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债主与合作者大可以掂量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室内的李秋儿听到室外有动静,她放下手中的电吹风,穿着拖鞋就跑了出来,恰好目睹了许小羽用塑料盆几乎把段天脸拍平的场景。李秋儿笑着拽住了许小羽的手腕,笑道:

“小羽别打啦,这是送外卖的。”

许小羽闻言停手,心虚加心疼地偷瞄少年,只见刚从抽打里摆脱的段天怒斥:

“我不是送外卖的!”

李秋儿挑起了眉毛:“什么,你不是是外卖的——那就是变态了。来人啊!光天化日之下,有人袭击女生宿舍,图谋不轨!”

李秋儿把声音提高了一度,段天的心却一下子掉到了十八层。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生怕被宿管逮住的他无力道,做出最后的反击,希望羞耻心能让少女迷途知返。

“略略略~”李秋儿冲段天吐了吐舌头,“小伙子,跟女生讲道理,你还是太嫩了点。”

“……”

段天骂骂咧咧地把肠粉递到李秋儿手中,他挥了挥手:“再见了您嘞。啊不,再也不见!”

他顺着水管从六楼滑下,用帅气的姿势维系着自己最后的尊严。

许小羽似乎明白了是什么个情况,她连忙探出头,确认段天无恙后,这才舒了口气:“哎,他真辛苦。送外卖兼职可不容易呢。”

“是啊。”李秋儿一边吃肠粉,一边揉着许小羽柔顺的头发,表示赞同。

“所以,以后一定要多多照顾他的生意呢。”许小羽道。

“是啊,你这个提议非常不错呢。”

想起段天吃瘪的模样,李秋儿笑得更开心了。

————————————————————————————————————————

擦擦擦擦忍不了了忍不了了!

段天抱着头在操场上一圈圈跑着,利用不断奔跑的速度去发泄愤慨。

劳资可是桃花小霸王!为毛会被一个女生吃的死死的!刚摆脱了林晚晚压制的段天只觉得刚出龙潭又入虎穴,前途如夜空中黯淡无光——不对夜空中还是有光的。段天忍不住开口唱:

“我祈祷拥有一颗透明的心灵,和会流泪的眼睛~”

这是他师父,不羁道人林晚晚最喜欢的歌曲,《夜空中最亮的星》,耳濡目染之下,段天也喜欢上了这首歌。说到此歌曲就想到了自己的师父林晚晚,接着就想到了明年年初,由中美合拍的电影《敢问路在何方》即将……文体两开花!

不对,这个角度跑题了,而且跑题的非常六。

段天突然想到一山更比一山高,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自己的师父林晚晚在欺负自己这条路上走的远比李秋儿要先进科学符合持续发展观,为什么自己不向他请教嘞?想通了其中关节,段天极度兴奋地拨通了林晚晚的电话。

嘟嘟嘟。

嘟嘟嘟。

“喂,臭小子干嘛呢,打电话打得这么勤?我可不是李克勤……”

“啊~林大师,你好厉害!人家还要,还要~”

段天还没来得及诉苦,对面就传来以上靡靡之音。满头黑线的段天握紧手机,只觉得自己支撑到现在都没把手机握碎的原因,不过是因为手机比较贵,再买一个自己会吃土。他怒斥:

“你从小调教的小霸王被女生欺负啦!你这么有能耐,赶紧给我指条明路。”

“……”电话另一头,林晚晚一边喘着粗气不知在做些什么,一边漫不经心道,“小天呐,对于这种姑娘,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把她骗上床。然后按倒,然后……”

“滚犊子!小爷三观没有那么不正!”

“然后挠她脚心,你想到哪里去了。”

“……”

段天挠挠头,道:“不是啊师父,你这个主意压根没有可操作性,因为这个丫头之所以能使唤的了我是因为以下深层次原因……”

于是,段天言简意赅地表达了自己和李秋儿之间纠缠不清的过程,包括暑假的一面之缘,开学的见义勇为,唯二同专业的同窗之情,还有最关键的,那张跟闹着玩儿似的贞操欠条。

说着说着,段天就沉默了下来,他突然觉得,自己和李秋儿好像也没有什么什么深仇大恨,自己吃点亏,似乎也没什么……

不不不,这一定是错觉。

林晚晚戏谑的声音从另一边响起:“你爹妈是真的会玩,我本以为,抵押童年幸福已经够鬼畜了,只是没想到啊,居然连贞操都可以抵。”

“哦,你也为我感到不平,对不对?”

“不,我是觉得你爸妈不厚道,抵押给我童年幸福干什么?还不如贞操来的实在。”

“……”

“开玩笑开玩笑。小天呐,师父肯定是站在你这一边的,但是毕竟不了解情况,所以只能给你个思路。你想想,这个李秋儿让你保护她,是为了什么?”

“想玩我?”段天不明就里,大胆假设,小心求证。

“呸。你连我的十分之一英俊潇洒都没有,怎么可能。本质上来说,她是有求于你。而你也有求于她。”

“哦,这不是废话吗。”段天一头雾水。

“我去,你还是不是我林晚晚的弟子!随你用什么方法,坑蒙拐骗也好,跪下来求也罢,把你们从主仆关系变成合作者关系——寻找欠条的合作者。”

姜还是老的辣,老狐狸还能多翻几遍聊斋。段天如醍醐灌顶,换了个思路,他心中顺势生起了万万千千个龌龊念头,只待机会来了,便投入行动。他溜回宿舍,一揽子计划逐渐构思完毕,暂且按表不提。

第二天,又是杨教授疯狂填鸭式输出的一天。段天早早来到了教室里,坐在李秋儿昨天的位置上打盹儿。梦里山河壮丽,段天就像原地起飞了一样。迷迷糊糊间,他感受到有人推了自己一把:

“段天,醒醒,醒醒!”

“……蚂蚁竞走十年了?”段天抬起头,揉了揉眼睛,无缝衔接。

“2333……”李秋儿原本气势汹汹,一听段天如此话语,竟然一时语塞,忍不住笑出了声。

段天伸了个懒腰:“你打扰到我在梦里和刘亦菲约会了,你赔我个刘亦菲。”

“本姑娘还一直想睡胡歌呢,你先赔我个。”李秋儿翻了个白眼,“起来,这是我的位置。”

段天大惑不解:

“李秋儿,你这就有点不讲道理了,看看这间教室,有多少位置?”

“我昨天就坐在这里的,满足一下强迫症患者的愿望呗。”

“不满足。”

“你满足不满足!”李秋儿提高嗓门,作势挥拳。

“不——满——足!”段天大声道。

“你们又在干什么?”

教室外传来杨教授的声音。两人这才停下了手,李秋儿只好坐到了段天背后,也就是段天昨天的位置。

杨教授来到讲台上,他推了推眼镜,道:

“昨天搞男女关系,今天就开始讨论满足不满足了?你们……”

“我们……”

李秋儿刚准备解释,突然思路有些混乱——杨教授,您也太会断章取义,以及挑拣重点了吧?

“我们是在讨论,螨虫的脚。”段天反应极快,他瞬间就撇开了话题,“螨足,对,螨足。”


PS:梗科普: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诸葛丞相怒斥王司徒的名言。 文体两开花——六学(关于研究六小龄童语录的学问) 蚂蚁竞走十年啦——出自《演员的诞生》欧阳娜娜的浮夸表演。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