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隧道豆芽菜,桃花小霸王

当段天醒来之时,耳畔风声呼啸,景物糊成标清,自己则迎面对上长衫中年人饱经沧桑的眼窝。他蹲在高高的煤堆上,口中叼着一支烟,打量着苏醒的段天,满眼都是怜悯的色彩。段天挣扎着爬起,他向煤堆上伸出手,低声道:

“姓林的……”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中年人摆摆手,“这是一辆时速七十千米的运煤火车,我扛着昏迷的一百多斤的你,穿越了铁道线上重重的封锁,避开了查票查房查户口的各种条子,咱爷俩才能在煤上有个容身地。”

“不是……”

“为什么不坐火车?嘿,他奶奶的,看好的绿皮车停运了!”中年人激动了起来,身边煤砟子嗖嗖往下掉,“要不然我还真想再感受一下那种慢悠悠等待的风情,像再也无法回到的八十年代,田野里的春天,采茶姑娘四处穿梭着,像绿树间的精灵……”

“师父!隧道,隧道!”段天抓起一把煤渣,仰头向中年人忧郁的发骚嘴脸砸去。

车轮飞驰,车身如电,深幽隧道如巨兽咧开大口,狰狞扑向中年人佝偻背影。若是常人,只怕唯有祈祷去天堂的票不会像春运时一样一票难求,毕竟谁知道天上有木有黄牛党。但……能用一根肉骨头砸倒比博尔特快比索托马约尔高的逃窜型段天,中年人又怎么会是寻常人?

中年人一个虎跳,在身体即将被巨大的加速度带上隧道口之际,双手及时勾住了最顶端用来悬挂广告的钢索,身体悬空,头埋在“弘扬华夏核心价值观”的大横幅里。在段天惊讶到可以当矿井挖煤灯泡的眼神里,中年人得意一瞥,风骚无尽:

“小兔崽子,跟师父我比,你还嫩着呢!”

“啊,师父威武,威武。”

“你这是称赞的方式?”中年人不满道,“不五体投地也就算了,鼓掌都没有?”

段天面无表情的挥挥手:“可是,看你怎么下去……”

列车完全驶入隧道,连带着段天消失在黑暗深处。中年人两腿扑腾如提耳悬兔,慌张盯着下方空气发怔。

“……”

寂静片刻后,他看着四周鸟不拉屎的荒山野岭,欲哭无泪道:

“臭小子!”

————————————————————————————————

一老一少互相搀扶着沿火车道慢慢行走,路上的热浪一层掀着一层,像潮汐推动着暑气。见热浪如潮,段天看向双腿打颤的中年人,关切地问道:

“哎呦喂,师父,您的腿没晃悠折吧?”

天知道这个隧道这么长,等他出来又跳车去救师父的时候,寻常肥宅已经可以吃完一顿外卖躺在沙发上泡脚看一集动漫或者肥皂剧了。此刻,中年人已经从不可一世的大高手变成了风中瑟瑟发抖的豆芽菜,胳膊绷紧如弓双腿低垂如鬼,段天踩着墙壁攀上隧道顶部,奚落完中年人一阵,又不情不愿地把他拉了上来。按照他的本意,自己应该脚底抹油趁机溜之大吉的,可是,毕竟是师父嘛,虽然非常不人道的把自己养大,但也算含辛茹苦,不能不管。

就这样,段天的第九次离家出走计划变成了送作死师父回家的旅途,一路上段天最多数落的就是:

师父啊,你好歹是个修士,虽然说如今天地大变法力凝练速度延迟如龟,没有武功方便快捷老少咸宜,但一个星期总能练出个一招半式的量对不?更何况,您都修炼了四十多年的法力了,丹田里屯的法力别说一招半式了,都够跟怪兽玩相扑奥特曼亲嘴打kiss了,怎么还是如此铁公鸡呢?

然后中年人总是白段天一眼,说小孩子家家的懂个屁,我屯法力是为了能在你某个生死大敌来犯前能替你多挡住几秒。

段天又快速回复说你可拉倒吧,我哪有什么生死大敌,翠花婶家那只掉毛黄狗吗?

师徒俩就这么一路扯淡着,沿火车道走出了荒山野岭,来到了一座依山傍水的小镇。小镇在川蜀省许城这个地界不算稀奇地方,但桃花镇却小有名头,原因就在于当地的一首民谣,叫桃花水抱桃花山,桃花山驮桃花观,观里道士赛天仙,观下财宝丢流转……当然那个实在不像道士的中年人已经辟谣过很多次了,那是前朝老观主为了省点力气放出的假消息,专门让贼来帮忙翻地呢。不过作为历史悠久的老道场,这里还是被确定为市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现任观主厚脸皮不羁中年人林晚晚也作为许城宗教界妇孺皆知的人物,在各大会议场合日常刷脸了遍,当然主要还是蹭水蹭饭为主。

段天是林晚晚唯一的徒弟,也是桃花观的官方法定继承人。所以他小学和同学吹嘘,说你们又是家里有矿又是家里有厂的,但在我看来都是浮云游子意谢广坤打鸣,毕竟我家有道观可不是乱说的。然后嘛,理所当然的,段天遭遇了群嘲,一怒之下打穿了班级的墙,又把吓呆了的同学们揍得哭爹喊麦跪地唱征服,最后被林晚晚黑着脸带走,啪啪打了通屁股,拎回家关了几天紧闭。据林晚晚说,你砸墙无所谓,反正我也没钱赔;但你对凡人出手,十恶不赦,必须严惩。

我辈修士第一条铁律,不得对凡人动武。

这也是段天后来没有继续上初中,而是在林晚晚的皮鞭戒尺小蜡烛下开始了自学初中高中课程的艰难岁月的原因。原本这也无妨,但在林晚晚学完了中学知识,某天从山脚下快递点扛上来几本“高等数学”之后,十六岁的少年段天看待师父的眼神终于变了——特喵的,伤天害理,草菅人命啊!

于是乎,他开始了绞尽脑汁离家出走的一年,并失败了八次,啊不是九次。其中,最夸张的一次是第八次,在师父心血来潮送他去高考的时候,在路上段天毅然决然跳车逃跑,那感觉,哇塞,真是爽爆了。

当时隔数天,再次看到桃花镇熟悉的一草一木时,段天热泪盈眶:

“林晚晚,我上辈子欠你的吗!”

“是你欠我的。”林晚晚盯着镇上门可罗雀的瓦房饭馆,特别是老板娘翠花手中干净如狗舔的饭碗的时候,他垂涎三尺,像一只要偷鸡的黄鼠狼,“走,你去修屋顶,我去开开荤。”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3隧道豆芽菜,桃花小霸王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