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三体看过头了所以发个随笔

QQ对于一个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聊天工具啊。”

“没什么啊。”

“莫名其妙。”

…………对哦,真是个听起来很傻的问题。可是,在我的成长历程中,有这样一段时间,我是如此的渴望拥有一个QQ号,来证明或者摆脱一些像是自我臆想,却又似乎真实存在的东西。

第一次知道QQ是在作文书上。那篇文章里,小作者用激情的口吻描述了“信息高速路”给她带来的种种变化,其中就有“QQ”这一新兴事物。当时并未给我太大的触动,我只是讶于它的免费交流能力,从而留下了模糊的“好像很有趣”的印象。然而,我对互联网也只算一知半解,自然没被这只电子企鹅掀起太大风浪。

小学六年,联系同学只靠电话和双腿。最后,在毕业的同学录上,我认真填写完个人信息后,把笔尖停留在了QQ这一栏。翻阅自己的同学录,似乎同学们都没有QQ?不对,还是有的。我有几个有QQ的同学,那一栏上的字迹异常显眼。

我跑去问x同学,他是有QQ的那几个。x同学说:“QQ啊,我早就有了,很方便的。”

我表示很羡慕。

x同学笑着拍了拍我:“以后我送你一个呗。”

毕业后,我和他失去了联系。他没能实现他的诺言。

我被爸妈送到了城里上初中。这没什么不好的,至少从幼儿园开始念的“红灯停,绿灯行”有了用武之地。初中是分校区的,什么解放小学,紫薇路小学,一小一附小……同一个校区的大都彼此熟识,很快的形成了某种圈子,见面的第一句话也常是“哎,你哪个校区的”,作为一个外来人,还是有些不适应的。

这依然不是问题。

问题在于,我和别人相谈甚欢,然后对方很高兴的说:“来,我们加个QQ吧!”

我愣住了,然后尴尬的笑笑:“我没有。”

对方并没有什么表示。但是,我丰富敏感的内心已经脑补出了“鄙夷”“嘲笑”“土鳖”“不和他玩了”等一系列名词。我连忙补救:“要不,换个电话号码?”

他摇摇头:“喂,这年头,谁用电话啊。”

…………

所幸,我和他只是泛泛之交。

这一事件成功的刺激了我,我跑回家,去找我姐,我知道她一定能给我弄来一个QQ号的。我姐听完我慷慨激昂的陈述,疑惑的说:“你要QQ号干嘛?你又没手机,当摆设?”

哎,就是当摆设。

当时她的表情很微妙,若干年后,我也大致猜出了她的心理:老弟没手机,老弟要QQ号,老弟会去网吧,老弟废得了。

……大概是看在我恳切又可怜的份上,老姐松了口:“好,考试考好了就给你一个。”

因为觉得QQ号是类似石油一般的稀缺资源,我连忙点头答应,生怕她反悔。

后来,老姐短暂的假期结束,她要回学校了。临走之前,她给了我一张纸条,上面写有一列数字:“诺,你的QQ号。”

我喜极而泣。

老姐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不给你密码。”

我:“…………”

算了吧,反正是摆设。我接过纸条,像背公式一样的虔诚。嗯,2498,谐音“爱死酒吧”,“628”,就是“6儿砸”……我很快的记住了这个号码,突然觉得内心豪情万丈,什么也无法阻挡我了!

那天下午,我兴高采烈的来到了学校。我激动的对同桌s某说:“耶,我有QQ了!”

s某看了看我:“哦,那你给我吧。”

我颤抖着写下自己的QQ号,喜滋滋的观察他的表情。

平淡如水,毫无波澜。

内心深处涌起一丝失望,我又把头偏向别人:“喂,我有QQ啦!”

那就留给我吧。他们头也不抬的说。

很对啊不是吗?你还指望他们有啥反应呢?载歌载舞,歌功颂德?我在心里说。于是,我默默的返回自己的座位,把认真背了一天的号码从脑海里抹去。

日子并没有什么变化。关心我的人,不在乎我有没有QQ;讨厌我的人,不在乎我有了QQ。这不是什么身份的凭证,一切都只是臆想。我继续在自己的小圈子里打打闹闹着,两点一线,日出日落,度过了那段美好的像琥珀一样的时光。

后来,老姐把密码给了我。

我并没有去网吧,也并没有废掉。

再后来,我上了大学,QQ只是屏幕到指尖的距离,可我早已没有了当年的激情。

那个渴望QQ的年代远去了。

☆☆☆☆☆☆☆☆☆

啊,要凑两千字,于是再发一首原创长诗:

红尘中人事纷纷/喧嚣如影随身

恰如奔蚁啃食着人间方寸

看车辆穿梭几轮/金钱流水混沌

怎抵得了病床上绝望一挣

楼宇间积淀迷蒙/揭开芸芸众生

为分清名利杯羹头破血流

若钥匙托付给谁/和善热情之后

转身就狰狞面目关上心门

会不会觉得疲劳/每天就努力思考

爬梯子的尽头到底是什么

当你从云端坠落/听耳边欢呼摄绕

是否期待过推开你的那只手

曾经的天真烂漫被时间徐徐抹干

阿谀逢迎出廉价的恩赏

谁不忿摔裂自尊/谁最终归于泥尘

为了那理想

天地茫茫我把谎言铺向前方

霓虹灯街边戛停/持花相对而迎

电话机挂断了联系消息

世界上浪漫很多/不缺少我这一份

停顿处总有人邂逅相识

看唇印诱惑人痴/酒杯琥珀曳姿

香烟缭绕在暗室内稀释

灯火处光影华乱/姿势恒定斟酌

最终书写出口是心非答案

会不会觉得疲劳/每天就努力思考

爬梯子的尽头到底是什么

当你从云端坠落/听耳边欢呼摄绕

是否期待过推开你的那只手

曾经的天真烂漫被时间徐徐抹干

阿谀逢迎出廉价的恩赏

谁不忿摔裂自尊/谁最终归于泥尘

为了那理想

天地茫茫我把谎言铺向前方

把故事种子留下

种出世上最美的解语花

☆☆☆☆☆☆☆☆

好像字数还是不够?拼了,再发一首古体的:

定风波

捧镜无端梦少年,恍知换世两生颜。

折柳郎君曾许愿,涓眼,黛描山水彩虹天。

再忆星花迷四野,轻写,和铃环佩旧诗篇。

诉那唯鸠相忍见,隔堑,鲛珠返泪月缘涟。

本书连载自免费原创小说网站”不可能的世界”www.8kana.com,中国最有爱的年轻小说网站!各大市场下载官方免费APP,享最快更新。


PS:太不容易了,终于够字数了,没办法,谁让写科幻的大刘如此有魅力,啊,这该死的甜美~

还没有书签
是否清空书签 清除 取消
  • 绿
  • A
  • A
  • A
  • A
  • A
  • A
帮助
举 报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
包含色情内容
包含赌博、欺骗信息
恶意辱骂他人
广告或其他有害内容
其它
其它举报原因:
0/20
确 定
举 报 理 由
请选择举报此信息的原因:请您选择举报原因
低俗媚俗
三观不正
淫秽色情
涉政涉黑
暴力血腥
人身攻击
抄袭灌水
违法信息
补充说明(选填):
对应章节:看三体看过头了所以发个随笔
确 定