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阴差变阳错,金书初现世

周鱼局促地坐在椅子上,他大部分脸庞隐藏在一头秀发里,正努力压抑社恐,力图恢复声音——然后愈发严重了。他觉得自己可能会死在女生宿舍,鉴定书上会这样写:因局部体温过高脱水至死,简称羞死哒!

就在这时,发卡少女发话了:

“嗨同学,别紧张,我刚刚没戴眼镜。”

周鱼抬起头,只见发卡少女如今带上了一款黑色圆框带蝴蝶结的眼镜,大眼睛透过树脂看去,在光芒的映射下闪闪发亮。她钦羡地看着周鱼吹弹可破的脸颊,道:

“你皮肤真好。能分享一下,你是怎么保养的嘛?”

周鱼:“……”

“哈,估计是天生丽质。”发卡少女羡慕地掐了掐周鱼的脸,感慨道,“对了,你不是我们宿舍的吧?”

周鱼疯狂点头,他丝毫不怀疑,如果眼前的少女再对自己动手动脚,自己会当场去世。

“哦~误入我们宿舍的美少女。等等,你是不是不会说话?”发卡少女有了个大胆的猜想,“呃……对不对?”

“……”

周鱼弱弱地点了点头,他现在只想出门,离开,永远告别这个让他羞愤欲死的地方。发卡少女一下子变得圣母心泛滥起来。她怜惜地看着周鱼,走到饮水机旁,给他倒了杯水,道:

“不好意思,我以前不知道……你先在在这坐一会儿吧,秋秋出去了,娜娜还没回来,现在宿舍只有我一个。”

“嘤。”

“好啦好啦,不用担心,就当做是客人,以后经常来便好。”发卡少女微笑,轻轻撩起鬓角发缕。

周鱼突然被这笑靥惊住了,他仿佛看见了有蓝色翅膀的蝴蝶,在面前轻盈飞舞着。

———————————————————————————————————————

段天在食堂门口等,等得花儿都谢了,鸽子都飞了。百无聊赖之下,他只好继续摸索使用手机的门路,岂料刚摁亮屏幕,数条消息争先恐后地涌出。他心中一惊,忙不迭打开QQ,只看见“三十四码”李秋儿的对话框冒出了数个红点:

“段天,快来,救命!”

“食堂一层的面包店对面!”

“呜呜呜!”

“(╥╯﹏╰╥)ง”

……

段天不禁陷入了沉思:李秋儿似乎遇到了麻烦?不可能的吧,以她的实力,地痞流氓直接吊锤,怎么会有麻烦?而且在这人来人往的地方……

等等,难道是黑衣人卷土重来了?

段天想起了昨晚的事情,瞬间就紧张了起来。如果说黑衣人的话,李秋儿一个人可能还真的应付不来,不行,我得去救人才是!

来不及多想,段天转身就窜进了食堂,不顾旁人诧异的目光,掀开门帘如受惊的兔子。

一层面包店旁边,李秋儿双眼无神,仿佛遭遇了天大的祸事。在他面前,是一边吃着兰州拉面,一边含糊不清说教的杨郭杨教授:

“李秋儿,我跟你说,我们宗教系,那可以说是人杰地灵,地大物博,凤毛麟角,攀龙附凤……”

他脸上的肌肉不停地抖动着,像一摊杂色的混合橡皮泥,被N多只手揉捏滚搓过。

“……”

李秋儿已经不想吐槽了,她想把杨教授的头按到碗里去。这特喵哪里有为人师表的样子呀!自己干嘛要选到这货门下!以前的风评都是刷榜刷出来的吗!

与段天的莫名入门不同,她是认真研究了宗教系的基本情况后,主动填了这个冷门专业,其中固然有隐藏身份的考虑,也存了跟杨教授学些真本事的心思。

就在她绝望之际,一位少年风风火火地从外面跑来。他四下张望,扯开嗓子呼道:

“李秋儿,李秋儿!”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李秋儿一下子就高兴了起来,即使十几分钟之前,她巴不得段天赶紧消失。她连忙招呼:“段天段天,这里这里!”

