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毕竟是礼仪之邦哈

“说得这么好听,给谁听的啊。”

李秋儿的声音从段天耳后传来,吓得少年一个激灵,差点没松开抱着千面郎君的手,回过神来后,又紧紧抱住柴京城,一收一放,差点没把刺客的白眼给挤出来。

李秋儿踩着高跟鞋来到了段天和柴京城面前,她微微蹲下,端详眼前二人。

段天心里狂打小鼓,不知这丫头是喜是怒,岂料李秋儿噗嗤一笑,灿烂如阳:

“姓段的,你这土味情话,也着实土了点。”

但确实有用,我很开心。李秋儿在心里说。

“那是,小爷我从来都是发扬雷锋精神,焦裕禄精神,杨善洲精神,争当改革发展先锋,弘扬正能量,励志少年时。”

段天不知道李秋儿的心理活动,他又下意识地信口开河,怎么皮怎么来。

出乎意料地,李秋儿听到以上话语,并没有像往日一样拂袖而去,她只是叹了口气:

“段天,你知不知道,再这样下去,多少机会都被你给浪费了啊。”

“啊?”段天不明就里。

“……没什么。”

李秋儿一边感慨于段天的直男,一边从包里拽出一根粗壮的麻绳,极其熟练地把柴京城从上到下捆了个结实,据她所说,这是家乡那边用来捆猪的方式,她从小到大耳濡目染,所以才这么熟练。

在段天的帮助下,两人把五花大绑的柴京城拖到了看台背后,僻静处的草丛里,接着,她又找了根吸管,叼着管子抄起小刀,准备在柴京城的身上开个口子,然后吹……

“我去,几个月不见你心这么狠?都要拿我当猪吹了?”柴京城大惊失色,在原地疯狂磨蹭,溅起了一片灰尘,“你这太特么不厚道了啊,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别紧张,我只是顺手,顺手。”

很难得的,李秋儿不好意思地收起吸管,她提溜起柴京城,眼神锐利,仿佛能击穿草木:

“千面,花六最近在做什么?”

“做什么……排除异己呗。”

一提到这个,柴京城顿时来了精神,他干脆地止住了挣扎,没好气地说:

“他这个代理馆主呀,名不正言不顺。虽然他是胖大娘的嫡传弟子,但二爷可是胖大娘的亲儿子,怎么着血浓于水。二爷不成器,可二少成器啊,奥数题BEC那做得贼溜,我们几个老人就负责整天护着二少,免得遭了花六的黑手。”

似乎是平日里无处倾诉,柴京城说完之后,反而舒了口气,显得轻松了许多。

“啧,果然,还是老样子。”李秋儿点头,表示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废话!要不是花六那鳖孙从中作梗,你怎么可能逃得过水饺馆的天罗地网!”柴京城怒斥,“窃宝,叛逃,地字魁首,你对得起我们往日对你的悉心栽培吗!”

“我说了,我有我自己的理由。我也没必要解释,反正傻子自然不会信,信了的家伙也是个傻子。”

李秋儿偷瞄了一眼段天,见少年完全没有注意到这边的对话,她微微松了口气,也为自己偶尔皮一下没能被发现,感到小小的失望。

“你骂我傻子?”

段天没什么反应,柴京城倒是高潮了起来,他大叫道:

“李秋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唔唔唔……”

李秋儿眼疾手快,趁柴京城没能把话说出之前,用一包餐巾纸塞住了他的嘴巴。接着,她转过头,笑吟吟看向段天:

“小天,再帮我个忙呗。”

“啊?”

“帮我把这家伙,塞到配电室里……”李秋儿指着那隐蔽处的小房间,无比愉悦道。

————————————————————————————————————————————

段天和李秋儿重新来到了看台上,此时此刻,操场的立体声音响已经完全恢复正常。当然,这还是李秋儿的功劳,她只是在一堆电线中走了走看了看,捣鼓了两根线,便让校长在观礼台上打嗝的声音传遍了全校——这也不能怪李秋儿,谁让校长午饭吃多了,正疯狂排气呢。通过广播的呐喊,原本乱作一团的学生们重新排起了队伍,该上台上台,该走方阵走方阵,一切终于重新回到了正轨:

新生营一排穿过操场,台上的领导亲切致意,表示这一届的学生真是龙精虎猛;

新生营二排穿过操场,台上的领导热情喝彩,表示这一届的学生真是人中龙凤;

新生营三排穿过操场,台上的领导微笑赞许,表示这一届的学生真是膘肥体壮;

……

(复读的好爽啊,好想一直复读下去啊。)

(不行,我要克制,克制!)

所有方阵检阅完毕,汉服少女们翩然登场,冲台下方阵及观众席款款施以古礼,学生们发出了阵阵惊叹——见过汉服少女们的只是少数方阵队成员,大部分观众对这个安排一无所知,他们只是被学校强迫过来看汇报演出,本身极其不情不愿,所以在看台上哈欠连天,总提不起精神。

少女们的出现完全打破了这一情况。他们在观礼台上翩然起舞,身着亮丽的绢绸服饰,在缓缓坠落的夕阳里,如同天地间最耀眼,最美好的精灵。

此时此刻,BGM非常应景地响起:

“子曰礼尚往来,举案齐眉至鬓白,吾老人幼皆亲爱,扫径迎客蓬门开……”

具有古典风格和东方大气典雅的《礼仪之邦》,伴着少女们优美的舞姿,悠悠回荡在操场的上空,给人以美的享受。表演让所有人停下了手中事务,沉浸在这一场文化盛宴里。

最为出彩的是中央那位华服少女,衣袖上俨然绣染着大片的织文彩绘,流光溢彩,仿佛吉光片羽织就,凭借国色天香的气度风范,令其他服饰黯然失色,甚至沦为陪衬——更为难得的,是身着它的少女,完全拥有能撑得起此衣的颜值,甚至更胜衣物一筹,像凤凰临凡,天仙降世。

唯一遗憾的,大概就是胸了,似乎并没有什么起伏,没能显示出少女特有的玲珑曲线……不过,有如此仙颜,这种纯属酱油的细节,已经被所有人抛在了脑后。

李秋儿托腮看着华服少女,她喃喃道:

“妖孽,妖孽……不愧是周家仙子,就算是个男的,也是个一等一的祸水。可惜,不是我的菜……”

“哈,你说什么?”

段天对着看台上其他姑娘,已经瞠目结舌口水直流,他怎么也没想到,那天在排练室见到的土妞们,穿上汉服之后,居然有如此神奇效果。

果然,汉服表演什么的,比什么丝袜超短裙钢管舞有意义多了!

还有周鱼这小子,居然是C位?沃德天,不知道今天这场表演过后,他会成为多少人的梦中情人啊……

全操场欢欣鼓舞,却也有不是那么开心的存在。比如观礼台后的配电室,某扛着工具包的小哥正汗流浃背地走进。他推开大门,不由得眉头一皱——

诶,地上躺着的,是个什么东西?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PS:梗科普: 吃猪——宰猪流程之一,往猪身上割开的口子吹气,使其膨胀。(所以,我们常说的吹牛应该改为吹猪!跑去吹牛,人家不给你一蹄子!) 《礼仪之邦》——汉服表演金曲,由HITA,叶里,安九演唱。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