强原本小心翼翼夹尾巴,听到此话突然精神一振,他思考了一会儿,花里胡哨笑逐颜开,“那,莫非她是你……”

“我是他姐。好了,滚吧。”李秋儿道。

阿强被如此别致的语气刺得汗毛倒竖,本能的求生意识促使他三步并作两步,转过身去找阿珍,另觅别的地方种草莓去了。见冰山突然发话,段天有些惊讶:

“你占我便宜?”

“我要是不说话,那就是你占我便宜了。”李秋儿气呼呼道,“女朋友?做梦吧。我诅咒你单身一辈子。”

真是的,这种事情,能乱开玩笑么?此刻在她心里,段天的形象已经被打上了0分。

段天耸耸肩:“那你也不能直接骑在我头上……话说,这么晚了,为什么你还不走?”

“你管我呢。”李秋儿干脆道,干脆如小浣熊干脆面。

“嘿,不要这么凶残。”段天知道这姑娘吃软不吃硬,于是嬉皮笑脸道,“我跟你说这学校阴气重,等到晚上呀,就有阿飘在黑暗里转啊转,转啊转,专挑女孩子吓……”

“来一个打一个,来两个打一双。”李秋儿的回答也极具个性,她丝毫不怯,霸气道。

被少女浑身洋溢的自信震慑,段天也有些犯难,这家伙怎么软硬都不吃?可是不把她赶走,我的偷碟片计划也没办法实施啊……眼见不远处办公室里人影晃动,似乎是杨郭教授即将起身,急中生智之下,他从长椅上一跃而起,严肃道:

“不,我担心你的安全。这样,我送你回宿舍,来来来,一起走。”

段天拽住了李秋儿的手,无视姑娘看流氓的眼神,厚颜无耻地把她拉了起来。他自顾自地拽着她往前:

“别紧张,我真的只想送你回去,没有别的想法,要是有别的想法,就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段天在心里暗自道:反正我也没说谁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李秋儿用力挣脱段天的手,不悦道:

“行行,我回去,我自己回去。”

怒槽赫然已满,她豹怒一视段天,忿忿不平起身离去,随着脚步的踢踏声,影子被路灯拉的修长。望着李秋儿离去的方向,段天揉了揉鼻子,心中百感交集:毕竟自己从小到大除了翠花婶,这是第一次把别的异性给气跑呢。

她似乎有些生气?不,她是真的生气了算了,等明天上课的时候道个歉吧。

其实这并不是他本来的用意,毕竟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走,跟女生显然不能这么相处,会折寿的——但是他现在心里只有放在办公室的猫和老鼠碟片,所以只能用这种非常手段了。

什么,碟片比女孩子重要?

当然比女孩子重要啊……猫抓老鼠多好看!

这时他听到手机里传来林晚晚的声音:“喂?混小子你要撩妹撩到什么时候?要不是有亲情号加持,你怕是得打电话打到破产呦。”

低头瞄了一眼手机,他这才发现自己的师父林晚晚不知何时接通了电话,上面不断跳动的及时数字晃眼到刺眼。段天大惊失色:

“妈耶!我是不是已经给移动公司捐出一套房了?”

“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啊,那是亲情号。等一下,今天是几号来着?三十号?”

“嗯对。”

“次奥!来,咱爷俩把亲情号里的时间用完,不能便宜移动公司!”

“师父说的对!不用白不用!”

于是段天暂时放弃了去杨郭办公室的想法,而是和师父煲起了电话粥。这电话粥呀,包含了土话黑话川蜀话,官话俗话大废话,七嘴八舌南腔北调,两人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终于磨磨唧唧把亲情号里剩下的时间给用完了。掐着秒表挂了电话,段天晕晕乎乎看见了满天星斗,往杨郭教授的办公室一瞥,那里已经乌起码黑一片。

