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天桥遇老师,骨头砸小子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段天是两天前来到这里的,他身无分文,却有一股蛮力和一张巧嘴。他先是要去了卖红薯炉子里剩下的红薯,又讨来了自己给人试吃的半片西瓜,最后又厚着脸皮让街边拉二胡的乞丐给他在天桥下腾个地方打盹……问他来自哪里,他说自己来自山沟沟野树林,为躲避变态大叔虐待加贩卖,扒火车走高速横跨森林满街巷乱窜,行至这里看风水不错,这才落下了脚。

……

什么风水,就是为了在我们这群老实人这里蹭吃蹭喝!瓜贩吐槽后收回思路,重新把注意力投在了满车西瓜上。

于此同时,段天凭借对地形的熟悉,以及两条健壮的毛腿,成功把小丽的高跟鞋坑到了硬井盖上,鞋跟啪嗒一断,使其瞬间丧失了战斗能力。他怕这妆花了的女人杀心不死蹦回去守株待兔,便索性扔了瓜皮,沿着大街一路向前,慢吞吞踱到了天桥下。

刚来的时候跟老乞丐玩扑克,出老千赢了他十几块钱,老乞丐脸皮挺厚,便把自己的地盘让出了一半给段天说是抵押赌资,段天也不是好欺负的主儿,他硬是龇牙咧嘴,从老乞丐屁股底下又拽出几张报纸。

于是乎,这个桥洞便成了段天的落脚点,同时还附赠一个不裸睡不磨牙不说梦话,就是有狐臭老奸巨猾的室友。桥洞下面是波光粼粼的湖水,四面通风透气夏天适宜避暑纳凉,唯一的缺点就是睡起来不太舒服,上次睡了一夜,今早起来时腰都快要扭断了。

至于之后该做什么呢?好不容易逃出来了,一定要好好见识一下华夏的名山大川,吃遍各地美食,发家致富登顶福布斯胡润乔布斯,然后誓死不接受包办婚姻,找一个温婉贤淑她爱我我爱她的姑娘……段天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抬起小腿翻过护栏,扶正了草地上“水深危险”的牌子,准备钻到桥洞里纳凉。

然后,他的脚在空气中悬停,像被按住的秒表停下了时针分针。他身体紧绷了起来,像一只炸了毛的兔子。

老乞丐的脑袋从小桥洞里蹦了出来,他讪笑着伸出手,肢体僵硬地招呼段天:

“小天呐!……过来,爷买了孜然排骨!快点,一起吃!”

“……”段天鼻孔呼呼喷气,嗤之以鼻道,“就你还孜然排骨?你买个油炸土豆都要掂量掂量……”

老乞丐从背后寻摸了一会儿,拽出一个香喷喷的金色纸袋子。他扬了扬,让流通的空气把袋子里的香味捎到段天鼻尖。

段天不由自主地咽了口口水。炸排骨是他最喜欢的食物,特别是撒上孜然后那种香气四溢的味道,令人口舌生津欲罢不能,简直可以在口腔涌出小型的趵突泉。奈何某个猥琐大叔几乎不给他买,理由还特别的贱,贱到段天双脚直跳恨不得一拳撂晕把那没装几个钱的钱包抢过来。现在,自己的面前就摆着这样一份美食,究竟该做出怎样的抉择呢?啊,真是个令人痛苦的抉择……

纠结个屁。段天完全没有用大脑思考,本能反应攻占了智商的高地。他从草地上一跃而起,势头迅猛,如一只捕捉地鼠的健壮老鹰——这一招唤做“乌鸦坐飞机”,乃是段天在山中观察猛禽捕猎,若有所悟改良出的身法。他很有信心自己能一招制敌,从老乞丐手中抢来自己渴盼的美食。老乞丐果然毫无反抗之力,他傻愣愣地站在原地,任凭段天把魔爪伸向排骨。

……

啪嗒。

段天一爪捞空,泛黄袋子被拨拉到地上,被风吹得闭眼旋转,跳起了轻快的华尔兹。

“……”

段天抱头咆哮:“尼玛!”

伴随他痛彻心扉如同失恋的嚎叫,老乞丐悄悄闪到一边,让段天能看清桥洞里的情景。只见桥洞里铺着的几张《新安晚报》《钱江晚报》上坐着位长衫中年人,正津津有味地咀嚼着黄灿灿的排骨,见段天愤怒悲凄目光,他抹了把油汪汪地脸庞,把手在衣服上擦了擦,大大咧咧地站起身:

“小天呐,玩够了吧?玩够了就赶紧回来,师父送你去相亲。”

“哪有人跟尼姑相亲的?你有病吧?”段天眼角抽搐,他唇边微颤,气咻咻踩了踩地上空空如也的包装,“师父,你都管了我十七年了,也该放我出门闯荡了!”

“没人不让你闯荡。”长衫中年人循循善诱道,“乖,跟师父回山,我有要事要交代给你。”

“拉倒吧鬼才信。”段天头摇如拨浪鼓,把目光转向身边的老乞丐,“大爷,这人是人贩子,专门贩卖妇女儿童,抢小孩棒棒糖,侮辱街头衣不蔽体流浪汉的,你可千万不要中了他的计谋。”

老乞丐打了个哈哈:“那个,我咋觉得这位好汉不像是坏人。段小兄弟,你可千万别因为叛逆期就对师长不敬啊,要不然,老头子我是看不起你的。”

“……”

见老乞丐反水,知道群众战术失败的段天当机立断,他转身便逃,希冀用自己天下无双的速度和对周边地形的熟悉程度换取摆脱中年人的机会。可以说在内心对自由强烈的渴望下,他把自己的速度发挥到了极限,如果用相机拍摄的话,甚至捕捉不到他的影像,只能在曝光的镜头里发现留下的道道残影。老乞丐张大了嘴巴,他喃喃道:

“这,简直比博尔特厉害多了啊。”

长衫中年人见段天夺路而逃,他眸子里不禁涌出几分欣赏,同时以微不可察的声音道:

“这小子,功夫练得不错……就是太嫩了,双方对垒,怎么能背对敌人呢。师父也不行啊。”

他从嘴里掏出一根骨头,擦干净上面留下来的唾液和残渣,对准段天的背影瞄了瞄,指尖微微用力,像打水漂般投掷了出去。

骨头在空中高速移动,旋转成一个规则的圆形。像长了眼睛一样,它准确地击中了段天的后脑勺,把这个刚刚还虎虎生威的少年从空中击落,活脱脱变成了断线的风筝。老乞丐已经惊掉了下巴,他不禁想起传说中的武林高手来:莫非小说家所言是真的?这世上真的有大侠,武功,暗器?

长衫中年人拍拍手,他走了过去,一只手拎起段天,面对南方静默而立,久久未发一言。就在老乞丐惊骇莫名,以为南方有传说中的紫气王气甚至UFO时,长衫中年人幽幽叹了口气。他开口道:

“真快啊,一晃眼,这小子都十七了。”

果然是高手,说话都这么不同凡响。老乞丐肃然起敬。

“买不了半价票了,草。”长衫中年人扶额。

“……”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