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一起看小绿人舞动青春

“哦~比划比划?比划什么呀,女神,我可擅长比画画了!”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见李秋儿终于不是一脸嫌弃的模样,而是换成了别的情绪波动,张起子情绪高涨道。

“……”

“秋儿女神,不信吗?我跟你说,我画画可是西方宫廷后印象主义大师亲自传授的,可顺溜了!那些在广场上给人画的,都比不过我……”

“……我的意思是,打架。”李秋儿捏了捏拳头,使之发出咯嘣的脆响,“比划。”

“出手?不好吧,我可是很怜香惜玉的,说到这个,我还是国际妇联的爱心大使,我们那旮沓的三八红旗手……”张起子继续炫耀资历道。

“张起子!你话太多了!我现在满满的都是起床气,只想赶紧打完赶紧把段天这小子捞走赶紧回宿舍睡觉!”李秋儿挥爪尖叫。

“那,我可就真出手了啊。”张起子迟疑。

“哦。”

“啊哒——张家秘术,麒麟归位!”

张起子气势一变,小身板上展现出板结的肌肉,仿佛一只炸毛的东南亚刺猬,飞扑向正兢兢业业铲屎的主人;又或者狮子洗了头发,没用电吹风,就出来撒欢。

李秋儿神色一怔,心想虽然这家伙看起来油头粉面,但论起本事,似乎真的有世家张家的风范,不愧是麒麟世家,修真泰山——但是,这和我是个冷漠无情的刺客又有什么关系呢?

若论实战能力,她跟张起子之间可是差了一百个段天。

什么?段天似乎也不菜啊?

呵呵,那是因为他贱……

李秋儿后退数步,避开了麒麟男的第一波攻击。她连忙挥手,示意张起子大可不必当真。她笑吟吟道:

“起子,行了行了,我就开个玩笑,你的肌肉真结实,符合我的取向……才怪嘞!”

她如迅捷的猎豹,化作空中一道幽淡的身形,朝张起子的方向挪去,快到只剩下原地的残影。

备战状态的张起子听到李秋儿前半句话,他刚收起了麒麟真身,结果就被扑过来的李秋儿踹了个正着,飞扬五尺,又被高跟鞋刺到了胸口。他惊骇万分,举手投降道:

“女侠!女侠!别打我,我错辽!”

大锣大鼓唢呐队伍见到张起子被扑倒,顿时吓得四散如飞鸟,或者破了产的传销组织,让原本留意是不是要分心对付的李秋儿一阵好笑:这么乌合之众,你也好意思拿来对付本小姐?

“你错在哪里了?说出来,就不打你。”李秋儿挑起柳眉,暗搓搓加大了足下的力道。

“我我我,我错在不该抓段天,以此威胁你……哎呦呦怎么力道更大了?”张起子哀嚎。

“记住了,给我长点记性——以后不要在午睡的时候,给我打电话!”李秋儿微笑道,张起子却汗毛倒竖,如同见到了笑语盈盈的死神。

“不犯了不犯了不犯了呜呜呜……”张起子举手告饶,毫无风度气度羞耻度。

“这还差不多。好了,我回去睡觉了,下次长点记性。”李秋儿挪开脚,在张起子敬畏的眼神中离去,头也不回,义无反顾。

然鹅,事情似乎并没有完结。张起子的内心却仿佛有什么东西炸开了一般,潜伏在身上的某种,自己从未察觉的心理占据了脑海,让他在接下来的日常中,孜孜不倦的以土味方式撩拨女神李秋儿为乐,只是目的从追求,变成了另外一个难以启齿的目的……

夕阳下缓缓离去的张起子,有了种久违的怅然若失的感觉。

……

……

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在某个不起眼的草坪上,段天和黑铁塔赫连山依然努力地相互掐架着。赫连山依旧把段天抱在自己怀里,只是由控制肩胛骨变成了环绕整个小身板——类似于精神病院的拘束衣。再三挣扎未果后,段天无奈道:

“赫连山!赫大哥!你老大都走了,还不赶快放我下来?”

“哦,不放。”

“哦什么哦?妈耶,你有没有听懂我说话?星星都快出来了!”

“……哦,不放。”

“啊啊啊啊啊路过的美女们听我解释,我不是在跟这个大个子野战,真不是……”

——————————————————————————————————————

很快的,为期半个月的军训已经接近了尾声。段天明显能感受到参加军训的学生的变化——就举个栗子吧,那些个在宿舍楼水房里捡肥皂的男生,如果拍一部AV的话,可以从欧美分区移到非洲分区。再比如说女生,鸳鸯楼那边的女生倒是没什么大变化,只是脸上用来防晒的化妆品,厚度那是一天比一天多……

处处留心皆学问,敢说敢看是人才啊。

段天的室友,周鱼小仙女,也终于进入了军训汇演的最终环节。他每天穿着瑰丽的汉服在校园里来回穿梭,引得人们啧啧称奇,像是仿佛置身古代,见到了官家小姐出游,或公主千金巡视。

在此期间也发生了一件让人啼笑皆非的戏码:周鱼认真地对段天说,他发现了华夏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汉服也特别美好特别值得我们弘扬,然后在汉服里,他最喜欢马面。

段天就很欠揍地问了一句:

马面?牛头马面?略微有点重口味啊。

周鱼:“……”

马面是汉服里的款式,两侧打褶中间抛光,即马面裙。并不是阴曹地府那个马头怪物,在此科普给读者们,特别是直男读者们。段天只能拍着自己的胸脯庆幸,幸亏自己的室友脾气好,而且是个可爱的男孩子,要是换成了李秋儿,估计就不会这么耐心的科普,而是直接惨绝人寰的屠灭了。

当运动员进行曲在操场上持续不断地单曲循环之时,段天和李秋儿,以及他们敬爱(个鬼)的导师,兼宗教系唯一教授杨郭同志,带着他俩挤在看台边缘,俯视着台下一撮撮的小绿人儿。

边缘上有俩座位,杨郭在里李秋儿在外,段天则搬来了自己的御用小马扎,坐在李秋儿的大腿边,时不时的留些口水……据段天所说,自己这是风大闪了舌头,绝对不是在偷瞄李秋儿大腿,做这种禽兽才会做的事情。

杨郭见两人似乎勾引斗角殊为不睦,他仿佛一位慈父,徐徐叹了口气:

“你俩作为同学,还是要和谐一点的。来,段天坐上来,你俩叙叙,我到下面溜达溜达!”

杨郭起身下了看台,消失在茫茫人海,段天和李秋儿大眼瞪小眼,却没有彼此挪位的意愿——直到有个学生跑过来,撅着屁股就要挤进去:

“哎哎,里面有人吗?谢谢啊……”

“抱歉,有人了。”段天从小马扎上挑起,坐在了李秋儿左边的空位,“同学一边凉快去吧。”

本欲抢座的学生骂骂咧咧地走了,段天却觉得屁股凉嗖嗖,身边的女孩也凉嗖嗖,让人在暑热未消的秋日仿佛置身寒冬。

运动员进行曲也似乎变得激昂了起来,眼见着,小绿人第一方阵开始入场了。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