呦,是时候动手了。

静若处子动如脱兔,段天首先切换到处子模式。之前背对着林晚晚被一根排骨砸晕,血一般的教训告诉他狮子搏兔亦用全力,哪怕是到办公室偷个碟片,也要拿出去故宫博物院偷文物的势头!(划掉)他如幽灵一般在夜色中穿梭,又闪电般靠近了灌木丛,丝毫不介意草茬子扎屁股或者露水薄凉;紧接着,他飞奔如脱兔,跳跃藏身于角落某处阴影里,潜行的功夫发挥到了极致,瞪大眼观察着四周的情况。

很好,别说人了,连个毛都没有。

接下来,就不费吹灰之力的把锁弄开,拿出我心爱的《猫和老鼠》,回去投之以桃报之以李,请小周鱼一起看这部获得过奥斯卡奖的最佳动作谍战相爱相杀片……然而下一秒,他猛然刹住了往前冲的脚步,警惕地重新伏在阴影里。原因无他,有一队人过来了。让他警惕的是,这些人身上若隐若现的,有一股法力的波动……

修士!

段天没想到自己大学第一天,就能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碰到修士!这概率是真的高啊,高到可以去买彩票了!

虽然心里是这么吐槽的,段天可没有忘记林晚晚培养自己的那些战斗技能,在不确定对方来意的情况下,自己要以静制动,不能做出头鸟。于是段天收敛了呼吸,悄咪咪观察着那伙人的动态,只见黑衣人甲道:

“大哥,我们为什么要穿夜行衣?这样看起来不是更招摇吗?之前挤公交的时候差点被司机赶下车。”

“是啊是啊,还有我们真的不会抢方向盘的,那司机真的不用开五米瞄四眼的。”黑衣人乙也附和道,这一路他觉得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损害。

“我不是跟你们说了嘛,不这样我怎么申请预算?怎么从花馆主那里克扣资金?怎么带领你们走向富足的小康生活?”黑衣人丁恨铁不成钢地训斥道。

“啊~老大英明!”黑衣人甲乙齐声歌颂丁的远见卓识。

“话说回来,李秋儿那丫头也真是辜负花馆主栽培。”黑衣人丁冷声道,“她不知道,自己很有希望能成为天字第十号吗?分明是最年轻的地字,啧,叛逃出去还不说,居然还带走了组织的圣物……”

“老大,圣物到底是啥?”黑衣人甲问道,“您见过吗?”

黑衣人丁眉梢挑起,他重重拍了拍黑衣人甲的肩膀,故作豪爽道:“大哥也没见过,不过想来也是宝剑权杖屠龙刀什么的。这不,马上就能见到了,只要能擒住那个小丫头……”

段天在一边听得津津有味,这些黑衣人的旁白信息量颇大,不过从侧面印证了自己先前的猜测:李秋儿果然不是凡人,九成九的概率是那位三十四码。啧啧,还真是巧儿他爹遇到巧儿他妈——巧儿了。不过看他们的对白,似乎要对李秋儿进行设伏?我该怎么做呢?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还是英雄救美学雷锋系红领巾呢?

就在这时,黑衣人们动了。声明一下,并不是只有甲乙丁三个黑衣人,而是作者是在懒得给龙套或者群众演员戏份,于是把其他黑衣人当成了背景板。黑衣人们纷纷四散,最后又围成了一个大圈,手掌按地,几道黑线在指尖生长蔓延开来,看样子颇为吃力,毕竟法术衰微,即使是脱胎于法术的秘术也得不到补充,原本就战五渣的龙套往往更捉襟见肘。黑线沿着地面罗织纠缠了起来,逐渐构筑成一道大网,像放大了无数倍的蜘蛛侠战服艺术品。黑衣人丁轻啸:

“融!”

黑色大网渐渐渗透入地面,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黑衣人丁满意地一挥手:

“好了,大家撤到阴影中,把自己想象成一棵安静的小草……”

他自己率先往身后的阴影里退去,由于是背对着后撤,他完全没有注意到,阴影里还隐藏着一双清亮的少年眸子——段天瞅着黑衣人丁那不断摇晃的屁股,心中无比腻歪,恨不得伸出去踹那么一脚。

冷静,冷静,静观其变。

段天忍住心头意动,他默默加强了自己周身的潜行术,几乎完全融入了黑暗里。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17四六级凉啦!四六级凉啦!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