段天正在人群中蒙圈,忽然听见了少女的声音。他脖子一昂,高兴道:“李秋……握草!”

杨教授含着面条,寻声觅向段天的方向。见又来一个学生,他惊喜道:“呦,那不是,小段吗?”

段天:“……”

他看向李秋儿,愤怒的火焰似乎要把少女烤成烤乳鸽。

李秋儿尴尬地微笑,主动给段天让出了身边的座位。

——————————————————————————————————

李秋儿和段天坐在杨教授的对面,一边看他大快朵颐吸溜着香喷喷的面条,一边不情不愿,听着杨教授的训话:

“哈,怎么说嘞,我知道你们现在,心中肯定是不情不愿地~但怎么说呢,既然是我的学生,就不能贪图安逸!选择了我们宗教系,肯定不能奢求过上温水煮青蛙的生活!都是成年人,一定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李秋儿还没什么回复,段天首先跳了起来:“教授,我其实……”

“其实仰慕我的个人才华,我知道。”杨教授道,“毕竟我们这个宗教系,好几届都没招到人,就是因为之前的领导不够英明,所幸他去年被人举报,男女关系不正当……”

段天像是喝珍珠奶茶被卡到了嗓子一样,他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他忍不住掏出手机,继续研究怎么给李秋儿发骚扰信息。

“亲爱的杨教授,还有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呢,比如说干货。没有的话,我还有其他事情呢。”李秋儿果断问。要是不打断他的话,估计还能说很久,会被投诉说水字数的!

“嘿,还真有。李秋儿,你之前不是说,让我鉴定传家宝金书的材质吗?我跟你说,我鉴定出来了。”杨教授道,“毕竟我也是个古玩爱好者,中央电视台那个鉴宝节目不请我去,简直是节目组买椟还珠,鱼目混珠……”

“什么金书。”段天突然问道。

他停下了摆弄手机的动作,突然就神经紧绷了起来。金书?怎么会是金书?是我想到的那个金书吗?

他不禁想起了自己下山前,林晚晚郑重地把金书交到自己手上时的场景。林晚晚道:

“这金书,名为‘异宝金书’,虽然是金色的纸张,但绝对不含有金的成分。所以千万不要拿出去当了啊,值不了几个钱的,不流通不保值,乖乖贮藏着。”

段天自然不会疯狂到把找到父母的唯一线索换钱买糖吃,就算是阿尔卑斯棒棒糖也不可能。金书此刻正完好无损的躺在宿舍的抽屉里,被他施加了三层法防。今天突然听到杨教授提到金书,段天就像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一下子就警惕了起来。

“这金书,还真的无法说出具体的材质,但以前还真有人收集过,那时候是一大块吧,名叫‘异宝金书’。”杨教授道。

段天的心一揪,他正襟危坐,全神贯注盯着杨郭,等待他下一步的论言。

杨郭又道:“李秋儿,不过我还真的没解读出金书上的铭文,这些文字好像不属于任何一种我已知的语系。唉,不如让我多研究一会儿?”

“不了教授,知道是异宝金书,我心里就有底了。”李秋儿微笑道,“至于其他,不必深究,反正也就是个纪念品。”

“嗯。金书还你,妥善保管吧。”

杨郭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锦盒,搁在了桌子上。李秋儿正准备接过,突然间,手机铃声响起,颇有喧宾夺主之嫌。李秋儿瞄了眼来显,向杨教授报以致歉的一笑,随即快步离开食堂座位,到一边接电话去了。

杨郭打了个哈欠,他挠挠头,对段天道:

“这样啊,段天你等李秋儿回来之后,把锦盒给他。”随即便转身离去。

“……”

段天见杨郭走远李秋儿不在,内心急得像猫抓的他顿时异常窃喜,恨不得振臂高呼:天助我也!他抓住时机,把手伸向盒子,毅然决然掀开了盒盖——

一张与林晚晚那张几乎没有区别,只是大小略有差异的金纸出现在了锦盒里。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PS:在《九条戒规》五万字的时候,主线终于揭开了神秘的面纱~嗯,硬核情节,船新版本,灰常好看,不追更不上8站!!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22阴差变阳错,金书初现世
确 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