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打死没想到,抵得是这个

结束了如此神乎其神的闹剧,接下来就是各自宿舍各自嗨,两不相见咋咋地。这天下午,段天率先拉着周鱼在帝都某几个出名景点瞎逛,一边感慨这些以前只能在书里见到的景色,如今现实中步步追寻,想来真的是奥妙非常。顺便在路上,段天也仔细询问了周鱼的社交恐惧症是什么个情况,周鱼的回答令他哭笑不得:

原来,周鱼并不是在公开场合没办法出现,只是不擅长对着人群发言,以及在空旷的环境下和人一对一交流。关键是如果碰到妹子,那才是真的天塌地陷——轻则抽搐,重则失声,再重ICU,不行火葬场。

听完如此陈述,段天揉着太阳穴,不禁吐槽道:

“不对啊。你这个,完全是轻微社恐加恐女症晚期,而且听起来,是注孤生的节奏。要不,你干脆找个男人嫁了?”

周鱼突然就变得严肃起来:“小天你别说,我还真有个青梅竹马。”

“哦豁,那还不培养培养,赶紧下手。”段天眼睛一亮,“肥水不流外人田,好马专吃回头草……”

“可我是青梅。”周鱼扶额,“他是个纯爷们儿。”

“……”

喧嚣又充实的一天就这么过去了。斗转星移,第二天的太阳随之升起,段天一睁眼就直挺挺起了床,一眼看见整装待发的周鱼——即使是劣质迷彩服,也掩盖不住那逆天的颜值。正所谓大学是间整容院,大部分刚进来的都是败狗土妞,出去的都是型男靓女。败狗段天由衷羡慕道:

“哦,你怕是可以迷住教官!”

周鱼舒展腰肢,他一边把满头青丝往另一侧引导,一边仓皇摇头:“不不不,我觉得我肯定会引起轰动。要不……我带个口罩?”

“那估计暴露的更快。”段天摇头,“你还是顺其自然吧,毕竟晒几天之后,大家都跟烤乳鸽似的,也分不清谁是谁啦。”

周鱼耸耸肩,他努力使自己相信室友的安慰。戴上帽子压低帽檐,系上长腰带,背上单肩包,道别后掩门离去。

盯着大门好一会儿,段天这才缓过神来,不知怎的居然有些羡慕:军训耶!哪个男孩子小时候,没有扛起钢枪保家卫国的梦想呢?扛个扫把突突突,头套丝袜装特种兵……噫,这好像是抢劫犯。反正段天也有过从军的梦想,奈何屡屡被林晚晚抓回,以“作者写不来热血又黄暴的兵王小说”等奇怪的理由拒绝了徒弟殷切的申请。

长吁短叹一阵后,段天收拾了几本书籍,想了想,他又打开抽屉,把里面的锦盒拿了出来,对,就是那装着异宝金书的锦盒。

金书在锦盒里闪烁出奇异的光泽。段天掏出手机,从相册里调出了李秋儿那张异宝金书的图片,仔细比对后,他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这两张金书,绝对是一张的不同部分,甚至还能拼接在一起。

在能够拼接的地方,段天又发现了一些奇怪的痕迹,似字非字,反倒是有点像繁体字偏旁部首之类的。毕竟小时候识字不多,都做过半字先生,对于这个也都有熟悉的感觉。再结合昨天的惊鸿一瞥,他得出了一个让他喜出望外的结论:什么无字天书呀,这极有可能是被拆开了的繁体汉字!

看来,要想解读那张金书上的内容,必须得再让李秋儿把金书拿过来了。

段天刚准备打开手机QQ,去戳“三十四码”李秋儿的消息框,突然他眉头一皱,突然觉得不对:

不行,我这么直白的告诉李秋儿,那万一这金书上有什么对我不利的内容,岂不是凉凉夜色为你思恋成河,化作春泥呵护着我?

不不不,必须得巧立名目。

思来想去后,段天又拨通了杨教授的电话:“喂?杨教授?我是段天啊,知道你还没起床,但是我这里有一个天大的事情……对,教授猜的真准,就是异宝金书!”

……

在和杨教授进行了一番痛彻心扉的交谈后,段天终于成功地说服他,把李秋儿的异宝金书也借过来,两人约定在教授的办公室门口见面。于是乎,伴着不远处操场上渐渐响起的军训号子,段天一边行走在晨光里,一边满脑子都是鬼主意。

靠在法国梧桐上想了一会儿人生,段天很欣慰地看见,杨教授穿着大裤衩,及拉着拖鞋,如死宅下楼般溜达了过来。原本准备嘲笑着他的滑稽,然而下一刻,他就笑不出来了——

杨教授后面还跟着一个人,李秋儿!

李秋儿见到段天,她也是满脸的惊诧表情,就像北方人来到了南方,看见了拖鞋一般大的蟑螂一样。

……

杨郭的办公室内。

段天坐在小板凳上,灰常不满地抱怨道:

“老师,你把这家伙叫过来干嘛?不是说了借……”

“然后就被你给拿去了?昨天就看你贼眉鼠眼……”李秋儿拍了拍桌子,“要不是我感觉不对劲,今天就被你给得逞了!”

“你不要乱污我名节!我跟你说,这东西其实它本来就是我的……”

“那是我爸妈的!”

“那是我的!”

“你占我便宜?是不是又想比划比划?”

“比划就比划,草!”

……

就在办公室内几乎要发生流血冲突的时候,杨郭教授发话了:

“等等,我跟你们说,刚开学就张罗着要吃饭的学生我见得多,但是,刚开学就要大打出手的,还真是头一回见。停停停,印巴冲突还有个停火线嘞。”

两人这才罢手,却依旧像暴晒的干燥火药一般,看热血少年漫都能爆炸——因为燃。

杨教授收来的两页金书,推了推金丝边衣冠禽兽般眼镜,开始慢条斯理的拼接。段天急得抓耳挠腮,恨不得抢过来直接知道结果,李秋儿也有些兴趣,她止不住盯着杨郭教授手中的两页金书,期待着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出现。

杨郭眉头一皱,一字一顿,拖着长腔开口:“兹以我儿……嗯?是我翻译错了?”

他满腹狐疑,反复揉了揉眼睛。

段天却突然反应过来:这种违反英特纳雄迈尔的事情,可不能让杨教授发现!不然到时候,压根没办法解释……情理之中,他急中生智,忙不迭指着窗外道:

“看,王祖贤!”

“哪里,哪里?”杨郭果然中招,他两眼放光,放下金书就跳了起来。

段天抓紧时机,抄起桌上保温杯就砸向杨郭后脑勺:

“走你!”

“咣——”

完美三分,杨郭鼻歪眼斜,口吐白沫扑倒,暂时下线。

段天转过头,却看见李秋儿眼疾手快,迅速接下了那差点掉落的两片金书。她无视段天的存在,接力杨教授话茬,一板一眼读到:

“兹以我儿段天贞操,抵押李牧野,程玉夫妇,鸡丝豆腐脑两杯……”

“鸡丝豆腐脑?”

段天松了口气,心想虽然不知道爹妈脑子又抽了什么风,上次是可乐这次是鸡丝豆腐脑,不幸中的万幸,他们没借过游艇别墅宇宙飞船,要不然我还真还不起,总不能真把贞操给……哎等等,好像哪里不太对劲?

李秋儿的惊叫则无比应景:

“贞操?”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25打死没想到,抵得是这个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